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231章 方运断腿
  • 第1231章 方运断腿

    作品:《儒道至圣

        汤剑秋嘿嘿笑道:“云照尘,当年我想纳你妹妹为小妾,你说我并非良配。等我回到血芒古地,挑选你漂亮的女儿孙女,统统纳为我的妾室!哦,你有个儿媳妇很漂亮,不过她会很快守寡,然后成为我的小妾。”

        “汤剑秋,你若敢害我家人,老夫必将把你千刀万剐!”云照尘须发怒张,这位年过五十的老人第一次如此疯狂。

        卫皇安大骂:“汤剑秋,没想到你竟然如此狼心狗肺!当年若不是云照尘,我早就斩你于癸坡之下,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畜生!”

        汤剑秋哈哈一笑,怨毒地看着卫皇安,道:“你这个小贱种,明明比我们小很多,成就却丝毫不弱于我等。等我回到血芒古地,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你卫家所有男丁杀光,挂在城头,然后把你卫家所有女子贬为奴隶,供我的属下取乐。我要在你的灵堂上开无遮大会,让你在地府看着我如何玩弄你们家族的女人!我要把当年你加在我身上的侮辱,千倍奉还!”

        “猪狗不如的畜生!我要杀了你!”卫皇安几乎和云照尘一样发狂。

        “哈哈哈哈……”汤剑秋放声大笑,笑声里充满了快意。

        莫遥缓缓道:“卫皇安,你放心,老夫不会动你家人,不过剑秋若对你家人出手,老夫也没有办法。所以,你好好死在我剑下吧,一了百了,不用再操心人世间的事。”

        “莫遥,熊屠,放我出来,我要杀了汤剑秋!放我出来!”卫皇安拼命挣扎,身上的伤口被锁链刮开。鲜血直流。

        熊屠马上就要冲到方运身边,听到叫声后停下转身。

        熊屠笑道:“卫皇安,你我斗了那么久。今天终于知道求我了?说实话,我其实更想把你大卸八块。不过你很识相,当年我让你给我个面子,你给了,所以我不会让你难堪地死去。当然,更重要的是,方运可是虚圣,折磨堂堂虚圣,这是我祖辈都做不到的事情!虚圣的地位。和皇者相当,等于我亲手杀了一头妖皇,这对我妖族来说,是多么无上的荣耀!”

        孟静业却道:“熊屠,你可要想清楚,妖皇为了方运而来,若是你杀了他,妖皇一定会找你算账。你不要忘记了,方运身负星之王的力量,妖皇一定要亲自杀死他才能获取。如若被你得到或消散。你说妖皇会找谁?”

        熊屠愣住了。

        妖皇之名,哪怕在血芒古地也鼎鼎大名,那毕竟是妖界众圣之下第一妖蛮。

        历代妖皇。无一不是惊才绝艳之辈,不仅会被众圣看重,甚至得妖界无上意志垂青,非比寻常。

        一些大学士这才明白为何妖皇要亲自杀方运,原来是为了星之王的力量,那是妖祖为弟子遗留的恩赐。

        罪厅突然静了下来,只剩下四头古妖王帮汤剑秋和连平潮扯断锁链的声音。由于两个人的锁链没有被祖帝之力长久侵蚀,扯断的过程并不很快。

        过了好一会儿,熊屠才凶狠一笑道:“谁会知道我杀了方运?就算知道。等妖皇来的时候,我可能已经离开血芒古地。进入众星之巅。妖皇再厉害,又怎能跟我们古妖相提并论?得到星之王的力量。本王就相当于当年的妖皇,不久之后,必然能封圣!我现在更加想杀方运!”

        “那你杀吧!一旦你吸收了星之王的力量,妖皇必然能感应到,一定会降临血芒古地杀了你,夺取星之王的力量!你若不怕死,就杀吧!”孟静业道。

        曾越道:“这样也好,让妖皇为我们报仇。世事难料啊,妖族为人族报了仇。”

        熊屠悬在水中,犹豫起来。

        一些人族大学士相互看了看,默不作声,孟静业等人明显是在唬骗熊屠,如果能唬住他最好,能留方运一条命,若是骗不成,也等于拖延点时间,或许还有一丝机会。

        四头古妖王已经扯断连平潮和汤剑秋身上的锁链,一起看着熊屠,过了一会儿,古虎王不耐烦道:“你愣着做什么?还杀不杀方运?若不杀我们马上去正殿。你难道没有感应到正殿有奇异的波动?连飞来的祖帝之力都开始减少。”

        “啊?是吗?”熊屠急忙望向正殿的方向,那里被墙壁挡住,他什么都感应不到。

        “快点吧。”古乌贼王露出不耐烦的神色。

        熊屠犹豫数息,一咬牙,道:“老子乃是妖王,乃是祖帝熊犴一脉,相当于妖界的祖神一族,他妖皇算个什么?老子今天就要杀了方运!”

        熊屠喊完,猛地冲向方运,不等众人反应过来,就见他的前掌弹出锋利的熊爪,用力一挥,就见熊爪如剑光闪过,血光迸溅,方运的左腿飞出去。

        血光之中,隐隐有黑色的祖帝之力!

        “嘶……”

        方运死死咬着牙,口中倒吸着凉气,身形微晃,目光有些涣散,脸色越发惨白。

        祖帝之力形成的黑雾腐蚀方运的伤口,让伤口始终无法愈合,不停流血。

        卫皇安惊叫道:“不好!他撑不住了!”

        “熊屠,住手!”云照尘大喊。

        “方运不知道在参悟什么,身体虽然伤势不如我们严重,可生命力一直在透支,总体的伤势比我们都严重,现在突然被砍掉一条腿,换谁也撑不住!”

        熊屠哈哈大笑,伸出熊掌,用一根尖锐的熊爪抵在方运的肩膀,然后缓缓刺入,看着鲜血溢出,露出畅快的笑容。

        方运后背抵在铜柱之上,歪着头,凌乱的头发遮住半张脸,另半张脸上浮现痛苦之色。

        “伟大的方虚圣,我现在还配不配要你的面子?嗯?说啊?你当时不是很高傲吗?在本王面前装腔作势,想让本王成为血芒古地的笑柄?你做不到!十个你加一起都做不到!这血芒古地,天大地大,我熊屠最大!说!本王配不配要你给一个面子?”

        熊屠居高临下看着方运,目光愈加凶悍。

        “你不配!”方运的声音很轻,但却和第一次对熊屠说的时候一样,无比坚定。

        熊屠突然再挥动手掌,锋利的爪尖掠过方运的右腿,就听嗤的一声,方运的右腿应声飞出。

        血染罪厅。

        熊屠面带狰狞的笑容,低头看着方运,瞪着通红的眼睛大吼:“你再说一遍,我配不配!本王配不配?你只要敢再说一个‘不’字,本王就切断你一条手臂!”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