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453章 军中隐者
  • 第1453章 军中隐者

    作品:《儒道至圣

        大军一路前行,一开始还有一些人在吃饭的时候来方运马车周围,但渐渐地他们很少出现。

        因为每到饭点,方运总能拿出荆州城的各种美食,卤的酱的、熏的炸的、炒的煮的,应有尽有,只要稍稍加热,便是香飘几十丈,远远强于军中的伙食。

        众人这才明白,这位珠江侯坚决贯彻孔子他老人家的“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的优良传统,连赶路都早早准备好了大量美食。

        于是,有人开始编排方运穷奢极欲。

        不过,这种事传到那些高文位的人耳中,却让他们捕捉到不同寻常的讯息,他们意识到,张龙象竟然找回了祖传的含湖贝。

        楚国位于孔圣文界南方,立春后天气迅速变暖。

        即便没到正月十五,许多地方也已经见到绿意,正如诗中所说,草色遥看近却无。

        获得壮行诗的加持,长途赶路对士兵影响最大的不是身体上的疲惫,而是精神上的疲惫。

        每过一天,军中就会有读书人弹奏比较欢快的琴瑟曲或琵琶曲,或者在夜晚露营时举行一些活动,诸如摔跤、比武等等,不断消除路上的单调感。

        一路上,一直没有鹿门军的将领前来拜见方运,而鹿门侯一直在队伍的最前方,好像完全忘记有一位珠江侯在军中。

        方运的心情有些许沉重,自己在军中多日也不见一位将领拜访,足以说明事情的严重性。

        这些天,方运大都在车厢内读书学习,不过也一直在暗中观察队伍,很快发觉,在鹿门军中偶尔会有一丝隐晦而强大的才气闪过,那才气的层次与鹿门侯的力量相近,只是性质相差较大。双方相距数里。又被众多士兵和车马遮挡,方运始终没有机会见到那个人。

        方运觉得那才气的气息有些熟悉,但却猜不到那人是谁,不过至少可以确定,此次楚军南下,还多了一位大学士。三位大学士对五位蛮王,完全可以做到各个击破,胜算提高了至少两成。

        随着队伍不断前行,兵将们的情绪开始浮躁起来,而张龙象就成了全军的泄气的对象。从早到晚,不断有士兵或将领骂张万空或张龙象,有几个高文位的将军甚至用舌绽春雷大骂。

        鹿门侯始终没有出面制止。

        方运从不出言反击,但被骂多了,难免有些恼怒。

        冬雪融化,春雨来临,在离珠城还有三天路程的时候,天空下起了淅淅沥沥的春雨。

        一开始没什么,但走了数个时辰后。士气变得非常低落,鹿门侯出面,当场写出一首止涝诗,让方圆数百里的春雨停下。

        全军精神大振。高呼鹿门军万胜,无比感激鹿门侯。

        入夜,大军安营扎寨,方运和往常一样。依旧住在马车里读书。

        方运这些天总体来说十分高兴,这份喜悦源自孔圣文界的书籍。

        圣元大陆虽然把各古地的名作著作收入圣院,但稍差或普通的书籍却弃之不顾。可这些书籍中偶尔会有一些独到的见解,每每读到佳处,方运都喜不自胜。

        由于即将参战,方运这些天都在阅读孔圣文界的兵家典籍,一边阅读,一边在心中演练,读到精深之处,恨不得拿出官印进入兵家十三云梯中验证。可惜,这里离圣庙太远,根本无法使用官印,只好作罢。

        吃过晚饭不久,方运恰巧读到一位大学士的兵书札记,书里写着,这些年孔圣文界的人在不断增强,但蛮族也在不断增强,慢慢学会了一些人族的兵法,所以能在孔圣文界壮大。

        看到这里,方运的神念本能开始推演,推演完毕,方运正要继续读下去,突然愣住。

        “十五万大军南下,蛮族必然能得到消息!五大蛮王中,有一头是狐蛮王,略通用兵之法,所以才让珠江军损失惨重,哪怕是祺山侯也为之头疼。若我是狐蛮王,得知十五万大军增援珠城,要夺回莲关,会如何?”

        方运再也坐不住,立刻放下书籍,快步下了马车,向中军大帐所在的方位走去。

        夜里为防偷袭或意外,军中禁令很严,每一营每一军的士兵都有固定的活动范围,除却有腰牌的将领,都不得胡乱走动。

        方运被安排在最外围,和荆南军居住在一起,离鹿门军较远。

        在荆南军营中行走的时候,无人阻拦,毕竟荆南军将军也不过是翰林,那些小兵小将面对堂堂珠江侯没有太大的底气。

        方运刚踏入鹿门军范围内,三队巡逻的士兵分别从三个方向快步走过来,举起盾牌和长枪。

        “这位翰林大人,可有夜行腰牌?”为首的一个黑脸队正严肃地看着方运,并向后面打手势,三个小队各有两人把口哨放入嘴中,随时可以吹出响亮警示口哨。

        方运微微皱眉,道:“我乃珠江侯张龙象,没有腰牌,但想求见鹿门侯大人。”

        两人虽然爵位相等,但文位和权位有差距,所以方运只能以下属的态度求见。

        三个小队的人一愣,有的面露怒容,有的面带讥笑,不过大多数人都喜怒不惊,只不过稍稍放松。无论那些士兵如何想,都没有人胡乱开口。

        方运把所有人的举动看在眼里,心中暗道鹿门军不愧是一支强军。

        那黑脸队正道:“请珠江侯稍候,在下马上禀报元帅。”

        “有劳了。”方运点点头,鹿门侯就是鹿门军元帅。

        那黑脸队正带着自己队的士兵离开,其余两队的人盯着方运。

        “你们继续巡逻吧,我在这里等候,不会硬闯进去。”方运道。

        两队士兵一动不动,有几个士兵露出淡淡的轻蔑之色。

        “哼!”方运冷哼一声,但终究没有发作,站在原地等待。

        时间慢慢过去,一刻钟后,方运抬头望向前方,没有那黑脸队正的影子。

        又过了一刻钟,那黑脸队正没有来。

        足足过了三刻钟后,那黑脸队正才带着一位身穿进士袍的将军走了过来。

        那进士将军面带微笑,走到近处一拱手,道:“下官韦长弦见过张侯爷,不知张侯爷大驾光临,有何贵干?”

        方运也一拱手,道:“我夜读兵书,偶有所悟,与楚国战局有关,所以想求见鹿门侯,谈一谈兵家事。”

        韦长弦呵呵一笑,道:“侯爷忧国忧民,在下佩服。不过,元帅正在与众将领商讨平蛮大计,不便见张侯爷。”.

        (未完待续。)

        第1453章军中隐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