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216章 宿命
  • 第1216章 宿命

    作品:《儒道至圣

        方运想着龙威战体沉默不语。

        妖皇之能,降临任何古地都横行无忌,现在加上龙威战体,若半圣不出,他可以毁灭一界!

        方运不说话,宗青玶也不敢开口。

        过了一会儿,方运问:“他们还有什么计划?”

        宗青玶道:“此次文曲星降临后,圣院不仅要大开学海,还要再开一次书山。本来您得国首,可三进书山,但西海龙圣为了不让您三进书山,所以把您逼进血芒古地。”

        “这事我早就知道。”方运道。

        “不,您知道的并不全面。此次大开书山,会消耗极多的才气,下一次再开书山,可能要等到明年的六月!哪怕您离开血芒古地,也需要数个月后才能进书山,其中不知道会出什么变数。而且……雷家、宗家和一些家族的学子,正在圣院卯足了劲等您。尤其那些在外历练的学子,年后都会陆续回圣院。”

        “他们回来,只是因为我?”

        “不止回来的,他们还安排了一些成名的翰林或大学士,以各种名义重回圣院。当日您在宁安县的时候,是有许多圣院学子前往相助,但也有一些圣院学子没有去。他们知道您的厉害,所以至今没有出面反对,而是准备用潜移默化的方式针对您。”

        “他们会做什么?”

        “他们正在全力寻找您在宁安县施政方针的漏洞,反复验证您的成就。等您回到圣院,各种文会是免不了的,他们的手段让您防不胜防。圣院有许多修习之地,他们也想利用修习之地展开打击。当然,最重要的是,他们会想方设法把您引入圣道之争。”

        “他们很歹毒啊。”方运的神情无比冷漠。

        “但这一切,都是圣院的规矩。尤其是近些年来,人族禁止国家之间征伐,禁止内部战争。却鼓励读书人的文斗和文战。只要您在圣院,他们就有机会。”

        方运问:“我如何躲过?”

        宗青玶沉默片刻,道:“躲不过,您只要不想未来的圣道出现问题。就必须留在圣院。等您在圣院修习有成,才有机会离开。关键是,您的文位进境太快,隐患太多,必须要在圣院长时间修习。您这种情况。尤其要进孟子亲自建造的“忧患谷”和曾子打造的‘不在殿’,至于其他修习之地,您想不进都不行。”

        方运沉默了,宗青玶说的不错,圣院有些地方,自己必须要去,不然的话,未来圣道的艰险将超过世间的一切磨难。

        “圣院,将比殿试更加残酷。”宗青玶道。

        “圣院的残酷,不止针对我。我在圣院,会让他们见到圣院更残酷的一面。”方运脸上闪过坚定而又自信的笑意。

        宗青玶道:“至于跃龙门,我不建议您参加。”

        “为何?”

        “跃龙门,向来是龙族最血腥的试炼。据说龙族之所以强盛,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跃龙门可以源源不断造就强大的龙族后代。当年龙族哪怕被古妖联合万界各族不断围剿,始终屹立不倒,直到有一次龙门受损,导致龙城被攻陷,龙族才大势已去。”

        “跃龙门之事,我知道的比你更多。”方运道。

        “那在下便不再赘述。”宗青玶道。

        “龙族还有什么对策?”方运问。

        宗青玶沉默许久。道:“景国和北境的草蛮,原本是我祖宗圣全杂家圣道之基石,不久之后,必将会变成除两界山之外两族最大的漩涡。或者说绞肉机关。进入血芒古地之后,雷谟说过,当北境的大战彻底爆发之时,就是你的死期!那是一个你明知必死也不得不去的地方,哪怕用整个草蛮与景国拉着你陪葬,也值得!”

        宗青玶的话说中了方运内心最不安的地方。

        方运轻叹一声。殿试刚结束,东圣阁就迫不及待让自己入圣院,避免自己卷入景国与草蛮的战争,但,自己终究是景国人。

        最北的城市宁安县,最后的关卡玉阳关,最终的象征京城,必然会有三场惊天动地的大战。

        方运至少要择一地而战。

        这是身为景国读书人永远无法逃脱的宿命,剑眉公李文鹰不能,文相姜河川不能,半圣陈观海也不能!

        “我会去的。”

        方运目光如霜,双眼如同夜空的明月。

        众多水妖望着方运,只觉这位殿下如龙在天,犹如真正远古龙爵,高居龙庭,俯察万界。

        宗青玶微微低下头,表达自己的敬意。

        “你们五人,除了联合莫遥和发布圣庙通缉令,还有什么针对我的手段?”

        宗青玶无奈道:“我们准备了各种计划,但自从进了龙城废墟,发现一切都付之东流。这次我们两人能遇到你,完全是巧合。至于其他三人,哪怕现在已经死亡我也不会诧异。不要说我们,您能不能走出镇罪殿都是未知。”

        “哦?你们和熊屠一起逃进后殿,一起进入地牢,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方运问。

        宗青玶点点头,道:“熊屠听得懂古妖语。他告诉莫遥和我们,那些古妖应该是为了祖帝熊犴的遗物而来,一旦古妖得到遗物,会毁掉整座镇罪殿,杀光我们,甚至灭绝血芒古地所有妖族和人族掩盖他们的痕迹。”

        “熊屠还说了什么?”方运问。

        宗青玶道:“熊屠说完逼我们进入地牢,他留在最后。若是我所料不错,他最后留下来,是跟五头古妖有什么话说。我怀疑,熊屠已经跟古妖联手。毕竟熊屠把自己当古妖熊犴的后代,而不是普通的妖蛮。”

        方运点点头,问:“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宗青玶面露苦笑,道:“没了,其他的都无关紧要。若是再出意外,就是西海龙圣、妖蛮或雷家的暗棋,我很难知情。”

        “那好,请安心上路。”

        宗青玶突然道:“等等!”

        “怎么?”方运问。

        “未来如何,先如文王,高如孔圣,都难以看透。我祖宗圣或许能一扫人族颓气,重定杂家圣道,获封亚圣,断你圣道之路。但,也有可能是您才高一筹,力压我宗家,带领人族走出困境。但无论如何,我以性命担保,我们宗家有宵小之辈或许想杀您,但我祖宗圣,虽不想输给您,但却更愿意见到有人可以超越他!”

        “知道了。”方运淡然道。

        “若有来生,不见方君。告辞!”

        宗青玶说完,双目一暗,头颅垂下,鲜血顺着嘴角徐徐流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