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318章 磨砺剑壁
  • 第1318章 磨砺剑壁

    作品:《儒道至圣

        一刻钟很快过去,方运消耗的才气立刻补满,眼前的大殿突然快速变化,很快变成一处四四方方毫无装饰的大厅,空间封闭,没有门窗。∷∷,

        正前方的墙壁与其他三面不同,更加平整,不像其他三面的墙壁凹凸不平,而且,上面有两千个格子。

        那个宏大的声音再度响起。

        “翰林第一殿,‘磨砺剑壁’,你要外放唇枪舌剑,在前方的磨砺剑壁上写满两千字。在这个过程,会有妖蛮陆续出现,在被妖蛮杀死前写满三千字,即可通过翰林第一殿。”

        在这个声音说完的一刹那,方运心中看出几个要点,并迅速整理总结。

        “第一,我离磨砺剑壁足足有五十丈,这个距离让我对舌剑的控制力度大大降低,写满两千字会很慢。”

        “第二,磨砺剑壁非常坚硬,一不小心,我的舌剑就会断裂,所以要慢,要缓,一旦支持不住必须休息。我没有经验,又用惯了强大的真龙古剑,新舌剑恐怕会在中途崩碎。”

        “第三,妖蛮出现,我必须要使用战诗词展开攻击,这里不能一心二用,战斗会大幅度减缓刻字速度。杀妖蛮耗费的文胆或才气太多,便没有力气刻字;把精力放在刻字上,就可能被妖蛮杀死。平衡!如何在才气、刻字与战斗之中找到平衡,将是第一殿的关键。”

        “第四,我文墨和军功太多,闯个几万次都绰绰有余。而这翰林殿专门寻找读书人弱点纰漏,宁可失败,也不能快速通过。翰林殿的作用是查缺补漏,我能闯过第一殿和完美闯过是两码事。”

        “第五……”

        方运在脑海中迅速总结。然后口吐唇枪舌剑,并向前走,想靠近磨砺剑壁,结果前方被无形的力量挡住,舌剑可通过,但身体过不去。

        “看来是不让接近磨砺剑壁。”

        方运一边指挥舌剑冲向磨砺剑壁。一边观察四周,发现目前还没有妖蛮。

        舌剑很快抵达磨砺剑壁,方运略一犹豫,心中浮现许多名家的字体,这些年自己勤练柳公权的字体,就是因为柳公权字体云衡瘦硬,不如颜真卿厚重遒劲,不会被人怀疑。

        现在经过多年磨砺,自己又是虚圣又是血芒之主。阅历非凡,再学颜体不会被怀疑。

        于是,方运以舌剑为笔,开始书写颜真卿的《颜勤礼碑》,此碑文乃是颜真卿六十岁所作,堪称大成之作,也是后人学习颜体必练之文。

        此碑文端庄雍容,雄厚健阔。巧拙相生,用来刻字最适合不过。

        关键这里是翰林殿。众圣不能偷窥,碑文内容哪怕涉及华夏古国也不会出问题。

        “唐故秘书省……”

        这篇碑文是颜真卿六十岁的时候,为曾祖父颜勤礼作传立碑,碑文如史,记录了颜勤礼以及起后代的生平,乃是不可多得的佳作。

        颜真卿的书法本来就以浑厚见长。碑文更要雄健,而此文又有史韵,重上加重,方运只写出寥寥几字,一股磅礴雄浑的气息便从磨砺剑壁上散逸。

        方运嘴角浮现喜色。没想到以剑当笔在石壁上直接雕刻,竟然能让自己更容易领会颜体真意,无论是构字还是落笔,方运本能地感到比用毛笔更得心应手,只不过,初学颜体,多有瑕疵。

        方运徐徐书写,眼前竟然浮现一个奇怪的场景,一位六十余岁的老者手持毛笔,在石碑上书写,笔头入石,字字深陷,神乎其神。

        方运恍然,若圣元大陆真有颜真卿,凭借其才气、笔力和书法境界,真可能手持毛笔,入石三分。

        突然,离乱的脚步声响起。

        方运仔细一看,就见一头狼妖将率领一百狼妖兵冲了过来。

        “呜嗷……”

        百头狼妖先是齐齐仰天嘶吼,然后直冲过来。

        方运正要痛下杀手,心思一转,写完一个字后,立刻出口成章,连诵《易水歌》和《送荆轲》,唤出连诗刺客,之后又唤出白马豪侠与白马将军。

        三位战诗生灵即便没有得到各种宝光的增强,实力也强于普通的妖帅。而且,三头妖帅没有大开杀戮,而是慢慢与狼群周旋,让狼群没有办法攻击到方运,同时又不至于死得太快。

        有三头战诗生灵在,方运便丝毫不受干扰地继续书写。

        方运并不赶时间,甚至都不想通关这第一殿,所以书写得很慢,很认真,不仅要领会颜体精髓,更要理解碑文内容,还要兼顾其他方面。

        在写到一百字后,方运感到这碑文散发的气息更加厚重,自己写起来非常吃力,舌剑甚至有些许震动,若再下笔,舌剑必碎。

        方运立刻停笔,让舌剑休息一阵,心道这可是楷书四大家之首的颜真卿的大成之作,一旦学有所成,怕是会有些许异象,这破剑吃不消实属正常。

        方运此刻无比想念真龙古剑,如果以真龙古剑书写《颜勤礼碑》,必然挥洒自如,流畅无比。

        不过,方运神色一动,遗憾之色立刻消散。

        “真龙古剑有真龙古剑的好,但这破舌剑有破舌剑的好!因为这舌剑太破,我操控较差,才能更深刻体悟颜真卿‘拙巧并重’里的‘拙’,若是使用真龙古剑,尽得‘巧’,未必能感悟到‘拙’的真意。更何况,此剑越笨,暴露出我的控剑与书法问题越多。平时我自己甚至别人察觉不到的瑕疵,会被这破舌剑放大成千上万倍,足以让我发现!善!”

        方运想通其中的关键,笑容满面。

        那百头狼妖还剩三十余头,方运始终不让战诗生灵杀光,写到三百字之时,磨砺剑壁后冒出新的狼妖。

        那是一头狼妖帅率领一百头狼妖将,敌人的实力暴增百倍!

        这一次方运依旧不在乎,三头战诗生灵足以胜过它们,自己继续刻字。

        写到一千字后,磨砺剑壁之后又冒出一头狼妖侯和十头狼妖帅。

        方运张口朗诵翰林战诗《月刃行天》。

        “月黑雁飞高,妖王夜遁逃,欲将轻骑逐,大雪满弓刀!”

        由于没有三境《风雨梦战》形成的大雪,这首战诗的力量稍弱,但最后依旧凝聚出强大的月刃,贴着地面嗖地一声飞过去,重创妖侯。

        《月刃行天》在翰林战诗词之中,杀伤力名列前茅!

        这一头妖侯加十头妖帅足以让巅峰进士束手无策,足以让新晋翰林手忙脚乱,但方运经验丰富,写一阵便战斗一阵,受到的影响微乎其微.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