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301章 竹牌表决
  • 第1301章 竹牌表决

    作品:《儒道至圣

        杂家众人面面相觑,这才意识到方运的高明之处。

        方运一开始的目的就很清晰,联合各家入主血芒界,但斩断杂家伸向血芒界的手。不过,如果方运直接以最激烈的措辞阻挠,或许会起到反作用,可方运却突然以神来之笔提出“刑法分离”,有极高的可行性,让众人觉得方运的非常有道理,从而达到爱屋及乌的效果,让人觉得方运之前的都有道理。

        这种手段一出,杂家有种无从下口的感觉,因为若要驳倒方运,首先要反对刑法分离,可一旦反对刑法分离,稍有不慎就会涉及圣道之争,礼殿和部分法家人必然会展开反击。

        若有足够的时间,杂家众人完全可以化解方运的手段,但时间并不充裕。

        最大的问题在于,连杂家都觉得方运刑法分离的方案很有可行性,拿血芒界当试验田最合适不过,没有充分的理由反对。

        毕竟方运在殿试的时候做出的种种革新虽然匪夷所思,但凡是短期内可以验证的,都取得极好的成果,质疑之声越发稀少。

        不多时,等众人讨论差不多了,颜圣世家家主颜宁山叫停休息,让大家继续商讨如何治理血芒界。

        颜宁山微笑道:“老夫主持此次众议,自当不能辜负众圣的厚爱。诸位讨论如此久,应该定下一些议案。现在老夫开始第一项表决,是否允许圣院建立血芒殿,专司血芒事务。”

        颜宁山完,所有列席之人的面前出现一团淡淡的光华,随后凝聚成一片竹牌,落在桌案之上。

        “若书写‘可’。则表示赞同成立血芒殿;若写‘否’,则反对成立血芒殿。”颜宁山道。

        许多人轻轻头,表示认可颜宁山的这项表决,众议不能只是唇枪舌剑,还必须要有实质性的表决,身为主持者。不仅要倾听,更要控制众议的走向,不能脱离众议的初衷。一项一项逐步表决是解决问题的最好方式。

        方运提笔在竹牌之上写上“可”字,收起笔,就见竹牌嗖地一声飞到高台之上,背对众】】】】,m.≮.c@om

    人,悬浮在空中。

        景国太后握着景君的手,同样在竹牌之上写了一个“可”字。

        随后,一片片竹牌飞到半空。背对着众人。

        百息之后,所有竹牌都飞到上空。

        很快,大部分竹牌的边缘散发着白光,表示同意。

        其中有七张竹牌边缘散发着红光,表示反对。

        还有十一张竹牌散发着墨绿色的光芒,表示没有填写。

        颜宁山道:“反对者不足三成,此项表决通过,东圣阁阁老会把此项表决记录在案。有据可查。”

        随后,颜宁山道:“血芒界自成一界。当仿照人族,设立血芒国。这第二项表决,便是是否成立血芒国。”

        又有光芒化为竹牌下降,落在所有列席者的面前。

        百息之后,竹牌飞空。共有三十余竹牌反对,十余竹牌弃权。大多数竹牌依旧赞同。

        “反对者不足三成,此项表决通过,东圣阁阁老会把此项表决记录在案,有据可查。待众议结束,血芒殿出面建立血芒国。”

        无论是列席还是旁听之人都面色如常。只有一些新晋大学士有些好奇,没想到反对的如此多。

        颜宁山又道:“血芒界一切事务,皆由血芒殿执行。按照人族的规矩,再参照‘两界山’‘镇狱海’等非圣元大陆之地旧例,血芒殿需要三到九位阁老执掌。下面,我等要众议阁老数量、担任条件以及职权范围,何人先讲?”

        “宗甘雨,请讲。”

        颜宁山声音响起,所有人立刻提起精神,没想到宗圣世家的家主宗甘雨竟然要开口,这可是不同寻常的信号。

        在众议中,一般都是由各家的普通大儒出面,家主很少发言,就算发言,也在最后,起到一锤定音的作用,或者涉及到圣道之争或者世家矛盾,家主才会亲自上阵。

        仅仅表决两项议案就有家主出面,极为少见。

        “谢过半海先生。血芒界之变虽未静止,但既自成一界,必大于一国,物产之丰更远在圣元大陆之上,理当有九位阁老治理。至于阁老的担任条件,老夫以为应无异议,当从未在圣院任职阁老的大儒之中遴选,按照各地旧例即可。”宗甘雨道。

        许多大儒目光灼灼,但也有一些大儒丝毫不变,显然对血芒殿阁老毫无兴趣。

        方运与卫皇安相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细微的变化。

        方运看向宗甘雨,心道不愧是宗家的家主,直接堵塞血芒大学士上升的渠道,一刀切掉血芒人对血芒界的控制权,只允许圣院大儒决定。

        宗甘雨的建议等于给圣院大儒创造出出九个实权席位,无论是封圣无望的大儒还是想为后人留下丰厚遗产的大儒,无论是想借血芒界再上一步的大儒还是想通过执掌一界磨砺自己的大儒,都会鼎立支持宗甘雨。

        卫皇安又看了一眼方运,再次外放才气示意颜宁山,他很清楚,这种时候绝不能让方运当先锋,自己必须要挑起话题,才好让方运参与。

        卫皇安知道,方运是自己唯一的救命稻草,也是血芒人唯一的救命稻草。

        “卫皇安,请讲。”颜宁山问。

        许多大儒看向卫皇安,目光中多出几许警惕。

        “请问宗甘雨家主,既然阁老只允许圣院的大儒担任,您把我们血芒人置于何地?”

        宗甘雨淡然道:“老夫讨论人族大事,不与乡村愚夫做口舌之争,此话题老夫不再参与,实在毫无讨论之必要。”

        卫皇安一愣,心中暗骂宗甘雨太奸诈了,先竖起靶子,等自己要挽弓的时候,却又突然撤走,让自己有力无处使。

        听完宗甘雨的话,许多大儒偏偏微笑头,这才是世家家主应有的态度,不能跟阿猫阿狗争执。

        “卫皇安继续。”颜宁山道。

        卫皇安心中一动,跟那些大儒比起来,自己毕竟太过年轻,不如快刀斩乱麻,反正自己胜算不大。

        “宗圣世家蔑视我血芒读书人,此事在下必将转告血芒读书人!在下以为,血芒殿九位阁老中,血芒人至少占五席!”

        大多数大儒面带微笑,毫不在意,这就是很常见的漫天要价,等人坐地还钱,若是连这都看不透,岂不是白读了那么多年的书。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