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298章 雷霆手段
  • 第1298章 雷霆手段

    作品:《儒道至圣

        方运紧邻的右手边,坐着当今颜子世家的家主,颜宁山

        按照惯例,每次圣院众议,由六大亚圣世家的家主轮流主持,主持之人坐在最高位。

        现如今方运坐在首席,颜宁山只能屈居次席。

        颜宁山右边,则是其余五大亚圣世家的家主。

        方运与六大亚圣世家家主对面,则坐着十国的国君。

        其余九国国君都身穿黄袍,头戴帝冠,正襟危坐,唯有景国的小国君与一个蒙面女人坐在一起,小国君一双黑溜溜的小眼睛不断打量四周,每当看到方运,都露出纯真的笑容。

        除此之外,坐着亚圣世家家主与人族大儒,这些人面前的桌案上都有水果与茶水。

        这些人的席位之外,有一条明显的道路隔开,道路之外,是人族各地的大学士,他们同样坐在矮桌案之前,只不过他们面前的桌案上空无一物。

        这些大学士只有旁听之权,若没有颜宁山邀请,一句话也不得说,一旦开口,必然会被赶出众议殿,从此以后除非成大儒,否则永远不得旁听。

        所有非家主的大学士中,有一人是例外,面前的桌案上摆着瓜果与茶水。

        血芒界第一大学士卫皇安。

        短短几日,他已经由新晋大学士成长为格物大学士,天赋之高令人咂舌。

        孔家家主没有在列,因为孔家家主有半圣之位。

        大殿正门一关,颜宁山便扭头看向方运,微笑道:“方虚圣,您地位最高,不如您主持本次圣院众议。”

        一些人轻轻点头,显然方运有这个资格。

        方运微笑着看着颜宁山,此人面相和善,下巴上留着稀疏的山羊胡,一对眼睛很小,但目光中却充满智慧。仿佛洞见一切人情世故。

        “在下才疏学浅,对众议并不了解,难以主持众议。此次众议,理当由半海先生主持。”方运道。

        颜宁山把自己的书房命名为“半海庐”,因此世称他为半海先生。

        颜宁山微微一笑,正要开口,方运却继续道:“不过。在众议前,小生想做一件事。还望半海先生应允。”

        “众议并未正式开始,方虚圣请自便。”颜宁山毫不犹豫同意。

        “谢过半海先生。”方运说着,从吞海贝中拿出一个黑布包裹。

        在场的大儒无不目光锐利,哪怕吞海贝只露出一角,也被他们看到。

        方运提着黑色包裹,随手抛向谷国的谷圣世家家主。

        谷圣世家家主谷俱悟面色一沉,伸手接过黑色包裹,却不动手打开,看向方运。目光冷淡。

        谷国的翁圣世家与谷圣世家都与宗家关系密切,两家都曾针对过方运,已经算是不共戴天的仇敌。

        方运道::“谷家主最好看一看。”

        “哼!”谷俱悟轻哼一声,打开黑色布袋,低头一看,面色剧变,然后立刻扎紧袋口。把黑色袋子收入饮江贝中。

        谷俱悟稍稍低着头,盯着桌案,一动不动,再也不敢去看方运。

        整座众议殿的所有人都好奇地看着谷俱悟,想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让堂堂世家家主如此不安。

        方运微笑道:“这只是第一个,后面的我会陆续送到。半海先生。您请。”

        颜宁山轻轻点头。

        方运看了一眼谷俱悟,嘴角浮起一闪即逝的笑意。

        那个黑色布袋中,装的正是学海三傻之一谷垣的头颅。谷垣易容进入血芒古地,刺杀方运,无论谷家如何狡辩,既然方运被方运得到人头,那就是人赃并获。哪怕半圣世家也会付出惨重的代价。

        当时方运还不是虚圣,因为凶君蒙霖堂被镇狱邪龙控制要杀方运,逼得蒙圣世家家主自杀,现在方运地位更高,刺杀方运的罪名更加严重。

        众议殿十分空旷,气氛异常凝重。

        颜宁山轻咳一声,环视众人,缓缓道:“承蒙众圣信任,老夫主持此次众议,若有疏漏之处,还望见谅。事关重大,长话短说,本次众议的议题便是血芒界,换言之,圣院理当如何治理血芒界。”

        此言一出,卫皇安神色暗淡,颜宁山这话太过露骨了,根本就不讨论血芒界归属的问题,直接讨论如何治理,这也表明了人族众圣的态度。

        颜宁山稍作停顿,继续道:“诸位可自如畅谈胸中谋划,献策献计,助圣院一臂之力。谁有看法,可示意老夫,由老夫选择。至于在场的大学士,除却卫皇安,暂时不能参与众议。”

        听到这话,一些大学士露出遗憾之色,随后目光更加坚定。

        众议殿中出现短暂的沉默。

        虽然这不是最激烈的圣道经议,但事关两界,每一句话都无比重要,没人会鲁莽地立刻开口。

        足足过了百息,才有一位大儒示意颜宁山。

        “雷廷真,你有何要说?”颜宁山点出这位雷家大儒的名字,这也是众议的规矩,直呼姓名。

        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在雷廷真的脸上,方运也看过去,那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面容苍老,但双目极亮,极为有精神。

        “半海先生,诸位文友。血芒界乃是众所周知的叛徒古地,此地之人篡改孔圣经典,胡乱注释,与法家为敌,与圣院为敌,不堪造就!老朽以为,治血芒界有三策。上策,诸家齐出手,以最快的速度一统血芒,以雷霆手段彰显圣院与众圣天威,再刚柔并济,拉拢与打压兼施,明为怀柔,暗中强硬;中策,纯以怀柔手段,逐渐获取血芒民心,使其归化人族,逐渐融合;下策,便是让血芒自治,放弃一切权柄,将血芒界地位等同一国。”

        颜宁山轻轻点头,道:“雷廷真所说三策,颇为有见地,虽然过于空泛,但却指出三种方向,乃是良策。翁实,请讲。”

        大儒翁实一拱手,道:“老夫看法与雷廷真相近,血芒界成化外之地多年,而我人族又正值风雨飘摇之际,当断不断,必受其乱。老夫看无须分什么上中下策,圣院直接冲入血芒界,由百家派遣人员治理,恩威兼施,软硬并用,对臣服之人加以重用,对负隅顽抗之辈斩草除根。其余手段,是祸非福。时机稍纵即逝,若不能尽快掌控血芒界,让其成为我人族后备之界,一旦两界山告破,人族将被族灭!”。)

        :/8/8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