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305章 打一顿就好了
  • 第1305章 打一顿就好了

    作品:《儒道至圣

        “方虚圣,您何必赌气?您还是太年轻,难当大任啊!”司马世家家主轻声叹息。≥,

        在场的众多人露出遗憾之色,没想到事情会闹到这种地步。

        翁实朗声道:“那就需要判断,是一位虚圣重要,还是一界重要!在下看来,方虚圣不下于半界,但比起一界来,还要差得远!半海先生,我建议现在就进行众议表决,由众议殿决定是否允许血芒大学士担任阁老之位!”

        还有人想继续开口,但颜宁山视而不见。

        过了好一会儿,颜宁山才看向方运,道:“方虚圣,方才之言,我看就当气话吧。现如今的形势,想必您与老夫一样清楚,这众议殿,不可能允许血芒人担任阁老。老夫以普通大儒身份提议,只要血芒界出现一位大儒,可以马上担任阁老,如何?再过多年,哪怕血芒殿的阁老完全由血芒界大儒担任都不成问题。”

        方运依旧自顾自喝茶,没有开口。

        颜宁山轻叹一声,道:“现在诸位可任意发言,最好能让方虚圣回心转意。”

        众人知道颜宁山这是在帮方运,给方运足够的时间考虑,只要收回之前的话,众人就可表决。如果方运继续坚持,表决一旦结束,方运只能退出圣院。

        人族不可能为一个虚圣放弃一界。

        单间虚圣退出圣院,足以在人族身上撕开一道口子。

        退出圣院,不仅仅是不在圣院任职,还要交出虚圣的封号!

        一旦方运决定退出,人族将只有济王方运,不再有虚圣方运!

        一旦没了虚圣封号,方运将只是景国济王,随便一个大儒都能轻易拿捏,甚至于。半圣世家若派人刺杀方运,只能按照刺杀翰林来量刑,和刺杀虚圣的量刑有着天壤之别。

        从此以后,方运无法享用圣院的一切好处,哪怕有再多的名篇,也只有文名而无实权。

        得不到圣院的帮助,晋升半圣的可能性为零。

        笨大儒田松石苦笑道:“老夫去景国勤王诛邪,本以为够冲动了,可跟方虚圣比起来还差得远。河川先生,您劝劝方运吧。”

        “是啊。姜河川,你与方运交好,快劝劝他!这个混……可气死老夫了!”礼殿大儒巫九气得差点说出“混账小子”,几乎违礼,可见气成什么样。

        “河川,别在那里坐着!”礼殿大儒云骆也催景国文相姜河川,他和巫九一样,之前都帮过方运,不愿意看到方运误入歧途。

        若是别的天才要退出圣院。比如颜域空,这些大儒必然会斥责,可方运地位太高,他们没办法斥责。只能求助与方运亲近之人。

        一些景国大儒也露出为难之色,不知道该不该劝说方运,就算开口,也只能在姜河川之后。于是他们全都看向姜河川。

        姜河川呵呵一笑,道:“方运只说退出圣院,又没说退出景国。他在圣院受了气。我们景国娘家人怎能继续让他受气?在这件事上,老夫支持方虚圣!一群食古不化的老顽固,方运既然说血芒人能当阁老,自有他的道理!你们治理一地比得过方运,还是诗词文章比得过方运?呵呵,在场的大儒,谁能斩妖皇一命,来,站出来让老夫瞧瞧!看,一个都没有!”

        “河川你……”

        众人被说的无言以对,可又不甘心。

        庆君轻叹一声,道:“庆国与景国虽有嫌隙,但朕终究是人族一员,不忍见虚圣脱离圣院。赵太后,劝一劝方虚圣吧。”

        武君道:“庆君虽然不是东西,但这话没错。”

        此话一出,有的人装作没听到,有的人翻白眼,有的人抬头望天,有的人暗自发笑。

        庆君面色不变,完全是一副什么都没听到的样子,城府极深。

        武君身形高大,相貌英伟,身穿明黄色龙袍,却完全不把自己的话当回事,继续吃自己的水果,还拿了一个递给身边六十许的云君,云君笑呵呵收下。

        庆国、武国与景国,三国纠缠多年,启国与武国结仇最深。

        一时间,众议殿竟然没人说话。

        武君吃完水果,笑呵呵道:“朕没文位,读书不多,就喜欢打打杀杀,说话粗俗,但话糙理不糙。”

        最后一句又惹得许多人暗笑。

        庆君依旧装没听到,一些庆国的大儒与大学士则不悦地看着武君。

        武君继续道:“赵太后,你就劝劝方运吧,听说你小姑子赵红妆跟方运关系匪浅,以后说不定能成亲家,这时候你不出面谁出面?”

        武君身后的武国大儒齐齐扭头,一副不认识武君的样子,这可是众议殿,堂堂武君怎么跟媒婆似的。

        面纱后的景国皇太后轻叹一声,道:“哀家非是读书人,懂的不多,只知道,方虚圣是人族的虚圣,也是我景国的虚圣。接下来的表决,哀家劝不了别人,但想对景国大儒说一句,圣院可以不要方虚圣,但景国人不能不要方运!渊儿,你要不要帮方虚圣!”

        “要!”景君赵渊用力一点头,大声说出,清脆的声音在众议殿中回荡。

        孩子的声音牵动许多人的心弦。

        大儒周晴天淡然道:“既已得血芒界,血芒殿几个阁老席位无足轻重。”

        陆续有几个大儒开口,但大多数人都没有支持方运。

        几乎所有大儒和家主都轻视血芒人,甚至敌视,因为三大叛徒古地已经与圣元大陆积累了难以化解的矛盾,更何况,几乎每个人都想让圣院牢牢掌控血芒界,不允许出一丝意外。

        翁实道:“此事不是几个阁老的问题,而是一界的问题!若血芒界只是普通一界,老夫恐怕也会被方虚圣说服,但血芒界乃是万界中唯一可以维持人族繁衍的一界,也是人族最好的避难之地,绝不能有分毫差池!血芒殿的阁老,必须由圣院大儒担任!”

        翁实的话引来许多大儒的赞同,明显比赞同方运的人多。

        “你们可要考虑方虚圣退出圣院的后果!”卫皇安忍不住道。

        翁实呵呵一笑,道:“家里的孩子淘气,打一顿就好了。”

        “是啊,有些孩子太淘气,打一顿就好了!”卫皇安冷笑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