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382章 福报
  • 第1382章 福报

    作品:《儒道至圣

        “雷重漠在几日后负荆请罪,不仅会带一些赌注中的宝物,还额外带一批神物,包括三件大儒文宝,做为补偿,看似很诚心。零点看书www.lingdiankanshu.com”方运似笑非笑道。

        孔德论哂笑道:“他们哪里是诚心,我看啊,就是认定你活不过两年,拖过这两年再说。这话有些难听,但他们定然是如此想的。”

        “方运,你对雷家此番负荆请罪有何看法?”颜域空问。

        方运笑了笑,道:“他们说什么,我就听着。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颜域空与孔德论莞尔一笑,明白方运的意思。

        方运微笑道:“不过,反正我这人在雷家人眼里名声不好,所以这次的赔偿,我又加了点利息。”

        “哦?什么要求?”

        “以后你们便知道了。”

        方运说完,拿出官印,联系敖青岳。

        “文星龙爵敕令!集东海龙宫之力,查找雷家秘地的所在,不可透露给外人!”

        “遵命!”

        敖青岳先是认认真真答复后,道:“只不过……雷家乃是雷祖后裔,我们这么做,有些违背龙族律法。当然,是您下的敕令,县官不如现管,不过以后大监察院降罪,或者出现福报,一切都会应在您身上。”

        “此事福报,皆应于我身。”方运道。

        所谓福报之说,意为福德报应,所行之事必有回应,上源自《尚书》的五福六极之说,中见于孔圣所作《易传》的“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秧”,后来史家半圣司马迁曾在《史记》运用。

        “既然您如此说,定是胸有成竹,我们这就尽全力寻找。”敖青岳道。

        方运道:“走,继续游览圣院,等游览完圣院。去其余地方带上玉环。”

        颜域空与孔德论轻轻点头,杨玉环游览圣院无甚用处,但若是被方运带着去孔城,拜访孔家家主或其余重要人物。必然等于帮杨玉环开拓一条条人脉,以后方运不在,也好有个照应。

        时间一晃即逝,转眼就是雷家负荆请罪的日子。

        天刚蒙蒙亮,圣院正门前就聚集了数不清的读书人。

        孔城凡是有资格踏入圣院的人。几乎尽皆来到,甚至有几位老得已经走不动的老人坐在机关轮椅上观望。各国也有一些相对清闲的读书人连日赶路来此,只为来圣院看雷家负荆请罪。

        更有史家好事者在论榜发布消息,不断记录当日的情况,让不能来圣院的人了解这一盛况。

        “旭日未升,圣院已是熙熙攘攘,接踵摩肩。”

        “好事者逾万。”

        “更正,非是好事者,皆为有志之士。”

        “太阳初升,微风徐来。有志之士更增。”

        “有大儒道,都站在这里连早饭也不吃,闲的。言毕,大儒离开。为尊者讳,不提其名。”

        “太阳渐高,依旧不见雷家人,众说纷纭。”

        “闲极无聊,少数年轻士子竟自开‘负荆文会’,作诗嘲讽,极尽挖苦之能。稍后便选一些诗词发于论榜。”

        ……

        “那位大儒吃完早饭,回来了……”

        ……

        圣院正门盛况空前,人山人海,连一些在圣院任职的读书人也都按捺不住。在不远处站立,遥望正门,等着看热闹。

        眼见离雷重漠来的时间越来越近,东圣阁的人屡次三番来劝说,希望众人离开,但基本无人理会。反而被几位直脾气的大儒或大学士骂的狗血淋头,狼狈而去。

        景国的一些人聚在一起,不断谈论此事。

        “你们说,雷家这是真心认错,还是忍辱负重,伺机而动?”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这可是圣人的话。当然,雷家改了也可以再犯。”

        “你们不要把雷家想的那般坏,雷家也是人,是人就有可能一错再错,死不悔改。”

        现场本来议论纷纷,环境嘈杂,突然,陆续有地方静了下来。

        众人立刻意识到什么,齐齐向圣院正门看去。

        就见十余人出现在正门门口,其中一位老者下着深蓝粗布长裤,上身赤着,身后背着荆条,他身后的许多人都是相似的打扮,无人穿文位服。

        众人定睛一看,这才发现自己方才看错了,那人不是老人,只是须发多处雪白,若是不看须发,此人年纪不过四十余岁,正是雷家现任家主雷重漠。

        那些认识雷重漠的人心头一震,隐隐有些同情,但随后却在心中暗叹,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雷家十余人目不斜视,在雷重漠的带领下,向崇文院的方向走去。

        这些人除了雷重漠是大学士,余者文位皆不高,大都是翰林与进士,唯有雷一顾是秀才。

        这十余人面色或庄重,或有愧色,无一人骄横,似是真心悔过。

        雷家十余人走在前方,上万“有志之士”跟在其后。

        一些孔家人的表情有些怪异,除此之外,一切正常。

        不多时,雷重漠来到方运在崇文院的住处,方家大门紧闭。

        雷重漠不以为意,从背后拿出荆条,双手横托在前,然后向大门深深弯腰行礼,其余雷家人亦随之手捧荆条弯腰。

        “罪人雷重漠,背负荆条,登门请罪,还望方虚圣严惩。”雷重漠中气十足,言辞恳切。

        一些礼殿之人轻轻点头,雷家如此,也算显现豪门气度,尽了礼数。

        方家大门大开,方大牛笑呵呵走出来,先是向雷重漠作揖,然后又向其余人作揖,道:“小的方大牛见过雷家家主。真是不巧,我家老爷夫人昨夜留宿孔家,怕是在孔家吃完早饭才能回来,请您稍候。”

        在场的人一愣,仔细一想却也释然,昨日就有消息称方运携带杨玉环拜见孔家家主,引得许多读书人异常羡慕,孔家家主虽然没有圣道根基,并非真正的半圣,但有半圣的力量和威能,凭借孔家的宝物,绝对可以力敌任何半圣。

        不过,许多人也看得明白,方运这是在晾着雷家。

        雷家其余人年纪都较大,面色不变,只有年轻的雷一顾死死咬着牙,低着头,满面羞恼,知道方运这是在报复。雷家以打不开雷家秘地为借口延迟交出宝物,方运则以见孔家家主为理由延迟接见,明显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负荆请罪本就是极为屈辱之事,现在方运就这样晾着雷家人,让雷家所受屈辱再度提高,必将会载入史册,成为许多读书人的谈资,说是遗臭万年都不为过。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