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480章 不共楚王言
  • 第1480章 不共楚王言

    作品:《儒道至圣

        “末将韦长弦,拜见张大人!”韦长弦站在门口,笔直挺立,倨傲地看着方运,的话倒很客气。

        “嗯,有什么事?”方运知道此人必然找茬,爱理不理看了他一眼,继续低头看公文,最近的事务太繁忙,甚至耽误自己读书的时间,还好有一心二用和奇书天地,可以让第二道神念学习。

        “没什么事,末将就是来这里走走,看看张大人过得如何。”

        “还不错。”方运随口道。

        “既然还不错,那末将就放心了。不过,末将好言相劝,您最好安安静静留在公文房,不要四处乱走,更不要胡乱写诗词。您坐牢十年,积累了一些文采,不代表可以肆意妄为。我们家元帅很不高兴,听,上面的诸位也很不高兴。”韦长弦笑眯眯看着方运。

        “哦?那我老老实实,什么都不做,上面的诸位就会放过我?”方运反问。

        韦长弦一愣,呵呵一笑掩饰脸上的尴尬,道:“老老实实,终究会活得久一些。”

        “我想活得更久!”方运道。

        韦长弦面色微变,道:“你不要痴心妄想!你以为不断积累文名,楚王就不敢……咳,你就可以真正洗脱罪名?不,哪怕你成为虚圣,只要查证张万空是逆种,你也会被株连九族!我看你不要再白费力气了,你现在唯一的道路,便是求楚王开恩,或许能多活几年!”

        “我今天才知道,韦将军是如此直爽的人。不过,韦将军的到来,让我知道了更多,多谢!”方运微笑道。

        “你……”韦长弦没想到这个张龙象竟然变得如此细心。正是因为发觉鹿门侯压力越来越大,他才来这里,不想让张龙象继续作诗增加文名,谁知道反而暴露意图。

        “你……好自为之!”韦长弦**扔下一句话,扬长而去。

        方运望着韦长弦的背影目光慢慢变冷。

        “宣扬文名,既能让宗雷两家信任我。又能让楚王投鼠忌器,我岂会不知?那么,接下来,我就试一试楚王的底线!%∧%∧%∧%∧,m.︾.”

        方运完拿起笔,在宣纸上先写上“息夫人”三个大字,正要写诗,却停下来,离开公文房,向元帅府的正堂走去。要去见鹿门侯。

        但是,在通往正堂的路上,方运被卫兵拦下。

        不得已,方运再次绕到元帅府的后院,可依旧无法进入,只能落寞而去。

        当天夜晚,一首《息夫人》引爆文界论榜,各国读书人纷纷笑谈。而楚国读书人大肆抨击张龙象。

        莫以今时宠,

        难忘旧日恩。

        看花满眼泪。

        不共楚王言。

        息夫人又称桃花夫人,春秋时期著名的美女,是息侯的妻子。

        息夫人路过蔡国,蔡侯调戏她,息侯大怒,与楚王联手。让楚王出兵俘虏蔡侯。

        蔡侯心怀怨恨,告诉楚王息夫人极美,于是楚王以巡游为由前往息国,突然发难,俘虏息侯。

        息夫人要自杀。但楚王以息侯的性命威胁息夫人,息夫人不得不嫁给楚王。

        不过,息夫人从来不主动与楚王话。

        整首诗简单易懂,赞美息夫人的坚定。

        这首诗在论榜上被文界各国人不断解读。

        “昨日‘一枝红杏出墙来’,今日‘看花满眼泪’,唉,张鸣州到底经历了何等的酸楚。”

        “这首诗大有门道,我看啊,‘今时宠’是指现在的鹿门侯,‘旧日恩’当年是指张万空。这是在劝告鹿门侯,得饶人处且饶人,若是鹿门侯失宠,不会比珠江侯好多少。”

        “诸位恐怕理解有误,私以为,这是张鸣州在表忠心。“宠”乃是反语,全诗的文意应为‘不要因为现在的仇恨让自己忘了当年楚王的恩情,自己和息夫人一样都念旧情。但是,看着春花,想起被排挤,恐怕会和当年息夫人一样无法与楚王话。’这首诗,理当是张龙象希望楚王网开一面,不要逼得君臣无言。”

        “胡八道,我看不仅‘宠’是反语,连‘恩’也是反语。以我之见,全诗的意思应为‘不要因为楚王与鹿门侯的威胁而害怕,导致忘记十年牢狱的大仇,看到春花想起这年的痛苦,不禁泪水涟涟,要向息夫人那般,死也不与楚王话!’”

        “不,全诗本意应该只是在描述息夫人,前两句以息夫人口吻在话:‘不要以为现在的宠爱就能让我忘记旧日的恩情。’后两句是,哪怕面对花好月圆的美景,息夫人也坚决不与楚王交谈。诗人赞美息夫人的忠贞,同时也在暗示,楚王若不洗刷自己罪名,那自己便与楚王决裂!”

        “张龙象简直大逆不道!竟然攻击楚王先祖,理当夺官除爵!”

        “他太放肆了,怎敢如此对待楚王?”

        “身为翰林,讥讽两句楚王怎么了?这明张龙象有气节!”

        文榜之上,种种解读纷至沓来,形形色色,十分混乱。

        不过,因为这首诗充满争议,张龙象的文名也因此继续高涨。

        写完这首诗,方运继续读书,一觉醒来,看到一些人给自己传书,告诉自己京城的现状。

        今日清晨,楚王读过此诗,大发雷霆,责斥鹿门侯御下不严。

        方运和往常一样,洗漱完就吃饭,饭吃到一半,韦长弦带着卫兵气势汹汹冲进门。

        “大胆狂徒!怎能妄议楚王!”韦长弦气急败坏,楚王生气,鹿门侯自然心情不好,他也因此被鹿门侯呵斥,被怀疑是他在昨日激怒了方运。

        “什么时候我孔圣文界的翰林不能议论诸侯了?楚王也罢,其他诸王也罢,与我一样,都是周天子之臣。等我指摘周天子的时候,你再来吧。”方运继续慢慢吃饭。

        韦长弦冷哼一声,道:“本将带了元帅的口谕,限你在六个时辰内写一份请罪疏!”

        “本侯以为,写这首诗无罪!”方运道。

        “我就知道你会狡辩!不过,元帅如何上疏请罪不是因为这首诗,而是因你办事不力!一罪家书拖沓,激起将士不满,极可能引发营啸甚至哗变;二罪发放公文屡有重发漏发,极可能造成严重的后果!仅凭两罪,元帅就可夺你军职,不过看在你祖辈曾经世代为国,元帅暂时留你继续负责公文事务。”

        “那我可要多谢元帅了!”方运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