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314章 对抗众议!
  • 第1314章 对抗众议!

    作品:《儒道至圣

        身为主持者,颜宁山表情一滞,然后静静地注视着翁实。

        颜宁山的双目中似有淡淡的微光,一道道奇异的气息自他身上散发。

        众议殿的万千读书人面露惊色,那是“仁德”的气息,如同一把尺子,在衡量所有人。

        一些大学士急忙把目光从颜宁山身上移开,只有大儒目不转睛。

        翁实直视颜宁山双眼,紫袍鼓荡,衣袍之内似有大风起伏,双目之中浮现黄澄澄的官印,镇压诸国。

        不过,两个人的力量一旦扩散到身体一寸外,立刻被无形的力量吸收。

        “翁实,弹劾一族虚圣、一殿阁老,需证据确凿,事关重大,非是儿戏,你可要考虑清楚!”颜宁山的声音仿佛从群山之中飞来,厚重辽阔。

        其余五大亚圣世家家主亦抬起头,齐齐望向翁实。

        六大亚圣世家虽有矛盾,但此时此刻需共同进退。

        颜宁山前日推举方运为血芒殿阁老,今日翁实与杂家就要弹劾,这不仅仅是针对方运,也是在质疑颜宁山,甚至有挑战六大亚圣世家权柄的嫌疑。

        在六大亚圣家主的注视下,翁实汗流如注,额头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冒着汗水,徐徐流淌,紫袍竟然在几息内因被汗水打湿而变色。

        翁实流着汗,坚定地道:“老夫不仅要弹劾方虚圣,还要以众议殿成员之身,启动重议!血芒大学士担任阁老,有违圣院规矩,有违人族礼法!若不重议,我,谷国翁实,将对抗众议!”

        完,翁实缓缓站起。

        “若不重议。庆国宗甘雨,将对抗众议!”

        宗家家主宗甘雨起身,声如惊雷,衣带引风。

        宗甘雨身影突然变得异常高大,如万丈高山,巍峨雄壮,一山在立,天地两分。

        众人大惊,没想到宗甘雨的实力竟然如此强,已经天命加身。

        “若不重议。谷国司马澜,将对抗众议!”

        谷国司马家家主起身。

        ︾︾︾︾,m.↗.co■m  “若不重议,庆国宗文雄,将对抗众议!”

        “若不重议……”

        一位又一位大儒起身,一位又一位家主起身,不多时,庆君与谷君也站起!

        不到半刻钟,整整上百人站立,要对抗众议。

        这百人之力远胜一国。紫衣黄袍,如百山耸立,直冲云霄,俯视八方。

        颜宁山面色发青。在自己主持的众议中,竟然发生上百人对抗众议的情况,对自己和颜家都有不的负面影响。

        此情此形,人族前所未有。

        上百人形成强大的威压。在场诸多人只觉肩头沉甸甸,呼吸不畅。

        许多人都坐云雾,之前众人还担心方运对抗众议、退出圣院。现在倒好,方运没做到的事情,上百人联手做出。

        颜宁山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头怒火,此事稍有不慎,就可能造成圣院分裂,为人族埋下祸根。

        景君吓得缩回太后的怀里,惊恐地看着那些站起来的紫衣皇袍们,心生惊惧,他本能地望向方运,希望那个无所不能的方虚圣可以帮他。

        方运八风不动,稳坐桌案前,慢慢拨开橘子皮,慢条斯理把一个又一个橘子瓣放入嘴中,偶尔露出酸到牙的表情。

        “嘿嘿……”景君看到方运被酸到的模样,开心地笑起来。

        方运扭头看向景君,旁若无人地把一瓣酸橘子抛过去,准确地落在景君手中,然后一抬下巴,示意他吃。

        景君撇撇嘴,露出一副不要当人是傻子的表情,用胖手捏着橘子瓣举起手臂,穿过面纱下摆,把橘子瓣塞到太后嘴里。

        似是发觉橘子酸到太后,景君捂着嘴坏笑起来。

        少数人看到这一幕,差翻白眼,不愧是虚圣,胆敢在众议殿调戏一国之君加一国太后,完全不把那上百紫衣皇袍放在眼里。

        不过,大多数人没有关心方运。

        “荒唐!你们是要造反么!”姜河川厉声呵斥。

        “和为贵!此事并非不可化解,双方各退一步,如何?”笨大儒田松石叹息道。

        翁实冷笑道:“今日之事毫无回旋余地!方运妄图断我杂家圣道,意图掌控血芒一界,违背人族礼法,颠覆圣院秩序,我等再退一步,便会落入万丈深渊!”

        颜宁山深深呼吸,道:“诸位,可否冷静片刻,事关重大,从长计议。”

        翁实已然豁出去,怒道:“若不是你偏袒方运,何至于到如今的地步!你身为此次众议的主持者,难道也分不清轻重缓急吗?你提议他为血芒阁老、法殿掌院之时,为何不冷静?为何不从长计议?”

        颜宁山冷哼一声,双目仿若浮现两座冰山,目光寒气袭人。

        “翁实,你很狂妄啊!”方运一抬头,目光如电,刺破长空。

        “我翁实自认为规规矩矩,未行僭越之事。反倒是您这位虚圣,抱怨众圣,甚至以退出圣院威胁,逼得众议沦为废纸,逼得众圣两次否决!狂妄的是你,不是老夫!”翁实怒视方运。

        “我是年轻人,人不狂妄枉少年,再加上一肚子气,情有可原。我方运一没刺杀你们,二没派人抢夺你们家财产神物,三没焚毁封禁你们的诗词文章,四没心安理得瓜分你们的祖业地盘,你们怎么像被踩了尾巴的猫妖一样吱哇乱叫?”

        方运着,扫视所有站立之人。

        宗甘雨俯视方运,傲然道:“方运儿,老夫问你一句,是否退出血芒界,从此以后,不再染指!”

        “血芒界是你家的?”方运好奇地问。

        “血芒界属于人族,属于圣院,你一翰林,安敢专权!”

        方运双手按在桌案之上,上身挺直,缓缓问:“我给宗圣留体面,你宗甘雨不要是吧?”

        “放肆!”多位宗家人大喝。

        宗甘雨一抬手,止住喝骂之人,声色俱厉道:“辈方运,怎能乱提半圣,以为我宗家奈何不了你吗?”

        “嗯,我就是如此以为。”方运眼神无比诚恳。

        宗甘雨冷冷一笑,道:“方运,我不与你做口舌之争!你若不想当三日阁老,若对圣院与众圣还有一丝敬畏,就应当抛下私心,推翻阁老入选条件!圣院殿阁,不容宵把持!”

        “的确,血芒界容不得你们这些宵把持,所以血芒一界,由本圣掌控!”方运着,缓缓抬起右臂。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