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446章 读书的作用(十三)
  • 第1446章 读书的作用(十三)

    作品:《儒道至圣

        中午时分,方运回家,和往常一样吃着午饭,仿佛根本不记得有张经安这个儿子。

        下午,方运继续去做工,和老郭一起完成后,在夜晚九点多到家。

        这些体力活对方运来说十分简单,无论是当兵、当亭长还是当倾脚头,对他的影响都不大,他大多数时候都沉浸在奇书天地中,不断学习。

        随着修习不断深入,方运感觉自己离大学士越来越近,最多两个月,就能晋升大学士,而现在离自己晋升翰林还不到两年。

        吃过晚饭,方运继续读书,直到深夜,张府的大门发出轻响。

        张经安失魂落魄地走进院子,正想回卧室,却看到父亲的书房里亮着夜明珠。

        透过琉璃窗户,张经安看着夜明珠的光芒,看着方运的身影,竟然呆住了。他这才发觉,每次起夜,都能看到父亲在读书学习。

        回忆这些天,张经安想起,父亲在军中或做工的时候偶尔会出现看似失神的模样,同时嘴唇轻动,当时他不以为意,但现在明白,那时候父亲应该一直在默背众圣经典。

        在张经安的心中,唯有爷爷张万空是高大伟岸,犹如不朽的雕像伫立在自己心中,已经被张桦描述成了无所不能的英雄,而父亲张龙象的样子极为模糊,无论是谁都很少提起,完全被张万空的光芒掩盖。

        这一刻,张经安心中父亲的形象变得具体。

        “这是一个比爷爷都更加刻苦更加努力的读书人……”

        张经安心中羞愧,同时想起白天见过的那个少女,心中无比烦躁。

        张经安快步走回房间,可无论如何都睡不着,这些天发生的种种不断在脑海中闪过,每次自己想睡觉,睡意都会被那个少女的双眸驱散。

        那个少女是平海侯的孙女,当年少女的父亲与张龙象曾在酒后戏言,若有子女。则结成亲家,几乎算是指腹为婚。

        但现在,一个是公主般的尊贵少女,一个却是拉着粪车的市井少年。

        张经安无法承受这种落差。

        到了凌晨。张经安依旧睡不着,肚子咕噜噜直叫,饿得眼冒金星,心烦意乱,只得起身。在府里走动,准备喝点水。

        文曲星悬天高照,白雪星光成银,寂静的冬夜充满别样的美丽。

        书房的夜明珠依旧亮着。

        张经安呆呆地望着,直到冻得实在受不了,快步跑进书房,关上门,双手轻轻搓着,不断哈气。

        方运放下手中的书卷,抬起头。看向张经安,目光平静。

        张经安看了一眼父亲,脸上浮现惭愧之色,装作很自然的样子问:“这么冷,怎么不让下人准备火盆?”

        “我是翰林,这种天气还冻不到我。你怎么还不睡?”方运问。

        “睡不着。”张经安道。

        “明天继续做工吗?”方运的语气有些许古怪。

        张经安看着方运,沉默不语,自己明明站着,但感到坐着的那个人目光里透着一种超然,仿佛站在山巅俯视自己。偏偏自己没有感到不适。

        “我……不太想做了。”张经安的话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他的脸逐渐变红。

        “如果不做这个,我倒是有一个更好的营生,赚的会比这行多很多。一个月赚几百两银子轻而易举,逢年过节会更多。”方运道。

        换做是之前的张经安,会十分兴奋,但现在他只是露出少许好奇之色,问:“什么行当?”

        “我带着你,你带着碗。去荆州城各个大户人家要饭,乞讨。”方运面无表情道。

        张经安本能地想起今天发生的那一幕,想起那个少女的双眼,面色涨红。

        “你……”张经安说不出话来。

        “你若不做倾脚头,我只能带你当乞丐。”方运道。

        “你堂堂珠江侯,人族翰林,拉得下面子当乞丐?”张经安问道。

        “我连倾脚头都能当,乞丐又算得了什么?”方运满不在乎。

        窗外寒风呼号,书房陷入寂静。

        张经安在方运对面坐下。

        咕噜噜……

        张经安极为尴尬,轻咳一声,道:“我不做工,可以读书。”

        书房传来方运冰冷的声音:“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你以为你是谁?你是天王老子,还是人族半圣!”

        整座书房都在嗡嗡作响。

        张经安的脸唰地一下变白,他的心深深沉了下去,本以为自己是有退路的,实在受不住苦,大不了去学堂读书,混个十几年,或许能成童生,等这个逆种爹一死,自己就是珠江侯,哪怕再如何,一生无忧。

        但是,这番话仿佛打碎了什么,张经安陷入无尽的恐慌之中。

        张经安小心翼翼抬头,发现父亲格外冷漠,明明只是隔着一张桌案,却仿佛隔着一条山脉,仿佛分立于两界。

        张经安心中涌动着悔意,随着时间推移,这份后悔越来越浓烈,甚至对自己形成前所未有的恨意,恨自己的愚蠢,恨自己自大,恨自己的盲目。

        自己明明知道,读书是最好的出路,却赌气,逃避,妄想,最终受尽苦难,不仅一事无成,甚至连最后的退路都断绝了。

        方运把一块拳头大的璞玉放在桌子上,璞玉大部分都如同石头,但间或有一两道晶莹的玉色。

        这块璞玉出现在书房里后,张经安只觉自己的头脑无比清醒,吸一口气后甚至都能填饱肚子,感觉不到饥饿,心中的负面情绪也渐渐减少。

        “这是我从苟家密室得到的才气玉,那日就已经决定,找工匠琢磨好之后,送给你随身携带。不过,你让我失望了。”方运说完,收走才气玉。

        张经安双眼中的光芒随着才气玉的消失而变淡,那才气玉仿佛带走了他的一切,抽空了他的身体,同时注入名为“悔恨”的东西。

        才气玉,对任何一个文界读书人来说都是和半圣文宝一样重要的至宝,只要到手,人就会变得聪明,哪怕再懒,也会被才气玉激发全部的潜能,成为优秀的学子。

        孔圣文界有句话说的好,就算是一头猪得到才气玉,也能考中秀才。

        张经安不敢相信,自己明明有一个得到才气玉的机会,竟然愚蠢地放弃。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