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325章 景国贺喜,嘉国戴孝
  • 第1325章 景国贺喜,嘉国戴孝

    作品:《儒道至圣

        一路上,方运的官印不断收到传书,但方运没有打开,准备大婚结束再说。零点看书www.lingdiankanshu.com

        方运身后除了皇室派遣的礼官侍卫,还有大量的方家人以及好友,尤其是圣墟友人,全部都跟在后面,正商量着损招坏招闹洞房,商量到最后,发现方运地位太高,万一闹洞房失了分寸,必然会被礼殿的那帮老家伙斥责惩罚,不如放弃。

        从济县来的方家人格外高兴,满面红光,有几位族老牙都掉光了,可不停地说着“光宗耀祖”,老脸笑成一朵花。

        方运身为新郎官,一直骑着龙马,而敖煌就在半空,显现龙王真身,体长二十余丈,让迎亲车队更显威势。

        抵达玄武大道,再走一段距离就到皇宫门口,方运面色出现细微的变化,随后侧耳倾听,露出疑惑之色,很快恢复正常,没有太过在意。

        在方运数丈之后,方运的圣墟好友们聚在一起,脸上依旧面带笑意,但眼中时不时泛着几点寒光,而且他们除了在一开始低声说了几句,全都开始暗中传音。

        “雷家人好大的胆子!”

        “家主雷傲认罪自杀也就罢了,雷家竟然在这个时候设下灵堂,并逼迫嘉国国君下圣旨要今日全国戴孝,谁敢为方运庆祝,哪怕是放鞭炮、挂红灯笼或贴喜联,都要按照大不敬之罪严惩!虽说虚圣家族的家主去世,雷家有权这样做,但今日是方运大喜之日,如此做实在太无耻!”

        “简直不要脸至极,此事断不能让方运知晓,等过了今天,明日再告诉他。”

        “该死!雷家人已经在论榜发布雷傲身死今日举行葬礼的消息。方运今天只要看论榜,必然会知晓此事。”

        “雷家简直令人作呕!”

        “雷家已经选出新任家主,就是那个娶了西海龙宫公主的雷重漠,他会亲自主持雷傲的葬礼。据说,在方运大婚之日举办葬礼,就是这个雷重漠的主意!”

        “为了给方运添堵。他们简直无所不用其极!对了,我还听说,他们已经查到,雷家一位大儒的忌日与方运的生日在同一天,以后只要方运过生日,他们就祭拜那位雷家大儒。这也是那个雷重漠出的主意!真是太恶毒了,这几乎等于在诅咒方运去死。”

        “但我们偏偏拿他们雷家毫无办法,他们没有违反任何礼法。”

        “这个雷重漠,果然恶毒!怪不得能在龙族战界修炼。据说连镇海龙王都称赞他,说十年后,他自己都未必是雷重漠的对手。雷重漠如果不升大儒,必然会成为下一代四大才子之首!”

        “现在已经过了正月,人族就要评选新一代的四大才子!雷重漠这么做,如何配当四大才子!”

        “四大才子虽涉及品行,但雷重漠如此做,算不上德行有亏。评选之时,没办法把这件事算上。如果不出意外。雷家人会全力把雷重漠扶上四大才子宝座,为雷家争光。雷家对他的看重,仅次于雷家那位文宗。”

        “我们如何反击?”

        “除了去论榜指责,还能如何?此次雷家的手段虽然下作,但也算得上高明,家主身死。谁能阻止他们祭奠?”

        “跟吞了苍蝇一样恶心!”

        “雷家如此,是要遭报应的!与方运有仇的家族也不算少,但卑劣到这种地步,只有雷家!”

        “这个雷重漠,主修兵家。辅修杂家,手段极为了得,有他当家主,方运在成大儒前,日子怕是不会太好过。”

        “我家里的一位大儒说,雷重漠如此,除了为雷家复仇,也是在激怒方运。”

        “哦?为何如此说?”

        “方运正式在圣院修习,实力必然会暴增,尤其是他竟然能破坏磨砺剑壁,那是何等可怕。接下来,方运要去其他圣地,为了避免他成长过快,所以要在这时候激怒他,让他难以静下心神。除此之外,过几天就是跃龙门的大日子,只要方运心绪不定,跃龙门的过程中必然失误。而跃龙门,不止是方运与雷重漠之争,也是四海龙族之争,甚至会有万界其他种族加入,包括古妖!”

        “古妖与龙族为敌,为何能跃龙门?”

        “我们孔家人倒是知道这件事,据说当年龙族与古妖大战,一支龙族不敌,眼看就要被灭族,古妖一位祖帝突然停手,说他可以放了那支龙族,但前提是那支龙族使用龙族秘法,允许部分众星之巅的古妖进入龙门。最后,那支龙族的大圣答应,安全逃亡,随后那尊龙族大圣自杀以谢龙界。”

        “龙族竟然也有贪生怕死的?”

        “嘿嘿,你们猜猜,那位大圣的后代怎么样了?”

        “如何了?”

        “那位龙族大圣的后代,如今执掌西海龙宫。”

        “原来如此……”

        “总之,等明日咱们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方运,让他千万不要被雷重漠激怒。”

        “不好说啊,你结婚的当天,邻居家摆灵堂设葬礼,满地白纸钱,哀乐阵阵,你能忍得住?”

        “我忍不了!”

        “所以啊,让方运保持平静太难了!万一他做出过分的举动,被雷家找到把柄,反而不妙。”

        “不,方运虽然会被激怒,但绝不会授人以柄。我敢说,雷家此举,会成为祸根!原本方运恐怕只是想惩罚雷家少数人,现在自己大喜的日子被雷家如此侮辱诅咒,他必然会恨上整个雷家!一旦方运封圣,雷家必然大祸临头!”

        “未必啊,雷家有传说中的雷祖,又有其他三海龙宫鼎立支持,半圣全力出手,都动不得雷家。”

        “唉……我相信方运会有办法的,不能让雷家骑在头上……”

        “不得说这种话,万一明天说漏嘴刺激到方运,后果不堪设想。”

        “看,到皇宫门口了,就当不知道此事,一起高高兴兴过完今天。”

        “对!”

        圣墟友人们停止暗中传音,神色又恢复了正常,开始说说笑笑。

        很快说到年轻的颜域空,各种调笑,素来淡泊的颜域空也红了脸,颜域空实在顶不住,又把话题往方运身上引,成功解围。

        抵达皇宫门口,方运翻身下马。

        就见皇宫正门两侧站立着人族各地的来宾,仅仅身穿紫袍的大儒就超过五十位!

        放眼望去,青衣大学士超过两百位,而白衣翰林和进士多不胜数.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