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336章 虚圣的扇面
  • 第1336章 虚圣的扇面

    作品:《儒道至圣

        这一次,妖蛮除了祖神一族被龙族拒绝入内,进来的几乎都是圣子甚至大圣之子,唯有妖皇古虚的大儿子古苍是个例外。零点看书www.lingdiankanshu.com

        妖皇古虚口味特别,后宫有各种女性蛮族,而大皇子古苍就是他与象蛮人生的儿子,身高一丈,一身绿色的皮肤,头颅似象非象,嘴里外露两颗巨牙,如同缩小的象牙。

        他的双目中血芒闪烁,死死盯着方运。

        方运从敖煌的后背跳下,长长伸了一个懒腰,脸上浮现惬意的笑容,每个人都从他的表情中感受到满满的舒坦,如同刚刚做了美梦一般。

        方运拍拍敖煌的头表示感谢,然后带着残留的睡意,看着雷重漠微笑道:“第四个,你好。”

        妖蛮与水族微微一愣,因为没怎么听懂,但龙族与人族立刻反应过来,方运是在说,雷重漠是他见过的雷家第四个家主。

        满打满算,不过两年的时光。

        方运在说话的时候,仔细打量雷重漠,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观察一个人在突发状况时的反应,更有利于了解这个人。

        雷重漠年纪明明与宗尘离相仿,可相貌却显得大许多,他的皮肤远比普通读书人粗糙黝黑,外露的皮肤有几道极浅的伤疤,再过些天应该会完全消失不见。此人鬓角有几缕白发,除了显得苍老,也更显儒雅与成熟。

        在方运的印象里,这位培养出蛟龙文台、在西海龙宫历经磨难、一回圣元大陆就针对自己的人,要么有一张阴险狡诈的面容,要么是一个火爆脾气的样子。

        不过方运失望了,雷重漠的双眼如同明灯一样,不仅有神。而且有一种吸引人的沧桑,每一个看到他双眼的人,都会感到他正在讲述一个古老又新奇的故事。让人不由自主被他的魅力吸引。

        雷重漠并没有因为方运说出“第四个”而暴跳如雷,反而好似听到一件微不足道的事一样。淡然一笑,道:“若为方君,第四十个都不丢人。”

        众多人族面色一凛,雷重漠说不丢人,心态和之前的雷家人已经完全不同,之前的雷家人,一直高高在上,把方运当成一个突然崛起的寒门子弟。

        而现在。当雷重漠说出不丢人的时候,意味着雷家已经视方运为同等层次的敌人!

        如果说“不丢人”三个字是展现出雷家的决心,那“第四十个”让这份决心的力量增加了十倍。

        哪怕雷家有四十任家主被迫退位,只要击败方运也值得!这是读书人从雷重漠的话里读出的内容。

        雷重漠的语气很轻松,也很认真。

        众人心中暗叹,这位雷重漠恐怕丝毫不下于之前的那位雷越,只不过雷越主动放弃与方运争斗,也放弃了雷家,自我流放到古地,而雷重漠却学成而归。要借用西海龙宫与雷家的力量,与方运一较高下。

        方运点点头,微笑道:“有志气。加油。”

        “虚圣大人,您还没回答我之前的话。”雷重漠道。

        “我没时间讲笑话。”方运轻轻摇了一下头,仔细打量周围。

        天空湛蓝,前方的碧水滔滔涌来,白浪翻滚,滋养着龙门江两岸的绿树青草。

        “方运,你真的敢闯百重忧患谷?”颜域空向方运一招手,稳步走过来。

        “很真。来,咱俩聊聊。那几位老先生很无趣吧?”方运说着有些俏皮地看向孔家和六大亚圣世家的几位,他们都是名动一时的大学士。有的依旧名声赫赫,有的却已经隐藏在幕后。成为各古地的中坚甚至领袖,其中几位几乎随时可能突破,晋升大儒。

        那十一位大学士轻笑,知道方运没有恶意。

        颜域空立刻露出一副“你果然懂我”的样子,他虽然少年老成,可终究只是个年轻进士,置身于身份文位都高于他的大学士之中,要多不自在有多不自在。

        “小空来了。”敖煌笑着打招呼。

        颜域空白了敖煌一眼,道:“换个称呼!”

        “小颜?小域?算了,还是叫你域空吧。”敖煌连续试探发现颜域空都没有答应,顺势换掉,还老大不高兴。

        雷家人尴尬地呆在原地,现在好像完全没有他们什么事。

        雷重漠看了一眼雷一顾,目光纹丝不动。

        雷一顾轻咳一声,向方运作揖道:“学生雷一顾,见过方虚圣。”说完深深弯腰。

        “不错,很有礼貌的孩子。”方运轻轻点头,老气横秋得如同老头子。

        雷今年十七,与方运同岁,听到方运用这种语气说话,只觉胸口憋闷,可偏偏没法反驳,毕竟人家是虚圣,是翰林。

        雷一顾露出稍显尴尬的笑容,道:“听方虚圣之言,认为我们在评说人族才子是说笑话?那么学生想问一问,您觉得自己是否能跃过第九道龙门。”

        “我会全力以赴。”方运的回答干脆利落,语气中没有太多的坚定或雄心,只是寻常心。

        雷一顾笑道:“不愧是方虚圣,如此看来,您信心十足啊。不过,在下认为,您跃过龙门的可能性并不大。”

        “我在家里吃饭,你爬我家墙头上说我煮的米不香,管得够宽的。”方运缓缓拿出一把新扇子,展开白纸黑字的扇面,轻轻扇动。

        在他展开扇面的一瞬间,敖煌笑喷,大多数人族与龙族都在发笑。

        上面赫然写着四个大字。

        “废话大儒!”

        随后方运又把扇面翻过去,那面还有四个字。

        “碎嘴阁老!”

        众人笑得更厉害。

        颜域空笑着问:“你准备了多少把扇子?”

        方运一边扇一边道:“前些日子休息的时候,随手写了几十把,当时就想,千年之后,必然成为顶级的收藏品。”

        “都拿出来让我看看。”颜域空十分期待。

        “我也看!”敖煌更急切。

        “不给看。”方运不理两人,自顾自扇着,自顾自抬头看向天空那一朵朵藏着龙族王者的白云。

        雷一顾用微笑掩饰脸上的尴尬之色,道:“方虚圣您防备之心太强,我一个秀才而已,又能如何?我只是想说,您一定跃不过龙门!”

        颜域空脸上的笑意消散,看着雷一顾,道:“你想说什么就说吧,何必拐弯抹角?你都爬到墙头,当我们真以为你只是想说米不香?”

        敖煌尾巴乱甩,斜眼看着雷一顾,道:“谁说不是呢。有屁就放,憋那么久,拐了那么多弯,从嘴里飞出来,我们还以为你早上吃了不该吃的东西。”.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