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403章 域空解诗
  • 第1403章 域空解诗

    作品:《儒道至圣

        宗韵笑完后道:“对,十个字完全可以称得上简!诗题还有个‘春’字,这首十字之诗里面也有‘春’,也符合诗题,我替你说了。至于‘奇’,请颜兄补充,最后别忘了读出整首诗,让我们听听。”

        “请颜兄指教!”

        “真是士为知己者死,一人赠颜体,一人报解诗,在下佩服,佩服啊!”

        一些人阴阳怪气讥讽。

        颜域空淡然道:“不学无术!这首诗,乃是一首典型的回文诗,只不过是第一次出现这种十字回文而已,也只有方运这种惊才绝艳之人,才能创出如此奇诗。”

        “哦?”

        颜域空说完,全场一片寂静,在颜域空说出是回文诗后,许多人恍然大悟,盯着那十个字。

        莺啼岸柳弄春晴晓月明。

        段青一拍桌子,大声道:“我真是蠢啊,竟然蠢到以为方虚圣没写完!听颜域空一说,我这才明白,这根本就是一首五言的回文诗啊,正读是前两句,倒着读是后两句!不需要颜域空出马,宗韵,你听着,我就可以读给你听!莺啼岸柳弄,春晴晓月明;明月晓晴春,弄柳岸啼莺!”

        说着,段青唰唰几笔,把方运的十个字正写一遍,反写一遍,形成一首回文诗。

        那站起来的上千人过半面露羞愧之色,因为颜域空与段青说的没错,这样读起来,的确是首回文诗,的确算得上奇。

        张知星放声大笑,道:“方运这个家伙,总能出人意表,早知如此,我何必说那么多,直接拿起这张纸甩宗韵脸上便是!”

        宗韵静静地看着那十个字,面色变幻数息,突然嗤笑一声,道:“我承认。十个字的确可以形成回文诗,前两句甚至堪称佳句。黄莺轻啼,微风如弹琴一般拨弄岸边的柳树,晴朗的春日。晓月明亮,意境极佳。但是,后两句除了押韵,堪称乱弹琴!‘弄柳岸啼莺’勉强说得过去,‘明月晓晴春’是何等意境?与前一句比。除了反复还能有何等用处?这句放在这里,不是在侮辱诗词,而是在侮辱一代诗祖!我相信,方虚圣作不出如此狗屁不通的回文诗!”

        段青冷汗顿时下来了,的确,这第三句放在这里,确实有些差,反复倒无所谓,毕竟诗词中的一些反复反而让人回味,可意境过差。是诗词大忌,而且这种意境的反复让整诗的水准急转直下。在正统文人的观念中,诗意第一,押韵其次,平仄更次,许多雄文古诗都不在乎平仄甚至押韵,但依旧朗朗上口。

        人族诗词名家最推崇的古诗,便是古风诗,首重诗意,其余皆为次等。

        立刻有人附和道:“晓月明的意思很简单。便是清晨的明月,只要早起,都曾见过。可明月晓是什么妖魔鬼怪?明月和晓晴倒是可以单独列出来,但后面加一个春。又是什么群魔乱舞?”

        段青满面涨红,张知星也哑口无言,的确,“明月晓晴春”这句实在过差,虽说强行解释也能圆回来,但宗韵说的对。这种诗句简直实在侮辱一代诗祖。

        张知星急忙望向颜域空,投以求助的目光,毕竟这里没有大学士或大儒,这些进士翰林的能力实在有限。现在唯一能帮方运的,也只有颜域空了,毕竟颜域空乃是曾经的第一举人,若是没有方运,恐怕能从同辈的第一举人一直当到第一大儒。

        颜域空淡然一笑,道:“段青刚入圣院不久,这首诗看不懂也就罢了,宗韵你乃是老学子中的翘楚,早早晋升翰林,却连五言与七言也分不清,书都读到何处去了?你让我读诗,那我就完完整整读给你听!”

        颜域空说完,起身站立,昂首挺胸。

        “莺啼岸柳弄春晴,

        柳弄春晴晓月明。

        明月晓晴春弄柳,

        晴春弄柳岸啼莺。”

        全场寂静,段青立刻快速书写这首七言诗,然后满面兴奋地高高举起,让众人看到。

        宗韵呆呆地看着这首新的七言诗,这是把正着读的前七个字和后七个字提出来单成两句,然后又把倒着读的前七个字与后七个字独成两句。

        段青大笑道:“果然只有颜域空才懂方虚圣,字还是那十个字,但这七言远远比那五言好太多太多。”

        张知星抚掌大笑道:“五言成七言,整首诗鲜活在目。”

        孙仁兵忍不住道:“之前‘明月晓晴春’五字的确极差,甚至让人摸不着头脑,但后面加了两字,变成‘明月晓晴春弄柳’,眼前仿佛可见,在春日的清晨,太阳还未出现,天上挂着明月,柳树轻动,如同春风在弹奏柳条。佳句,佳句啊!”

        弄,便是演奏之意。

        “唉,颜兄真是慧眼独具啊,方虚圣更是神异至极!这首七言诗中,正读‘柳弄春’,反读‘春弄柳’,细细体悟,妙之又妙!一些语句虽有反复,可意境却不重复,单凭这一点,堪称奇诗,虽难镇国,但鸣州无碍!”

        “汉字之妙,尽显于此!”

        “美哉,美哉!”一些读书人反复轻吟此诗,乐此不疲。

        “送春文会奇人奇事虽多,但这等层次的奇诗,百年难得一见!”

        段青大声道:“我作证,方虚圣很早就写完这十个字,才思之敏捷,堪称天下第一!”

        “在下对方虚圣心悦诚服!”之前那个支持宗韵的人红着脸坐下,目光中满是景仰。

        宗韵胸口起伏,全神贯注盯着这首新的七言回文诗,可越是咀嚼琢磨,口中越是发苦,因为这首新的七言诗的确算得上好诗,绝不会辱没诗祖之名。而且这是第一首这种形式的回文诗,传唱久了,极可能才气提升,成为镇国。

        一首镇国诗放在眼前,竟然没有认出来,还以为是残诗,宗韵必然会野史留名,而且留的是污名。

        宗韵只觉胸口发胀,读书人不怕生前如何,最怕死后文名被污,有些人的事被史家录入正史,其人或其子孙阅后,文胆甚至会直接炸裂。

        那上千站起来的人,慢慢坐下,这次真是太丢脸了,看不出来好诗不算什么,竟然无知地攻击一位诗祖,连自己都难以容忍。

        几声清脆的开裂声响起。

        数人文胆出现裂缝!

        那几人嘴角缓缓有鲜血溢出,但咬着牙,坚持坐在原地。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