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442章 读书的作用(九)
  • 第1442章 读书的作用(九)

    作品:《儒道至圣

        张经安急忙转身翻滚躲避,但那人的鞋底擦着头皮踢过,头皮传来轻微的疼痛。△↗頂頂點說,..

        “好了,算了,毕竟是封侯家族的嫡长子。”几个青年人这才出面拉住那人。

        “他算什么封侯家族,根本就是逆种的畜生!”那人气呼呼地收手。

        张经安坐在地上,很想像对父亲那样吼回去,想问问对方凭什么打人,但是,理智告诉自己什么都不应该。

        不过,张经安记住这个人,明国公的侄子,古鸿。

        一个身穿进士服的青年慢慢走到张经安面前,居高临下俯视张经安,冷漠地道:“我们不知道你想做什么,更不知道你那个逆种父亲玩的是什么把戏,但你要记住,全楚国的医馆与药堂,有一半在我们的掌控之下。不要你,就算珠江军所有将领在我们面前,也只能低下头!”

        张经安看到这个进士,本能低着头,不敢有丝毫的反抗,因为这人的祖父曾经担任过楚相,虽然已经致仕,但门生故旧遍布朝野。

        岳铭,这人虽然不是岳家嫡孙,但却是岳老相爷最喜欢的孙子,他出现在这里,明事情非比一般。

        张经安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可怕的错误。

        “你所谓的《净医令》,一张没少,都在这里!”岳铭完,把手中的一叠纸甩在张经安脸上。

        啪……

        纸张翻飞,白纸黑字在正午阳光的照耀下格外刺眼。

        张经安抬起头,死死盯着岳铭的面庞,双拳紧握,牙齿紧咬,心中的愤怒只差一就要冲昏头脑。但是,他生生压了下去。

        “记住,这件事错的不是我们,错的不是所有医馆药堂,错的不是朝堂衮衮诸公,错的不是律法。错的只是那一家医馆,错的只是那个江湖郎中,或者许多江湖郎中!滚回去重新写一份新的告示!若是再敢如此,你这个亭长不要当了!”

        岳铭完转身离去,其余人跟着离开。

        张经安满面通红,又羞愧又愤怒,头脑嗡嗡作响,仿佛随时可能炸裂,耳边不断传来那些人的议论声。

        “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我们赚钱容易吗?被那些平民指指,本来就憋着一肚子气,竟敢寻我们的霉头,不知死活!”

        “我倒是希望他是个硬汉子,坚持不低头,这样咱们也就没必要留手!”

        “跟前几位珠江侯比起来,这代珠江侯和这个儿子简直是一对窝囊废。楚国的医馆药堂,是你们这些门户可以干预的么?”

        “那些大夫甚至半个医家也不过是我们的赚钱机关而已。一个亭长怎敢如此放肆!”

        “张家人真是越来越不成器了……”

        张经安身体一颤,因为张家人不成器的那人不是别人。正是苟家的苟寒,此人没有进来,却在暗地里兴风作浪。

        “王八蛋!”张经安慢慢起身。

        等那些人走光了,张经安才弯下腰,一张一张捡着《净医令》。

        都亭的其余五个人都站在远处,用怜悯甚至幸灾乐祸的眼神看着张经安。

        高老头缓缓走过去。帮助张经安一张一张捡着《净医令》,然后和张经安一起进入屋里。

        张经安燃所有《净医令》,坐在椅子上,仰着头,望着屋。双目空洞,仿佛被遮天蔽地的阴影挡住,失去了应有的色彩。

        高老头站在门口,拿出旱烟抽了起来。

        不多时,张经安眼中光芒变化,面容随之变化,偶尔甚至扭曲,内心似乎在进行极为激烈的斗争。

        过了许久,张经安低声问:“高老伯,我现在应该如何挽回?我想继续当亭长。”

        “既然错不在他们,不在其他医馆药堂,那自然错在江湖郎中,你在武德街严查江湖郎中,让楚国民众憎恨那些江湖郎中,没人去指责他们这些幕后之人,这件事自然也就过去了。”

        “可是……”

        “像历度这些江湖郎中错了没有?”

        “错了。”

        “那还等什么?你写告示便是。”高老头吐出口中的白烟。

        “那些幕后的真凶怎么办?”张经安道。

        高老头好似没听到,转身离开。

        过了一日,武德街多处张贴告示,严查所有江湖郎中,并建议武德街居民不要相信江湖郎中,要相信正规医馆与药堂。

        告示张贴的第二天,乔知府下发公文,嘉奖张经安,并让荆州府的所有亭长与里长学习张经安为民请命的精神。

        张经安终于得到了之前想要的结果,终于胜过一次那个被封为珠江侯的父亲,但是,他却发现自己开心不起来。

        得益于乔知府的称赞,除了高老头依旧不咸不淡,都亭内的其余五人的态度明显好转,主动靠近,张经安发现之前觉得很难的事情,现在很容易就能做到。

        但是,张经安却发觉自己开始排斥他们。

        时间一天天过去,张经安不断劝自己,但是,他终究无法服自己。

        张经安多了一个习惯,经常会一个人坐着发呆,越发不像一个十一岁的孩子。

        十一月初三,雪。

        寒风之中,张经安慢慢向江津街的街亭走去。

        张经安顺利进了江津都亭,见到正在悠闲喝着茶水的父亲,房间内充满茶叶的异香。

        “经安来了?坐,你倒是有福气。”方运着,凌空对准茶壶一,茶壶凭空飞起,向一个空杯子倒出浅红色的茶水。

        张经安对茶毫无兴趣,但自从闻到茶香开始,竟然口舌生津,想要尝尝。

        张经安拿起茶杯,试着尝了一口,茶水入口,竟然在口腔之中翻滚卷动,一直进入胃里才平静下来,随后舒适的暖意传遍全身。

        “这应该是传中的灵茶吧?”张经安问。

        “是的,从苟家密室得到的,你不要外传。”方运道。苟家密室虽有灵茶,但品质一般,这是血芒古地的灵茶。

        方运不再话,默默地品茶,默默地在奇书天地中读书。

        张经安一开始只是喝茶,但过了一会儿便做出许多微的动作。

        直到夜幕降临,窗外由雪变成大雪,张经安终于开口。

        “我……我……不想当亭长了。”张经安完低下头,脸上浮现惭愧之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