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466章 不速之客
  • 第1466章 不速之客

    作品:《儒道至圣

        方运收起官印,轻轻摇头,面带微笑。

        “经安这个孩子啊,把张万空的吹牛当真了,幸好我知道这种事绝不可能发生,从未提及,否则必然会成为孔圣文界甚至人族的笑柄。”

        方运心里想着,坐在马车之中,闭目养神。

        这一次,方运没有读书,而是在推演接下来的行军和蛮族的动向。

        这里的蛮族与圣元大陆与妖界的蛮族都不同,似乎受孔圣文界的影响,更愿意使用人族的手段获胜,这和人族驯化的蛮人很相似。

        想到这里,方运心有所悟,这孔圣文界,怕是另有玄虚,不仅仅是为了培养出用以战斗的文界人。

        一路上和之前相差无几,无论是鹿门军还是荆南军的将领,都不与方运交谈。

        唯一变化的是,方运周边的军士态度有所变化,对方运多了一丝敬重。

        方运并不知道具体行军计划,但到了夜晚,根据队伍的前进方向,基本猜到大概的情况。

        “之前,队伍找最快的道路进发,经常会穿过一些荒地或丘陵,遇到一些城市并不停留。但现在,应该是只走较为安全的官道,从一城到另一城,再到下一城。只要在城边安歇,有圣庙力量庇护,蛮族绝不敢进攻,不仅减少了疲劳和伤亡,也能避免士气崩溃。不过,这样一来会耽误很多天,恐怕至少要走六七天才能到达。”

        大军顺利抵达定楠县,然后在城外驻扎。

        鹿门侯吸取了昨日的教训,一直留在军营之中,只是接受定楠县令的拜访,绝不进城参与宴会。

        第二日清晨,军士吃完早饭准备离开,方运舌绽春雷的声音响起。

        “年去年来白发新,匆匆马上又逢春。

        闽粤底事空留客?岁月无情不贷人。

        一寸丹心图报国,两行清泪为思亲。

        孤怀激烈难消遣,漫把金盘簇五辛。”

        声音甫传。定楠县读书人奔走相告,欢呼雀跃。

        “张鸣州在我大定楠留下诗作了!”

        但是,正准备上马的韦长弦挥舞着鞭子,疯狂地抽打战马。

        那战马不断踏步躲避,惨叫连连。

        抽了几十鞭子,韦长弦才冷静下来,仔细思索这首诗。越想越气。

        首联并不独特,乃是诗人感叹一年过了有一年。白发不断增多,戎马匆匆,又到了春天。

        颔联让韦长弦颇为生气,仿佛是诗人在说:“什么事让我留在闽粤这里充当闲人?岁月无情不饶人,我不想把大好的时光浪费在这里。”言下之意,还是在批判鹿门侯把堂堂珠江侯当无所事事的客人留在军中。

        颈联则抒发方运真正的感情,自己明明有一颗忠心为了报效国家,可现在无所事事,只能流着泪想念家人。

        最后的尾联。诗人孤独的情怀激烈得难以控制,只好弄一些菜肴一个人吃,缓解心中的情绪。

        韦长弦很想去找方运理论,这首诗表面上只是书写悲愤,可用词十分毒辣,“空留客”直指鹿门侯不会用人甚至暗指不会领兵,而“两行清泪”明显是夸张的笔法。鹿门侯的无能让自己报国无门,被生生气哭,最终只能伪装成思念亲人。

        韦长弦咬牙切齿,可却感到有力无处使,这首诗太狡猾,堂堂侯爷都哭了。只能吃吃喝喝压抑感情,他们还能说什么?

        “这个混蛋,没想到越来越会博同情!简直就是文人中的无赖!”韦长弦低声骂道。

        大军离开定楠县,继续赶路,路过何平县,方运本以为大军会前往正南的何源县,因为去正南方的话。会尽早到珠城。但是,这样的话大军就无法在傍晚抵达,要到凌晨才能。

        但是,大军却向东南前行,去隆川县,这样大军能很早安营扎寨,但却因此耽误了整整半日。

        由于选择了这条道路,队伍没有遭到蛮族攻击。

        在隆川县休息一夜后,大军前往何源县,临走前,又一道舌绽春雷在天空炸响。

        “寸寸山河寸寸金,

        侉离分裂力谁任。

        杜鹃再拜忧天泪,

        精卫无穷填海心。”

        隆川县内,读书人欢欣鼓舞。

        “张鸣州留诗了!”

        韦长弦气得拔出长剑,高高举起,重重劈下。

        马头飞起,鲜血四溅。

        “张龙象,不要太过分!”韦长弦忍不住舌绽春雷大吼。

        荀天凌望着方运所在的方向,叹息道:“能写出如此诗文之人,断不会逆种。”

        不远处的鹿门侯视而不见,握着马鞭的手却更紧,眼中闪过一抹厉色,这首诗比前一首更有攻击性,而且,直指楚王!

        楚国的每一寸山河都如同金子一样珍贵,如今却被蛮族瓜分,这是谁的过错?诗人如同杜鹃一样呼喊着楚国重振雄风,哪怕喊到吐血也不会停歇,也会像精卫鸟衔着小石头填海一样,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鹿门侯面色铁青,张龙象被关十年,楚河大片土地沦陷自然算不到他头上,只能怪罪楚王和楚国众将,而且这首诗还有更深层的意思,一旦这次讨伐蛮族失败,也不是像客人一样的张龙象的责任,但张龙象不会因此认输,会坚持平蛮。

        大军前往何源,到达后又再次向东出发,在夜晚抵达紫斤县,住了一夜。

        第二天清晨,伙夫刚刚生火做饭,一道舌绽春雷的声音炸开,但说话的不是方运,是大学士鹿门侯。

        “从今日起,为防蛮族窥探,任何人不得舌绽春雷,否则以泄露机密为由斩立决!”

        韦长弦松了口气,全军将士也松了口气,若方运每天都来一首诗,铁打的心脏也受不了,总有一天会气疯鹿门侯。

        “可惜啊”

        方运一声长叹,让车夫与周边的士兵哭笑不得。

        大军前行,夜里在海风县驻扎。

        半夜时分,方运和往常一样读书,但一个声音传入耳中。

        “老夫雷廷真,忝为大儒,携带圣元大陆宗家、谷家和雷家等多家之善意,拜访张鸣州。”

        方运愣了,全身汗毛直立,背后冷汗涔涔,心中冒出无数个念头,其中一个念头最为可怕,雷家和宗家发现自己了?来破坏自己的三上书山?

        但是,这个念头一闪即逝,方运面色恢复平静。

        “请进。”方运低声道。

        车厢门打开,一位全身笼罩在黑衣里的人进入车厢.

        (未完待续。)

        《想友一下手机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