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459章 楚王意
  • 第1459章 楚王意

    作品:《儒道至圣

        方运气走韦长弦,继续留在车厢内读书,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

        韦长弦许久也没有回来,门外的车夫松了口气。

        吃过早饭,大军继续进发,上午十左右,一声凄厉的哨声自西南方响起。

        方运猛地合上书籍,低喝一声道:“停车!”然后跳出车厢,与此同时,鹿门侯的声音响起。

        “敌袭!做好迎战准备!蛮族的手下败将们又来骚扰,望诸将士万众一心,斩杀来敌,扬我国威!”

        “斩杀来敌!扬我国威!”众多读书人跟着舌绽春雷,随后十万军士陆续大喊。

        士兵们遭遇敌袭后本来有些慌乱,但喊过之后,慌乱消失,同仇敌忾,非常镇定。

        方运向前方眺望,就见多个斥候骑着蛟马,吹着机关哨急速靠近,而蛮王熊狈与狼单带领凌晨的那些蛮族,在后面紧紧追赶。

        方运仔细看了一眼蛮王狼单,他的伤口无影无踪,被毁掉的部分也充满力量,大概拥有全盛时期的九成实力。

        在看到这些蛮族的一瞬间,方运暗道不好,没想到孔圣文界的蛮族竟然如此精明,它们偷袭不成,竟然开始拖延,或者是利用这段时间,歼灭人族更多的有生力量。

        一旦鹿门军进入珠城,妖蛮要么攻城,要么与更多的人族对战,远不如先与鹿门军对战更有优势。

        至于蛮族守城,那是万界的笑话,防守的妖蛮,只能沦为人族的活靶子。

        方运心中不断思考,接下来的几天,将成为大军最难熬的时间。

        这一次。人族首先嘲讽蛮族,但蛮族竟然一概不理,闷头攻击。

        两头蛮王不再像上一次那么冒失,而是心翼翼攻击鹿门侯与荀天凌两个大学士,不让两个大学士的强大力量伤到自己,同时还会救援蛮侯和蛮帅。对蛮将基本不管不顾。

        鹿门侯与荀天凌两位大学士不能不管两头蛮王,可又杀不死变得狡猾的蛮王,被牢牢拖住,因为战诗词的使用需要一定的时间,他∵∵∵∵,m.●.co︽m们往往难以分神,一旦分神,就意味着蛮王更加迫近。

        蛮王非常强大,绝不能让他们距离阵地太近,否则对人族来是一场灾难。

        即使蛮王难以靠近。他们偶尔使用的妖术也相当于人族的翰林战诗,军中的读书人不得不想办法阻拦。

        还好大学士不仅战诗的范围增大,连防护战诗的范围也极大,两位大学士勉强可以保证大部分士兵不被两头蛮王的力量波及。

        蛮王与大学士之战,旗鼓相当。

        但是,蛮侯与蛮帅数量极多,远多于人族的翰林与进士,普通士兵的刀枪弓箭在获得战诗词的加持后。可以伤到对方的蛮将,但对付妖侯和妖帅。只有读书人和机关能起到作用。

        军中读书人的才气有限,而机关要消耗各种资源,一旦过度使用就会损毁。

        战斗一开始,蛮族都被挡在外面,但不多时,经常会有蛮族冲入人族军阵之中。造成极大的破坏性,以致于一些将领为了杀死这些蛮族,不得不向人群中使用战诗,因此误伤普通士兵。

        方运低声轻叹,蛮族这是在打消耗战。用少量蛮将与蛮帅的命来换大量人族士兵的命,是人族最怕的方式。

        不过,方运脸上也闪过欣慰之色,因为在战斗中,在场的读书人经常会用出他的传世战诗词,兵法“以逸待劳”也一直在发挥作用,只不过这些人并不精通,效果有些差。

        战斗十分惨烈,方运反倒有些高兴,因为这种时候,鹿门侯必定会让自己参战。

        但是,当看到韦长弦面带微笑走过来的时候,方运知道,自己想多了。

        韦长弦微笑着向方运一拱手,道:“元帅了,您身份尊贵,继续留在车厢里。可惜,为了看守你,军中少了一个进士参战。”

        方运盯着韦长弦的双目,斩钉截铁道:“这场战斗,本可以多一个翰林和一个进士!”

        “这不能怪我家元帅,要怪,就怪你的父亲!若不是他的罪名至今没有洗清,我何至于留在这里?我实话告诉你,除非元帅战死,否则在抵达珠城之前,你别想参战!”韦长弦毫不掩饰心中的轻蔑和敌视。

        方运不仅没有生气,脸上反而闪过愕然之色,随后恢复正常,怒道:“此事我必当奏明楚王,再上奏大儒殿堂!你们是屠杀那些士兵的帮凶!”

        方运仔细观察,在到“楚王”的时候,韦长弦竟然满不在乎,但在到“大儒殿堂”的时候,韦长弦的神色有极为细微的变化,明显忌惮大儒殿堂,但随后再度放松。

        “去吧,楚王是相信鹿门侯,还是相信逆种之子?大儒殿堂是相信楚王,还是相信区区珠江侯?”韦长弦冷笑着。

        方运转身回到车厢,放下门帘后,神色变得非常严峻。

        “楚王那个混蛋,竟然想逼我犯错,然后把我定罪夺爵,甚至……希望杀死我!”

        方运终于明白为何一路上鹿门侯始终不让自己战斗,为何鹿门侯的亲信始终不把自己放在眼里,若是楚王下了密令,那一切都可以解释得通。本以为自己不是逆种,心中无愧,既然出狱只要洗脱冤屈就好,却偏偏忘记楚王或者楚国许多大臣的意图。

        珠江侯死在与蛮族的战斗中,才是楚王最想看到的结果。

        “不愧是第九山的考验!”方运终于明白自己看了此次出征南下的困难程度。

        “可惜,我不仅仅是张龙象……”方运脸上浮现一抹莫名的笑意,笑意之后透着冷意。

        半晌后,方运舌绽春雷,叹息道:“诸位人族同袍,不是我张龙象不想战斗,而是鹿门侯不准我战斗。我承认家父有逆种嫌疑,但我张龙象之前可有半污?十年过去了,楚国上下与大儒殿堂把整个周朝都翻了个遍,可找到一丝证据?没有!我所恨者,不能亲手诛杀蛮族;我所痛者,不能救军士于战场;我所忧者,大军之前途渺茫!我张龙象,空有一身才气,却不能出战,我有错!抵达珠城后,我以我血祭奠阵亡的将士!”

        鹿门侯大怒,呵斥道:“两军交锋,珠江侯何出此言乱我军心?来人,严加看守张龙象,若再扰乱军心,定斩不饶!”

        “唉……”方运的一声长叹在天空回荡。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