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374章 何以跃龙门?
  • 第1374章 何以跃龙门?

    作品:《儒道至圣

        不远处,西海龙宫的敖苍、南海龙宫的敖桂与北海龙宫的敖巨三头真龙聚集在一起,以三重龙力封禁四周,暗中传音。零点看书www.lingdiankanshu.com

        “一切十分顺利,龙门终究是我龙族的宝物,只要真龙大议决定,它必然会阻止任何人跃第九龙门。更何况,方运只是四海龙宫封的文星龙爵,并非龙庭册封。”

        “时间可都算准?”

        “算准了,龙门快结束的时候,组成龙门的巨龙会从头到尾渐渐活化,一旦两条龙彻底活化完成,分食龙珠,跃龙门就会结束。我们只要在活化的时候,拿出龙圣法旨,就可以获得龙门赐予暗流,跃过龙门!至于方运和其他大龙王,就怨不得我们了,为了龙族,有必要牺牲一些底层。”

        “不过,违反真龙大议,终究会被万界龙城记录在案,仅凭半圣的力量还无法完全消除。万一大监察院重现,审判万界,我们会最先倒霉。”

        “大监察院是厉害,会记录我们的罪责,但不知道多少万年才会出现。那时候,我们要么已经死掉,要么已经封圣。这种错误对半圣来说,仅仅是小错而已,无非是罚一些神物。”

        “说的也是。东海龙宫那群蠢龙,真以为我们三龙会遵循真龙大议,可笑。真龙身份至高无上,晋升半圣、大圣或龙帝的机会远远大于他们,在远古时期都有特权。方运同样可笑,自以为是文星龙爵就可以为所欲为,他的敕令对那些普通龙族来说有效,但对我们真龙的约束力很有限,除非,他能成为一殿之主。”

        “龙族列祖列宗睿智无比,怎可能让他担任一殿之主。”

        “不过,这个方运终究是一代英才,我们能遏制便遏制,不成半圣。绝不能亲自动手杀他。当然,公平的比试中战胜他或废掉他倒无所谓。”

        “那个雷重漠不错,雷家人是我们龙族的自己人,而且还悟出蛟龙文台。不能让他被方运文名压制。等跃龙门结束,我们三海龙宫就联名上奏圣院,帮助雷重漠成为下一代四大才子之首!”

        “过些日子,等他吸收完龙门中的力量,就把他送入和‘裂天殿’相连的龙脉山中。在那里不断吸收龙气,尽量提升他唇枪舌剑的力量。至于方运……杀人族虚圣,这个骂名,就算西海龙圣也承担不起,所以他一直没亲自下杀手。交给妖蛮吧,只要他敢前往北边参战,就等于自投罗网。”

        “景国北方,就是他的葬身之地,兵蛮圣的最后一计,必然会成功。”

        “若是连兵蛮圣最后一计都杀他不死。他极可能成就大儒,开始为封圣做准备,到那时,雷家断然不会容他,至于宗家,恐怕也会在暗中支持雷家,用最极端的手段毁灭他!”

        “雷家要沉住气,毕竟妖界在准备万圣神罚,现在,人族已经没有力量对抗万圣神罚。这一次,方运必死无疑。”

        “人族倒不是对付不了万圣神罚,而是要对付万圣神罚,必然要调集两界山与镇狱海等地方的力量。方运或两界山,他们必须要做出选择。”

        “远的不提,只说近的。要小心方运,我怀疑他敢违抗真龙大议。如果他敢强行跃龙门,我们三龙定要联手将他镇压,然后趁机在龙门前废他文宫、碎他文胆。让半圣也无法治愈他。”

        “不错!我巴不得他强行跃龙门!”

        “我反倒不希望他蠢到那种程度,可惜……”

        三头真龙看向方运。

        方运正出神地望着龙门。

        双龙衔日,龙门源源不断吸收一颗太阳的力量,转化成无形的威能散布整条龙门江上,凡是跃龙门的各族,全都会受到极大的好处。

        寿命、身体、魂魄等等等等都会有明显的提升。

        方运沉下心,不再执着于强行跃龙门,而是回忆自己一生的经历。

        如何才能像文天祥一样做到无愧?

        时间慢慢过去,许久之后,方运没有找到答案。

        方运缓缓抬起头,或许,答案就在前方,自己不明白,只是走得不够远。

        望着龙门,方运只觉心中空明,文宫无垢,文胆澄清,天地万物都在徐徐散去,只有龙门永恒不变,屹立在前方,仿若万界巅峰。

        许久之后,万物归来,方运又看到江水,看到天空,看到各族的妖王,看到五个小家伙正在戏水,无忧无虑。

        最后,方运盯着龙门之上的火红龙珠,在心中问自己。

        “龙舟渡学海,何以跃龙门?”

        方运愣住了,心中反复用这两句话询问自己,这两句话如同一把大锤在敲击自己的文宫,敲击自己的文胆。

        最后,方运的脑海中不断闪现一幅幅画面。

        在玉海城中,圣道之音响起,河中的鱼儿拼命地跳跃,河水一片赤红,河面上布满翻着白肚皮的死鱼,厚厚的鳞片在水中起伏。

        在学海之中,大量的文心鱼前赴后继,完全不在乎龙船可以捕鱼,完全不在乎方运手中的鱼钩可以垂钓,用尽全力跃那道龙门虚影。

        最后,方运脑海中浮现文心巨鲸的形貌,那条巨大的鲸鱼,半个身子越过龙门虚影,然后把龙船与自己压入海中。

        方运猛地一眨眼,彻底清醒。

        “那条文心巨鲸,到底跃没跃过那道龙门虚影?文心巨鲸和文心鱼,为何也要跃龙门?学海,为何生龙门?文心,为何化鱼?学海,到底源自何处?为何人族传言,学海可能与龙族有关?为何哪怕半圣也不能直接从学海捞文心?”

        方运身后冒出细密的汗水,面有惊容。

        文宫之中,文思泉涌形成的文心灯火,逐渐化为一条文心巨鲸。

        文心巨鲸之上,背负一艘龙船。

        数息之后,方运的面色缓和。

        方运微微一笑,道:“五小,你们若想有所成就,不仅要学习跃龙门,不仅要学习如何战斗,更要学习人族经典,为父不久前曾作数首诗,从劝学开始,你们好好听着。”

        “是,爹爹!”五条银色的小蛟龙立刻在前面一字排开,如同蒙童听课一样,恭恭敬敬,规规矩矩。

        “这第一首,便是《劝学诗》。”

        “富家不用买良田,书中自有千钟栗。

        安居不用架高堂,书中自有黄金屋。

        娶妻莫恨无良媒,书中自有颜如玉。

        出门莫恨无人随,书中车马多如簇。

        男儿欲遂平生志,六经勤向窗前读。”

        诗成,五条小蛟龙张大嘴巴,低着头,因为江水之下竟然出现一艘金色百丈龙船,正托着方运与他们五个一起上升。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