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285章 方运回宁安
  • 第1285章 方运回宁安

    作品:《儒道至圣

        人潮涌动的街道之上,瞬间鸦雀无声。

        谁敢自称“本圣”?

        圣元大6除了十数位半圣,无人敢如此自称,否则圣庙会第一时间将其诛杀。

        所有人循声望去,想要知道是哪位半圣驾临。

        众人看到的是一个陌生的面孔,而且身上只穿着白衣墨梅服。

        哪位半圣伪装成翰林?

        但是,下一刻有数不清的读书人瞪大眼睛,身为翰林还能自称“本圣”的,以前是有一个人,虚圣方运。

        可方运不是逝世了吗?

        所有人充满期待地看着那陌生的翰林,一些人甚至猛地吸气,来抑制自己的情绪。

        随后,那个陌生男人脸上的有光芒消散,最后露出真容。

        “方虚圣!”

        全场皆惊!

        “方虚圣活过来了!”

        “方虚圣活了!”

        “小方县令没死!”

        “对!是方虚圣的声音,这声音耳熟!”

        “假不了!”

        众人与其说是确信,不如说希望这一切都是真的。

        众人的声音如波涛一样迅向四面八方传播,许多人看着方运,红了眼圈。

        县衙门口,计知白和费昌等官吏望着方运,目瞪口呆,脑海中闪过无数念头,心里想着无数可能,可最后越迷惑。

        “你……你不是死了吗?”计知白结结巴巴地说着,目光呆滞,似乎还没有接受眼前的事实。

        “我从未死去。”方运说着上前走,前方的人立刻向两侧后退,为方运让出一条通往县衙正门的道路。

        方运迈步前行,每一步都好像有山岳之力,踩在计知白等人的心头。

        其他读书人难以置信地看着方运,毕竟圣院已经正式公布方运的死讯,方运又突然出现,让人不得不怀疑。

        “你……可知伪装虚圣是诛九族的大罪!”计知白声色俱厉道。

        “你可知焚书坑儒是满门抄斩的大罪?”方运反问。

        计知白立刻给费昌使了一个眼色。

        费昌一里面茫然。过了一息才回过神,眨了眨眼,才明白计知白的意图,急忙伸手抓向官印。

        费昌的手在抖。他甚至已经不敢正视方运,只能偷偷去看,心中滋生莫大的恐惧。

        连半圣世家的家主都因为方运而死,自己一个小小的知府又算得了什么,得罪方运的后果太严重。不止自己的官职,甚至连文位都会出问题,计知白就是最好的例子。

        费昌握着官印,手依旧抖个不停,然后低着头,视线停留在方运颈部的领口位置,道:“请……请恕在下得罪,此事下官做不了主,只能由圣庙裁决。”

        一些人看着费昌如此,面带鄙夷之色。

        就见费昌手握官印。默默念叨什么,随后就见圣庙方向飞出一道洁白的光芒,落在方运身上。

        所有人瞪大眼睛,屏住呼吸。

        宁安城最繁华的大街上静得可以听到一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

        光芒落在方运身上,突然消失。

        一些人露出失望之色,而计知白等几人脸上浮现喜意。

        突然,方运身上爆出刺目的白光。

        所有人都本能地眯起眼或者闭上眼,同时出各种各样的惊呼。

        刺目的白光很快变淡,所有人看到,方运身上向外散着淡淡的白光。柔和,温暖。

        方运依旧在漫步前行,但现在他如同携带光辉的圣人,行走在世间。举手投足间散出高贵却又谦和的气质,让人本能地心生景仰。

        “没错,半圣也有圣者光辉,但比这种光辉更加明亮!”

        “真的是方虚圣!”

        “方虚圣真的没死!”

        众多读书人开始欢呼,一些人甚至喜极而泣,尤其是宁安城本地的读书人。一边流泪一边擦拭,一边擦拭一边流泪,泪水涟涟的面庞却带着比高中状元更欢喜的笑容。

        “方虚圣没有死!”杨玄统声嘶力竭大喊。

        “方虚圣没有死!”门口的衙役在大喊。

        “小方县令回来了!”背着弓箭的猎户在大喊。

        没有人用舌绽春雷,但说话的人都用尽全身的力量大喊,仿佛要把这些天的憋闷全部泄出来。

        方运回返的消息如同激荡的涟漪,向四面八方传播。

        计知白全身冰凉,呆傻地看着方运,惨白的脸庞逐渐灰暗,他双目中的绝望几乎要跃出眼眶。

        和对面的方运比,此刻的计知白如同刚才棺材里走出的死尸,不是印堂黑,是全身上下全都黑。

        计知白的身体在颤抖。

        他本以为方运一死,自己的机会就来了,自己还可以像以前一样呼风唤雨,终于可以从方运的影子中走出来,终于可以痛痛快快地报复,可以拿方运的下属和亲友泄,但万万想不到,方运没死,方运回来了!

        人可以易容,大儒可以作假,半圣可以瞒天过海,但圣庙绝不会!

        “你……”计知白觉得自己的喉咙被无形的力量堵住,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方运停在衙门前,仰头看着站在台阶上的计知白等人,可计知白却感到方运在俯视自己,在云端俯视自己。

        “你想说什么,就痛痛快快说吧,辩解也好,泄也罢,都说出来吧。我也想知道,你这些天都做了什么。”方运如同帝王在审判罪臣一样,似是有情,似是无情。

        计知白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但耳边突然传来费昌的传音:“先不管他死不死,现在离他进入血芒古地还不到三个月!他既然已经出来,就说明失败,四海龙圣会收回他文星龙爵的力量。你马上联系相爷,把西海龙宫的龙找来。您不是说过,西海龙宫的镇海龙王敖苍前往京城,与相爷密会。那就让他前来质问方运,然后再让他带您离开,我就不信方运敢得罪堂堂镇海龙王!”

        计知白一愣,双目逐渐清澈,暗道果然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镇海龙王敖苍乃是龙王,多年前虽败于妖皇古虚之手,可那是因为双方只是较量并非拼命,而且敖苍远比妖皇古虚年轻,日后的潜力不可估量。若是把镇海龙王请来,一切问题迎刃而解,方运这个面子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

        “更何况……”

        计知白心中闪过一个念头,突然哈哈大笑,向方运一拱手,道:“祝贺方兄凯旋,看来你死掉的消息是谣言,我这就去京城亲自向恩师解释。你没死太好了,实在太好了。”

        计知白在说话的时候,已经暗中给柳山传书,请镇海龙王敖苍以最快的度飞来宁安城。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