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292章 虚圣文书
  • 第1292章 虚圣文书

    作品:《儒道至圣

        众人走过两侧种着杨树的石子路,在狱卒的引领下,向右一拐,看到一座大门和一丈高的围墙,大门上写着“甲玄”两个字。…頂點說,..

        大门前站着一些官员。

        为首一人身穿举人服,笑呵呵快步赶来,作揖道:“学生贺茂,见过方先生,方先生未亡,乃是我景国幸事,是我人族幸事。”

        方运轻轻头,道:“贺司狱掌若卢狱五年,颇有名望,理当嘉奖。”

        贺茂呵呵一笑,道:“多谢方虚圣夸奖!不知您此来有何贵干?”

        方运看了一眼狱卒又看向贺茂问:“需要我重复一遍吗?”

        贺茂干笑一声,道:“只要您有内阁文书,这些人都可以带走。”

        “内阁?是景国内阁大,还是圣院大?”方运问。

        “当然是圣院大。”贺茂道。

        方运问:“这些人是圣院抓捕,还是景国抓捕?”

        贺茂道:“理当算是景国抓捕,毕竟这些人打着清君侧、诛逆邪的口号,本质上还是涉及景国内政。”

        “我代表圣院而来。”方运道。

        贺茂一愣,无奈道:“请您出示圣院的文书。”

        “好。”

        方运答应得非常干脆,伸手从陈靖手里要来笔墨纸砚,书写一张释放文书,然后签署自己的名字。

        别贺茂等若卢狱的官吏,就连陈家人都看得发愣,多少年没见过如此霸气之事,没有圣院文书不要紧,自己写!

        关键是,从法理上来,虚圣的文书在圣院真有效!

        除非东圣阁否定,可东圣阁要否定虚圣的文书,要么由现任东圣亲笔签发。要么由四圣阁的所有阁老联合签发。

        很显然,四圣阁绝不会联合签发,而让堂堂东圣亲自出面否决虚圣,这就不是景国的政务之争,也不是两国的利益之争,而是圣院高层内讧,是人族内讧!

        不到万不得已,东圣绝不会签发文书否定方运。

        方运唰唰唰几笔写完,习惯性轻轻一吹散发着浓墨香气的纸张,递给贺茂。

        “服!我服!您敢写文书。我就敢放!开门!”贺茂着双手接过方运的文书,轻轻叠好,心放入怀中。

        陈靖看着方运,心中轻叹,看来血芒古地之行,方运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大变,心态也有了一定的变化,这种事,换做之前的方运绝不可能做出来。偏偏现在方运不仅做得出来,而且还很有效!

        举重若轻。

        狱卒急忙打开甲玄院的大门,方运望向里面,就见许多读书人站在院子中。一起向这里望来。

        方运的表情缓和,露出浅浅的微笑,望着这些人,轻轻头。

        方运认识其中过半之人。笨大儒田松石、景国大将军周君虎、孟家大学士孟静业等等等等。

        孟静业眼眶发红,轻声问:“方虚圣,真的是您?”

        他的声音很轻。如同在梦中话,生怕惊醒,导致美梦消失。

        其他读书人也一样,都不敢相信方运真的站在面前。

        这些人的文宫都被圣庙的力量压制,动不得半才气,自然也就听不到之前方运与贺茂的对话。

        方运嘴角扬起细微的弧度,用明亮的双目看着孟静业,道:“我还要找你算账,你怎知我已经故去?”

        “可是……我亲眼看到妖皇动用强大的力量杀你,而你在杀了妖皇之后,身体彻底崩溃。更何况,在妖皇杀你之前,祖帝的力量就在侵蚀你!”孟静业难以置信地看着方运。

        方运笑了笑,道:“事情别有内情,事后我会详,总之,我绝对未死。今日我前来不是为了那些旧事,而是放诸位离开,我们一起走吧。”

        “柳山那奸贼竟然答应放我们走?”周君虎问。

        “他答应与否不在我的考量范围,我想放你们走,你们就可以离开!”方运道。

        一旁的司狱贺茂轻咳一声,道:“方虚圣代表圣院当场书写文书,释放诸位。”

        许多读书人感到费解,什么叫当场书写文书,可随后明白过来,哭笑不得。

        庭院中的一些读书人一边喊着方虚圣复活了之类的话,一边去房间里叫其他读书人。

        “解!”方运突然张口。

        附近突然生出无形的狂风,吹动所有人的衣衫,杨树林也随着狂风轻轻摇摆,发出沙沙的声音,不多时,狂风停止。

        庭院内的读书人感到如释重负,许多人长长松了口气。

        这时候,房间内的人也走了出来,许多人看到方运欣喜若狂,恨不得跑上前用手捏捏方运确认真假。

        方运收敛笑容,向庭院里的所有人深深作揖。

        “使不得!”最近的那些人快步冲过来,要扶起方运,一些人甚至急忙侧身,不敢当面承受虚圣拜谢。

        但是,那些冲过来的人却发现方运的力量奇大无比,竟然无法阻止他,无奈受了他一揖。

        方运挺直身体,道:“诸位所行义举,方运铭记在心,以后若有差遣,必当竭尽所能!”

        田松石走上前,微笑道:“方运啊,老夫就倚老卖老几句,刺杀柳山,并非为你,而是为我们自身。柳山一党的行径,是可忍孰不可忍?若我们忍了,眼睁睁看着左相一党害你,那我们的书白读了,我们的那些话白了,我们这辈子白活了!天地不公,我等自会取义!”

        周君虎道:“对,我等不为他人,只为那朗朗书声,天地正心!”

        “我们或许无法完成儿时的梦想,但也绝不背叛年少的志向!”

        方运道:“我亦如此。”

        众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方运看着众人,道:“诸位可自行离去,若再有人敢阻拦,本圣便去敲柳府的大门!”

        “哈哈,方虚圣回返,那些奸佞宵躲还来不及,哪敢找上门!以我之见,柳山定然装作何事都不曾发生,收敛爪牙,伺机而动。”

        “方虚圣未亡,柳山就算是执道者也只能暂时偃旗息鼓。圣庙不认什么执道者,除非半圣亲自下场,否则圣庙所在之处,虚圣最大!”

        “方虚圣,您之后当如何?”

        方运道:“我先回家与家人团聚,然后找几位老友聊聊,最后去圣院完成圣院进士应有的学业。当然,我方家蒙受的损失,我自会加倍找回来。”

        “您可要及早回圣院,圣院众议不能没有您。”

        方运轻轻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