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274章 血芒之主!
  • 第1274章 血芒之主!

    作品:《儒道至圣

        那流星划过血芒古地的上空,带着长长的火焰投向众人所在的地方。【頂【【【,..

        “这不是方运么……”云照尘着相同的话,许多大学士感觉莫名其妙,毕竟流星太常见,没人会在意,可还是不由自主顺着云照尘的目光看向那颗流星。

        众多大学士目瞪口呆,那如流星般高速飞行、摩擦空气形成火焰的人,赫然是方运。

        方运的飞行速度,已经完全超越了大儒的唇枪舌剑的速度,万里之遥,不过数息而已。

        没人明白发生了什么,单靠身体达到这种速度,别人族做不到,连以飞行见长的鸟妖都达不到。

        只有圣位才能。

        许多人眨眼还不够,还用力揉了揉眼睛,仔细观看,没错,那是方运,身穿翰林墨梅服却毫发无伤。

        “难道方运成圣了?”云照尘又在喃喃自语。

        许多大学士吓得身体一颤,若真是如此,那太可怕了。

        突然,方运消失在在天空,众人眼前一花,就见方运脚踏虚空,站在所有人的上空。

        所有大学士不得不仰望方运。

        方运背向太阳,每个大学士看他的时候都感到光芒四射,辉煌耀眼。

        “你……你不是死了吗?”宗甘洺结结巴巴道。

        “我活着,让诸位失望了。”方运面无表情,俯视众人。

        “你……真是方运方虚圣?”云照尘的声音颤抖,眼圈发红。

        那些一同从镇罪殿走出来的大学士,无比紧张地盯着方运,生怕眼前的方运只是一个幻术,或者只有方运的躯壳。

        方运看着云照尘,微微一笑,道:“让你受苦了。不过,还不算太迟。这些人。必将得到应有的惩罚。龙城之中,罪厅之内,一切种种,怎能忘却?”

        “真是方运……”云照尘的泪水夺眶而出,其余几个血芒大学士也喜极而泣。

        大部分血芒大学士都疑惑不解,而所有圣元大陆的大学士们面色复杂,如果真是方运,事情或许会简单,可问题是,方运为何突然获得如此强大的力量?

        突然。雷潭手中冒出一支淡金色的毛笔,就见那毛笔放出刺眼的金光,随后滔滔圣力自毛笔上涌出,化为一把古剑,那古剑莽莽如苍山、浩浩如江海,犹如身负天威,斩向方运。

        一刹那,天地无光,连太阳的光辉都被这把古剑遮挡。

        “哦?”

        方运只是看了一眼。然后右手轻轻一挥,那仿佛可以破灭一界的古剑便化为粉尘,悄然无声消散。

        “心……”

        直到此时,那些大学士的声音才传出口。然后全都戛然而止。

        那可是圣气文宝!

        以大儒文宝承载半圣的力量,其威能近乎半圣一击,足以让大陆沉没、海水排空,可方运随手一挥。竟然将其驱散。

        “方……方半圣?”柴棱几乎吓傻了,在学海的时候,他曾妄图撞沉方运的龙船。没想到反被方运击沉,现在亲眼看到方运拥有半圣的力量,头昏混沌,舌头打结。

        方运被柴棱的称呼逗得微微一笑,随后收敛笑容,看向雷潭。

        雷潭的双目中闪过一抹恐惧,他伸手要继续从饮江贝中取文宝,但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不听使唤,无论自己怎么想,都一动不动。

        “雷家人还是如此没出息。”方运完,伸手一招,就见雷潭手袖中的饮江贝飞到手中,然后从饮江贝中取出不罚圣卷。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暗藏杀心的大学士全身僵硬。

        哪怕是半圣,也需要消除饮江贝中的神念印记,打入自己的神念,才能使用饮江贝,可方运却完全不一样,竟然能直接打开饮江贝,里面明显还有雷潭的神念。

        “不罚圣卷?我明白了,那就留在血芒古地吧。”

        方运着,右手轻轻一握,蕴含圣力的不罚圣卷燃烧成灰烬。

        众人大吃一惊,不罚圣卷是圣页写成,由半圣亲自签发,蕴含极为强大的力量,难以毁坏,可方运竟能让其燃烧。

        方运掂了掂雷潭的饮江贝,道:“这海贝不错,里面有一些不错的文宝,归我了。”

        方运得风轻云淡,就好像得到的不是比大儒文宝更贵重的饮江贝,而是一件普普通通的玩物。

        “你……你不能抢夺,那是我雷家的宝物!”雷潭道。

        哪怕雷家与龙族关系亲近,饮江贝也并不多,若不是为了来血芒古地寻找宝物,雷潭绝不会有饮江贝。

        “这血芒古地的一切,都是我的。”方运最脸上浮现一抹让众人难以捉摸的笑容。

        众人一愣,云照尘突然大声道:“你已经是血芒之主?”

        所有大学士盯着方运。

        方运轻轻头。

        “完了……”宗甘洺与雷潭全身瘫软,两人远比普通大学士更清楚血芒之主意味着什么。

        “你不是被妖皇杀死了吗?”云照尘问。

        方运道:“此事另有隐情,不便多。先处理血芒古地的事吧。”

        云照尘道:“方虚圣,您一定要为血芒古地做主!”

        “你发生了什么?”方运并不知道之前的事。

        云照尘悲愤地道:“雷家想要夺取浊世清莲,而宗家想要把我们当狗一样招揽进宗家,然后让宗家执掌血芒殿!我们若是不从,性命难保。”

        方运头,道:“若圣院成立一座血芒殿,专门管辖血芒古地,我理当支持。”

        血芒古地的大学士一听,无比失望。

        方运又继续道:“这血芒殿之事,雷家做不得主,宗家做不得主,甚至诸位大学士也做不得主,但我可以!”

        众人沉默,方运这话有些嚣张,但确确实实是实话,因为他是血芒之主。

        谭禾木道:“这些大学士,偷入血芒古地,妄图夺走我血芒神物,还要杀云照尘大学士,方虚圣,请您一定要主持公道。”

        方运头,看向宗甘洺。

        宗甘洺身体一颤,忙道:“方虚圣,我宗家虽与您暂时敌对,但我家宗祖一直在夸您,否则的话,我们早同意雷家的提议用卑劣的手段杀死您。我是一时糊涂,才起了杀人的念头,我现在向云照尘大学士道歉,并发誓此生绝不踏入血芒古地。您若是不满,我可以做出一定的赔偿。”

        方运问云照尘:“你想如何处置他?”

        云照尘毫不犹豫道:“全凭血芒之主裁决!”

        众大学士一听,暗道怪不得此人能召集一批人进入龙城废墟,果然聪明,他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