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315章 掌中一界
  • 第1315章 掌中一界

    作品:《儒道至圣

        方运双目紧闭,缓缓抬起手臂,五指向上微微张开,手中好像托着无形之物,在手掌与肩齐平时,方运的手臂停下。

        一息,两息,三息……

        过了数息,没有任何变化。

        “故弄玄虚!”翁实冷哼一声。

        宗甘雨则直视颜宁山,道:“半海先生,请进行弹劾方运表决!他……”

        宗甘雨的声音突然戛然而止。

        方运的手中外放出一根根湛蓝色的线状光芒,密密麻麻的蓝色光线迅速旋转,遍布整座众议殿。

        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蓝色光线如同一支支光芒之笔,又如同光芒织布机,在半空中织就立体的山川河流、大地城池,甚至在大地之上织成日月星辰,徐徐运转。

        不过几息后,一座接近圆形的半透明大陆的立体地图出现在众议殿。

        这片大陆被四方海水包围,自然环境与圣元大陆有相似之处,但地脉、河流、植物、城市等细处却与圣元大陆有很大的差别。

        这蓝色的立体地图分毫毕现,无论是忙碌的民众,还是读书的士子,无论是随风而动的植物,还是捕猎的动物,甚至可见一粒沙,一点尘。

        在场的大儒与大学士若仔细看,甚至能看到每座城市里每一个人的表情,而这些人虽然和立体地图一样是半透明的,可却宛若活物,各行其是。

        卫皇安看着湛蓝色的立体地图,自言自语道:“这不是血芒界吗?”

        颜宁山骇然,道:“此乃掌中一界,圣人手段啊!”

        全场皆惊。

        翁实失声道:“绝不可能!方运怎会封圣!这绝不是掌中一界!”

        陈铭鼎喃喃自语:“这便是掌中一界,我亲眼见陈祖用过。”

        “西圣陛下在两界山展示过,这的确是掌中一界!此界,理当是血芒界!”守界大儒陈奔道。

        “咦?怎么有几位圣元大陆的大学士,你们看,血芒界西方,这些大学士正在猎杀妖蛮。”姜河川指向血芒界西方妖蛮所在。

        “那不是梅未吗?那是唐鼐。他们怎会在血芒界?莫非……”

        “方虚圣。若这真是掌中一界,可否解惑?”颜宁山看着方运。

        方运微笑道:“雷家、宗家和翁家等二十四人,以宗国公宗甘洺为首,手持‘不罚圣卷’投入血芒界。”

        “可那里只有十四人。”颜宁山说完。神色一变,在场的大儒与大学士皆是聪慧之人,瞬间明白了缘由。

        方运继续道:“他们欲行不轨,可惜一部分人被血芒意志降下天雷劈死,另一部分人戴罪立功。发誓永留血芒界。”

        显然,那十人全被血芒意志诛杀!

        宗甘雨的头发突然根根树立,怒气勃发,但随后垂下,仿佛什么都没发生。

        宗甘洺是他同父异母的弟弟。

        翁实怒道:“人族十位大学士阵亡于血芒古地,理当敲圣钟,由众圣降临血芒界,查出真相!”

        “真相我已经说过,接下来,本圣便说一下初步的布局。”

        方运的右手托出一界立体地图。左手则指向中央那莽莽斧山,道:“斧山乃是血芒界万宝之源,里面有着无穷无尽的神物,这片山脉孕育这一界两成的神物。此地……”

        方运伸指一点,就见那里出现一座城市虚影。

        “工家理当在此建城,把斧山的一切神物以及铁矿木材等原始资源转化为机关,转化为人族所需。整座山,已被本圣圈禁,外人不得入内。”

        方运说话间,手指在半空虚画。地图上立刻出现红色的大圈,包围斧山。

        “此城未有河道,所以请工家大儒手持郦圣《水经注》,开辟一条大运河。”方运手指在半空一划。一条大江突然凭空出现,从西面引出,路过那座城市,直入东海。

        “咦?这两道八字形的山脉格外奇怪,两条八字山脉的交叉处,竟然有一座完全建的雄伟巨城。远在各国京城之上,几乎可与孔城比肩。”

        “那是聚云城,我为报答云照尘等云家人,把那里定为血芒界第一城。”

        方运说完,在场所有人的心重重震了一下。

        这个时候,一些学识渊博对寻古有所涉猎之人,已经猜到方运的身份,但是,那个身份比虚圣更高,他们难以相信。

        “这两座山脉正好从中央分别向正东北与正东南延伸,直达海边,分毫不差,明显是有人故意而为,目的何在?”

        “当日,本圣曾言,尽取东方,两山之间,乃方家封地!”

        若是没有掌中一界,方运说出这番话,必然会成为众矢之的,不要说杂家雷家,哪怕原本站在方运一边的大儒们都会呵斥方运,一个虚圣也不能在血芒界跑马圈地,半圣都不能!

        但是,现在方运说这话,连宗甘雨与翁实等方运的死敌们都没有开口指责。

        在方运说出“尽取东方”的时候,他们本来想破口大骂,讥讽方运,可等方运说完,他们却突然失去了反驳的勇气,突然想起两界连通,意识到方运的身份恐怕已经不再是虚圣那么简单。

        众议殿鸦雀无声。

        卫皇安得意洋洋,学着之前方运的样子展开扇子,快速扇动,笑看那些站起来的大儒、家主或国君,目光里充满了戏谑。

        “您……已经成为血芒之主?”颜宁山试探着问。

        方运微微一笑,轻轻点头。

        满座皆惊。

        远在旁听席上的孟静业、荀平洋和曾越等人恍然大悟,如果是这样,那之前方运死而复生就说得通了。

        一界之主在本界之内,只要寿命未到,便无敌天下,不可能被杀死。

        不止孟静业等人想通,在场的人也同样想通了许多事。

        为何众圣没有圣议而是放权给众议,因为众圣不知道如何对待一位血芒之主,所以让众议殿试探方运底线,毕竟,众圣不可能亲自出面与方运商量,不是不屑,而是地位决定,礼法使然。

        为何方运用退出圣院威胁众圣便否决那项议案,那是因为方运若退出圣院,圣院将对血芒界彻底失去控制,没了方运,此次众议根本就是笑话。

        为何方运说为血芒大学士要四个阁老席位不是为了掌控血芒界,因为方运是血芒之主,早就掌控血芒界!

        宗甘雨等众多人目光呆滞。

        翁实身为堂堂大儒,突然跌坐在蒲团上。

        什么弹劾阁老,什么对抗众议,必将沦为百世笑柄。

        直到此刻他们才明白,为何从头到尾方运都没有流露出哪怕丝毫的惊慌或忌惮。

        因为,方运是血芒之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