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458章 礼道文台
  • 第1458章 礼道文台

    作品:《儒道至圣

        不等蛮族与其他读书人反应过来,鹿门侯与那神秘大学士突然联手。

        两人的头顶,各浮现一座方台。

        鹿门侯头顶的方台上面,是楚国的“太庙”,太庙之内,伫立楚国历代的皇帝的雕塑。

        夏为“世室”,商为“重屋”,周为“明堂”,秦改为“太庙”,原本是人族祭祀昊天上帝之所,后逐渐为祭祀供奉历代天子的地方。

        孔圣文界有周朝,周天子死后则入“明堂”,七国不得设“明堂”,后仿效圣元大陆各国立“太庙”,供奉各自先王。

        鹿门侯的文台太庙散发着正中坚贞的气息,方运立刻判断出,这是“忠君文台”,鹿门侯取儒家的“忠”之道的分支“忠君之道”,形成文台力量。

        这种文台的优点是国君圣明、国家强大则文台强大,若国君昏聩、国家衰败,则文台也会减弱,若是国家崩溃,则文台也会随之消失。

        忠君文台携带浩浩才气,在天空凝聚成竹制的笏板。

        大臣上朝,双手持笏板,若答奏君王,则视笏板,尊王敬君。

        笏,天子以玉,诸侯以象牙,大夫以竹。

        在那神秘大学士头顶的文台之上,有两栋建筑,一栋建筑呈圆形,一栋是方形。

        圜丘祭天,方丘祭地。

        两者在一起,便是祭祀天地。

        祭祀天地,乃是礼之起源。

        那人的文台,便是礼道文台。

        当礼道文台一出,众多读书人为之惊讶,人族圣道有多重分支,像鹿门侯的忠君文台,实则是儒家之忠道之忠君文台,而这人是儒家之礼道文台,远远比忠君文台更难凝聚,可一旦形成。也先天比忠君文台强大。

        一团火焰在礼道文台上空凝聚,在场的读书人又惊讶又欢喜。

        人族古代皇帝祭天,诵祭文、奏雅乐、焚祭品。其中焚祭品则需要火焰。若礼道文台能形成祭天之火,则威能无穷,杀伤力与礼乐之力相当,仅仅比祭天圣文稍差。

        就见两座文台凝聚成的臣子笏板与祭天之火一起攻向最近的狼单。

        狼单立刻全力出击。再也不敢保留,使用最强的圣相之击,身后浮现祖先狼蛮半圣的虚影形象,融入他的左拳之中,挥拳击向臣子笏板与祭天之火。

        气血萦绕的蛮王之拳直上天空,如平地起山岳。携万钧之力。喷薄恐怖的黑色浪潮,硬撼苍穹!

        轰!

        双方相击,当空爆炸,大地震动,火焰升腾,烟雾弥漫,强大的冲击波向四面八方震荡。

        离狼单最近的数百妖蛮瞬间化为灰烬。

        烟雾未消,臣子笏板与祭天之火被震飞到天空,两者都缩小一圈。返回文台之中温养。

        鹿门侯与神秘大学士身形一晃,随后笔直站立。

        烟尘散去,地面出现一个直径近百丈的大坑,蛮王狼单身上的狼毛化灰,两臂断掉,全身遍布狰狞的红色伤口,犹如被千刀万剐一般,那些伤口正在以较慢的速度愈合。

        “撤退!”狼单快速逃跑,同时扭头看着人族阵地的两位大学士。

        两位大学士硬抗了圣相之击,文宫之内才气震荡。难以迅速出手,只能放弃追击。

        蛮王熊狈不甘心地逃跑,一边跑一边吼道:“那个人族大学士,有本事报上名来。”

        “人族后进,荀天凌。”

        蛮族们疑惑不解,在孔圣文界可没有这号人,但军中的读书人恍然大悟。

        方运则微微一笑,除了荀家的天才,很少有人能凝聚成如此强大的礼道文台。

        这位荀天凌,号称是最励志的读书人,出身亚圣世家的荀家,自小成名,可成进士后,迟迟无法晋升,在人族各处磨砺,直到四十岁时,突然成翰林,又在今年晋升大学士。

        但方运和世家子弟知道,荀天凌之所以隐忍数十年不晋升,是为了彗星长廊。

        圣墟开启,彗星长廊出现,人族的举人和进士分别有进入彗星长廊的机会。

        当年最后一次圣墟开启,方运参与,不仅进入彗星长廊,还直接获取了彗星长廊力量的源泉,一块文曲星碎片和妖祖的力量。

        失去了力量来源,彗星长廊崩溃,导致人族的几位进士与大量妖帅蛮帅无法进入彗星长廊,荀天凌压制力量也失去意义,所以立刻晋升翰林,稍加磨砺,在今年晋升大学士。

        方运在看到荀天凌的时候便恍然大悟,圣元大陆应该已经委派了多位刚刚晋升不久的大学士进入孔圣文界,一是帮助各国攻打蛮族,二是磨砺他们,因为在孔圣文界极为安全。经过一番磨砺后,他们会陆续前往两界山或需要他们的残酷战场。

        方运看着荀天凌面带微笑,之前就对他有信心,除了荀天凌拥有强大的礼道文台之外,还因为荀天凌专攻亚圣荀子晚年最得意的圣道“虚一而静”,已经隐隐有荀子所说的“大清明”势头,天赋极为可怕。

        一旦他彻底悟透此道,那便能看破一切迷茫与外因,一切力量能直击源头,心目清明,无物可蒙蔽他。

        荀天凌现在足以面对两头普通蛮王而不败。

        看着蛮族仓皇逃跑,鹿门侯愉快大笑,然后收兵整备,再开军议。

        方运很想与荀天凌叙旧,但知道时机不对。

        不多时,韦长弦敲击车厢的门,朗声道:“张侯爷,我家元帅请您参与今日的军议。”

        方运心中冷笑,此次鹿门侯携战胜蛮王之余威,定然会打击自己,更何况,狼单的离间计一直在发酵,到时候自己会成为众矢之的。

        方运重重咳嗽几声,道:“本侯偶感风寒,头疼脑热,身体不适,无法参与军议,还请韦将军替我向鹿门侯转达歉意。等我病愈,一定参与军议!”

        “军议乃是大事,元帅相召,岂容你自作主张?今日你不去也得去!”韦长弦冷笑道。

        “狗东西,给你三分颜色,你还开起染坊?本侯之言,岂容你区区进士置喙,滚回去老老实实禀报鹿门侯!另外,福兮祸所伏,请鹿门侯小心一些,别被短暂的胜利冲昏头脑!”方运带着三分火气骂回去。

        “你……岂有此理!我定当禀告元帅!”韦长弦气急,张龙象如此胡搅蛮缠,但终究是珠江侯,让他束手无策。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