•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483章 诗词审查
  • 第1483章 诗词审查

    作品:《儒道至圣

        珠江街是整座珠城最繁华的街道,它北临珠江,东接海洋,乃是全城最优秀的观光之处。

        从早到晚,这条街永远繁忙有序。

        但今天,上千士兵的出现打乱了珠江街的秩序。

        “封街!”

        随着方运一声令下,上千士兵跑步前进,封锁整条珠江街。

        “珠江侯驾临,所有掌柜前来迎接!”苏伦舌绽春雷,震得近处屋顶的瓦片哗哗作响。

        不多时,各店铺的掌柜慌慌张张向外走,在士兵的指示下走向方运。

        道路两侧是一排排的店铺楼宇,众多商人过客站在道路两边,在士兵后面好奇地看着这一幕。

        方运骑着一头高大的黑色骏马,骏马的马毛在太阳底下好似涂了油一样,晃得人眼疼。

        方运坐在马上,望着前方上千名掌柜或伙计,舌绽春雷道:“本侯回来了!”

        众多人为之色变。

        “我张龙象是什么脾气,你们身后的那些人一清二楚。过去的事,我没工夫追究,以后的事,未有定论。但只要我张龙象在一天,这珠江街上,老子最大!从今日起,珠江街所有店铺账目由平江军接管,扣除经营所必需的银钱,所有收入全部以捐赠的名义送往平江军!”

        方运冷冷地扫视在场的每一个人,把所有人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哪怕听不到远处的人低声说什么,但只看他们的嘴唇动作就能读懂唇语。

        “我知道,你们会玩各种把戏,我不在乎。来人!”

        方运一声令下,伸手向后侧虚抓,两个强壮的士兵抬着一把巨大的斩首刀走近,把刀把放入方运的手中。

        方运抓着斩首刀,对准前方的地面猛地投掷而出,就听砰地一声,大刀击穿一块石板,深入下方的土中,斜斜露出刀把。

        “不要逼我拔出这把刀!”方运说完,居高临下望着所有人。

        在场的掌柜伙计只觉全身冰冷,他们从张龙象的眼中看不到任何感情,自己仿佛是待宰的牛羊,随时可能送命。

        方运道:“我记得珠江街所有掌柜组成一个商会,那么,我以东家的身份,召集所有大掌柜议事。当年我父亲做了什么,你们很清楚,我不介意加倍再做一次。”

        当年张万空接任珠江侯后,到达珠江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杀了一半的大掌柜。

        “我在知味楼等你们,一起品尝尝好久没吃过的珠城鲜蚝!”方运说着下马,走向珠江街最出名的酒楼。

        街道上的人好奇地看着知味楼,随后看到十二个老者陆续进入里面,许久不见出来。

        众人一直等着,发现许久没有人出来,只好陆续回家吃午饭。

        一直到了午后,方运才从知味楼走出来,同时有十个老者出来相送。

        当晚,珠城发生大事,善德粮行的大掌柜与珠水当铺的大掌柜病死于知味楼,两家亲族遭到抄家,被平江军士兵押送到知府衙门,罪名是以奴欺主、谋夺主家家财。

        第二天清晨,一位祺山侯族的旁支在论榜之上散布消息,称珠江侯在珠城内大肆杀戮无辜,但随后平江军中的举人把两个大掌柜的罪证发到论榜之上,事情很快平息。

        方运以珠江侯的名义,顺利接手所有的商铺、宅院和田产。

        临近三月,珠城寒意尽消,越发暖和。

        处理完珠江侯府的产业,方运又清闲了下来,平江军的练军计划基本由苏伦负责,至于公文房,他已经全部摸清,每天早中晚各去一次盖印章即可,反正就算尽心尽力下面的人也会出岔子,与其把时间浪费在那里中鹿门侯的计,不如用在修习上。

        清明至,珠城和往年一样,召开盛大的清明文会,城中的读书人暗暗摩拳擦掌,准备一展文采。

        不过,众多少年人却无人知清明,因为三月十五就要举行县试考童生,是他们人生的启程点。

        清明节的当日,方运去了一趟公文房和平江军军营,回返时已经是日上三竿,坐在马车上思索今日的清明文会作什么诗。

        随着时间推移,方运感觉自己离大学士越来越近,近期已经没心思吟诗作词,准备随便应付一首便是,把更多心思用在晋升大学士方面。

        一旦成为大学士,那便是人族真正的高层力量,晋升大学士后,各方面力量都会达到质的提升。

        有人曾言,大学士是凡人力量的极致,从大儒开始,已经算是踏入圣人之路。

        方运正想着,突然接到韦长弦的传书。

        “敢问张侯爷,您今日在清明文会上的诗词可已准备?”

        方运冷哼一声,传书回复:“本侯在文会上书写诗词与你何干?”

        “是与末将无关,只不过,为防动摇军心,今年清明文会有所不同。元帅府下令,所有清明节诗文要提前交由元帅府审核,若是诗词中有动摇军心之言,则禁止参与文会!元帅颇为看重您,所以命令末将先联系您。”

        “你们还真是胆大包天!难道想逼得珠城读书人道路以目吗?”

        “侯爷您言重了,这也是迫不得已,请您理解。”

        方运从字里行间中看到韦长弦那令人厌恶的笑脸。

        “若我不把诗词交给你又能如何?”

        “那您可就不能参与今日的清明文会,所以,请侯爷大人三思。”

        “狗屁不通!一群下三滥,不仅作不出好诗文,而且喜欢阻碍别人作诗文!”方运传书完便干脆不与韦长弦联系。

        太阳西沉,方运乘坐马车前往珠城府文院,还未到文院门口,刚入文院路就被士兵拦下。

        门外响起士兵的声音:“元帅府有令,珠江侯张龙象不得参与清明文会!小的们也是听命从事,还望侯爷大人有大量,饶恕我等。”

        “请侯爷宽恕!”多个士兵齐齐恳求。

        “鹿门侯这个王八蛋!滚滚滚,老子不与你们计较!调转车头,老子要出城散心!”方运学着张龙象的语气破口大骂。

        “老爷,向南向北?北城人太多……”车夫问。

        “嗯,清明节各家出行,不去北城,去南城吧。”方运道。

        不多时,马车停在南城的城墙下,方运登上城头,放眼望去,天地清朗,无限辽阔,心情大好。

        但看了一会儿,方运的心情变得沉重起来,慢慢提笔研墨。

        没有方运的清明文会照常举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