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265章 奸相受死!
  • 第1265章 奸相受死!

    作品:《儒道至圣

        所有大学士一愣,因为古地晋升一界的时候,神物很多。~,对万界千族来说,浊世清莲未必是最好的,但对人族来说,浊世清莲绝对是第一神物,因为这种神物可以大幅度提高人族的灵智,这种提高的灵智甚至可以延续,一代更比一代强。

        目前人族只有孔圣得到过浊世清莲,这就使得孔家子弟的读书人比例超过任何家族,尤其是在孔圣古地的那些人族,他们之中大学士和大儒的比例高得可怕。

        据说,孔圣还曾把一朵浊世清莲放入孔圣文界,为文界人提高灵智,代代相传。现在配合文曲星降临,文界人已经可以陆续抵达两界山,马上就会成为人族的一支主力。

        浊世清莲的价值没人知道,但早就有大儒预估过,至少可以换一件亚圣文宝。

        人族最强至宝就是孔圣遗留的圣人文宝,在万界都是最顶尖的,再之后,就是亚圣文宝。

        目前只有圣院、孔圣世家和六大亚圣世家有亚圣文宝,可见何等珍贵。

        有一件半圣文宝,就足以让世家千年不倒,更何况强大的亚圣文宝。

        不过,雷家有雷祖宝物,根本不需要任何文宝,雷家需要的是浊世清莲,想要靠浊世清莲帮雷家成就一位半圣。

        一旦位列半圣世家,那雷家的地位将再难动摇,足以与孙子世家、墨子世家和韩非子世家等顶层半圣世家争夺最强半圣世家之名。

        众多大学士都有些不情愿,毕竟一朵浊世清莲极可能孕育一位半圣。

        宗甘洺道:“私入血芒古地,看似罪小,但没有雷家的不罚圣卷,最后必定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圣院的老家伙们,老辣无比。规矩就是规矩,只能想办法绕过和躲开,若是想打破。代价不是我们可以承担的。更何况,浊世清莲必然被血芒意志牢牢保护,就算发现,也未必能得到。”

        “宗兄说的是,我同意。”

        “老夫也同意。”

        “在下不反对……”

        众多大学士纷纷表态,此事就算敲定。

        宗甘洺微笑道:“那么,我说第二件事。此事由我们宗家和雷家主导,骂名也必然由我们承担,而且我们有圣物在身,给予诸位最大限度的保障。诸位一切所得。上交三成,如何?”

        过半的大学士面色平静,什么都都没说,因为这个比例恰到好处,三与七有明显的差距,让众人觉得自己拿了大头,而一旦改成四六分,众人就会觉得有损失。

        还有几个大学士明显不满,暗中去观察其他大学士。但发现多数大学士都没有反对,便意识到自己如果起来反对,极可能会被宗雷两家针对。

        厅堂内一片沉默。

        宗甘洺微笑道:“既然无人反对,那事情就定下。你们若得到不需要的神物想换取自己所需。可以这么找我们宗雷两家,必然会比从圣院交换合算。宗雷两家的大门,永远为诸位敞开。”

        之前那些心中不满的大学士心情稍好,很显然。只要上交三成神物,自己与两家的关系会更近,长远来说。好处远比三成神物更大。

        宗甘洺看到众人的反应,满意地点点头,道:“时不我待,明天我们就会进入血芒古地,今晚要做最后的准备。临走前,诸位尽量清空含湖贝,若能借来饮江贝更佳。”

        柴棱问:“我们只是稍作准备就进入血芒古地,难道没有什么计划吗?”

        宗甘洺微笑道:“这涉及到多年前宗圣的布局,只要进了血芒古地,我们就能与该联系的人联系上,接下来如何,我会在血芒古地中宣布。”

        众多大学士无比惊讶,没想到,宗圣多年前竟然在血芒古地也有布局,如此一来,众人得到神物的可能性大增,分给宗雷两家三成收获完全没问题。

        “好,我们明日便出发!”

        第二日,整整二十四位大学士悄悄进入圣院,利用东圣阁的特权进入星门,消失不见。

        腊月十八这一天,景国左相柳山前往玉阳关慰问犒劳守关将士。

        当朝左相出行,除却百位私兵,还有整整一万精兵跟随,旌旗招展,刀光闪烁,威风凛凛。

        在队伍的中央,有一辆由众多蛟马拉着的大车,大车内可坐数十人。

        大队人马徐徐从京城北门穿过,众多官员的车马跟随,至少要送到三十里亭外,才能显现送行诚意。

        一位翰林面带喜色,道:“就在前些天,我等势力被削弱到极点,随便一个官员都可以指着我们的人喝骂,可谁曾想,短短几日,天地逆转!现在相爷麾下至少能恢复鼎盛时期的五成,等过了年,左相大人乾纲独断,这景国必将青天再复!”

        周围都是左相一党的官员,听到“乾纲独断”四个字,过半都是眉头微皱,因为这话是指帝王掌握所有大权,十分霸道,若是在之前说,不仅是讽刺,很可能会让左相引火烧身,但随后他们喜笑颜开,因为现在不同,方运已死,宗圣入主东圣阁,哪怕说再过分的话,都不会给左相带来丝毫的负面影响。

        “是极!当日方运一手遮天,朝野昏暗,相爷光芒虽小,但犹如星辰,永不磨灭。现如今,乌云散去,柳公必然如大日高悬,照耀景国!”

        “我们前些日子吃的苦,要加倍寻回来!”

        “方运一党,必须要彻底清除!”

        “刑部还在抵抗,只抓了几个小杂鱼,连蔡禾都还未被定罪。螳臂当车,不自量力!”

        在这些官员的后面,还有一些官员,他们虽然在送行,但却远远缀着,遵循最基本的礼节,只要到了三里亭,马上回返。

        这些人聚在一起,同样讨论左相与方运,但却悲观许多。

        “可惜啊,没了方虚圣,陈圣一陨,景国必灭!”

        “现在许多官员都在找出路,或准备辞官,或联系庆国与武国的好友,或者干脆投入左相麾下。”

        “唉……”

        队伍不断前行,行到三里亭,一部分送行的官员离开,到了五里亭,又有一部分官员离开,到了三十里亭,所有送行的官员返京。

        左相大军继续前往玉阳关。

        第一天,平安无事,第二天依旧平安无事,到了第三天的午间,兵士饥肠辘辘,正准备扎营做午饭,一声暴喝响彻天地。

        “奸相受死!” .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piaotia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