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338章 赌注之争
  • 第1338章 赌注之争

    作品:《儒道至圣

        雷一顾望向家主,投以求助的眼神。零点看书www.lingdiankanshu.com

        雷重漠道:“方虚圣,你吧,如何才能与一顾赌这一局,完成他未了的心愿。”

        “雷家主,我看这件事到此为止吧,你雷家与我之事,当面锣对面鼓大战三百回合,像我之前的,成王败寇而已。若是连续使用这种手段,未免太无趣了。”方运道。

        雷重漠道:“好,只要方虚圣在我雷家门口负荆请罪,我们雷家绝不会再为难你。”

        “雷家果然还是那个雷家,”方运道,“既然你们非要逼我赌,那我就赌个大的,如果我输了,血芒界的封地给雷家;如果我赢了,你们雷家从上到下全体自杀,如何?”

        “好!雷家,你们要是有种,就跟方运赌了!”敖煌立刻大喊。

        “是啊?别不敢啊,不然就是你们雷家怕了,一群没卵的宦官!”敖青岳随后跟上。

        许多龙族和水族立刻开始起哄,水族们在江中翻腾,大量的江水被扬飞到天空,化为雨水落下。

        雷家数人一时间竟然无言以对,没想到方运竟然玩的如此绝,让雷家下如此重的赌注。

        雷一顾犹豫片刻,道:“方虚圣,您这个赌注未免太重了。”

        “你一个秀才敢张口要一界的四分之一,我一个虚圣难道要不了整个雷家么?”方运反问。

        雷一顾心中升起浓浓的无奈,心道自己还是年轻,若是再过几年,或许能跟方运一较长短,但现在完全不是对手,一切意图都被方运看穿,无论是心智、学识还是阅历,差距太大。

        雷一顾轻轻握住拳头。并没有气馁,因为还有时间!

        没有人不可超越!

        连孔圣都过,如果人族后代没有人能超越他,那么表示他的圣道错了。

        雷重漠轻轻摇头,道:“方虚圣,您这是在强词夺理。您的封地,由您做主,得之弃之只在您一念间,可雷家上下的性命,却不能由我们做主。”

        方运道:“看来你们还是怕⑦⑦⑦⑦,m.▲.c■om了。你们还是不敢!若是你们有必胜的信心,必然会押上一切跟我赌!由此可见,你们雷家的意志并不坚决,你们雷家的声音并不统一,你们雷家的圣道,永远怯懦胆,永远踏不出真正的那一步。在我的面前,永远只是失败者,永远不可能战胜我!想杀我。却不用你们全族的命做赌注?哪有这么便宜的事!连全族皆亡的觉悟都没有,拿什么胜过我?一群空口儿!嗯,我又想到一个扇面。”

        方运着,竟然当众从吞海贝中取出一面空白的扇子。提笔书写。

        百岁儿。

        接着翻过扇子,再另一面写上“白毛顽童”,直骂这些人虽然活了那么多年,但都和孩童一样无知。

        “骂的好!”众多龙族笑逐颜开。一些水族也跟着起哄。

        那几个雷家人又羞又恼,在方才的一刹那,雷一顾甚至准备答应方运。用雷家所有人的生命去赌,但随后身体一寒,制止了这个念头。

        雷重漠眉头紧皱,之前雷家商量了许多对策,其中一条就是,千万不要被方运抓住把柄,否则他会一语道破,然后刀刀见血,完全不给任何机会。

        而现在,就陷入了这种局面,方运的舌头才是真正的舌剑,同样是激将法,雷一顾被方运甩出几百万里。

        敖煌突然嘿嘿一笑,道:“方运啊,你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得理不饶人!不如我们退一步吧,雷家毕竟是豪门世家,咱们不能下这么狠的手,怎么能让他们全家去死呢?”

        “哦?那你如何?”方运听得出来敖煌在帮自己,单单“得理”两个字就足以让雷家人憋气。

        敖煌道:“这样吧,让雷家用雷祖遗宝当赌注。”

        敖煌话音刚落,雷家四人面色齐变,唯有雷重漠依旧面不改色,只是右手突然握拳,目光更加冰冷。

        雷重漠冷声道:“雷祖遗宝之事,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哪怕我们雷家全部战死,也绝不能以雷祖遗宝当赌注!”

        孔英年手拂下巴长须,道:“雷家主,以老夫之见,方虚圣的封地,无论在哪方面都要胜过雷祖遗宝。”

        雷重漠解释道:“雷祖遗宝不仅蕴含莫大的威能,也是我们雷家的象征,决不允许参与赌局。”

        “看来你们几人就是来消遣我的,一赌注都没有,竟然敢厚着脸皮赌我的血芒封地,当真无耻至极,这个赌局到此作罢。”方运道。

        “吧,你要什么才肯答应此次赌局。”雷重漠道。

        颜域空突然道:“以我之见,雷家不如放弃血芒封地,换双方都比较可以接受的条件。比如,输的一方,在圣院低头认错,并宣布从此以后绝不再为难对方,否则由圣院剥夺豪门身份,并在五百年内其后裔不得参与科举,不得进入圣院,如何?”

        “这倒不错,比厚着脸皮直接要一界的四分之一好太多了。双方付出的代价相同,这才是真正的赌局。”敖青岳道。

        敖煌笑嘻嘻道:“这个赌局还差。我看,不如这样,如果方运输了,则把‘文星龙爵’理应享受的一切特权都给予雷家;若是方运赢了,那雷家要交出得自龙族的所有特权。”

        方运头,道:“不错,敖煌与域空的话深得我心。雷重漠,把两个人的条件加一起,如何?我看这次赌局很对等。”

        雷重漠嘴角微微一翘,面带冷笑,方运是文星龙爵,在龙族的特权看似很大,但只有东海龙宫认可,而且现在已经不是远古时期,龙爵的许多特权只是摆设。

        雷家不同,雷家从四海龙宫那里得到巨大的好处,有唯一的专营权,只要人族需要龙族的神物宝物或任何一件事物,那雷家就能源源不断获取分成,一直成长,直到成为一头无敌的庞然大物。

        没了龙族特权,雷家就是被拔光毛的鸽子,必然会重重摔下,后果比失去雷祖遗物更严重。

        方运面带微笑,循循善诱道:“你们在圣元大陆有龙族庇护,自然高枕无忧,不过,你们怕血芒界将会成为人族最后的堡垒,所以你们要占领先机,跟我赌这血芒封地。不过,这恐怕是你们最后一次机会获得我的帮会,重漠,我看到,你已经退缩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