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186章 彻底暴露
  • 第1186章 彻底暴露

    作品:《儒道至圣

        听到熊屠一口咬定自己的身份,方运心生疑惑,熊屠之前在前殿门外没有丝毫的怀疑,但在这里相遇后突然说破自己的身份,这期间必然发生了什么,极可能是有人告密。

        方运扫视连平潮等四人。

        连平潮原本向方运求救,可听了熊屠的话之后,他变得犹豫不决。

        丘猛却看着方运身后的六个大学士发呆,惊道:“你们六人为何变得如此年轻……”

        云照尘道:“先不说我们如何,先解决熊屠之事!熊妖狼子野心,一直想奴役我等,熊屠的话绝不能当真。更何况,血芒古地绝不可能认熊屠为主,正如云方所说,它只是妖蛮,不配当此地之主!”

        孙展帆道:“照尘说的不错。如果连熊妖的话都信,简直蠢到无药可救。不管如何,我必死保云方!老夫垂老多日,锐气减消,今日恢复到壮年时期,便要拿熊屠试笔,看看老夫笔锋是否可斩妖王!”

        熊屠哈哈大笑道:“你们一定是在这花坛中得到了宝物,吃后年轻了一些。但那又怎么样?二十九比十一,我等稳操胜券!更何况,圣族熊妖王不是你们区区普通大学士能比的!你们六人,既然吃了神物变得年轻,就要珍惜,白白死在本王手里的话,实在可惜啊!”

        刘山阿道:“屠妖灭蛮不分文位,战死沙场岂分老幼?只要能杀一头妖王,便不可惜,若能杀死两头,那便赚了!诸位,我血芒古地大学士,可曾向熊妖低头?”

        “不曾!”

        九位大学士齐声回答。哪怕是正在犹豫的连平潮都本能回答。

        “难道,你们真想死在这里?”熊屠全身燃起鲜红如火的妖煞,其他妖王跟着动起来。把十一人堵在花坛边缘。

        “死在这里的,可能是你们。”方运处之泰然。这一次,他拿出了大学士文宝扇,轻轻放在胸腹间扇着,既有文人风姿,也能在关键时刻外放文宝扇的力量,抵御攻击。

        “笑话!虽然本王不知道你们如何进入龙力暗流,但不要以为藏在龙力暗流之后就奈何不了你们,本王有镇罪龙符在手。可以暂时驱散龙力暗流!”熊屠道。

        “龙力暗流?无足轻重。”方运说着走出龙力暗流,站在连平潮等四人的之前,其余六位变年轻的大学士紧随其后,队伍的十一人全数到齐。

        “你胆子倒不小,怪不得妖界和龙宫联手要杀你。诸位大学士,本王再给你们几息时间考虑,如若你们执迷不悟,不要怪本王驱动此地的战像杀光你们!”

        叶放歌道:“熊屠,你们熊妖果然蠢,我们既然能进入龙力暗流。战像岂会攻击我等?”

        “叶放歌,都说你是万年不笑的棺材脸,今日我就让战像打得你满脸开花!我这镇罪龙符。能驱使殿内的所有雕像!战像,出动!”熊屠大喝一声。

        就见四壁上的数以千计的战像离开墙壁,站在草地上,等候下一步命令。

        连平潮低声问:“云方,你能不能阻止这些战像?”

        “放心,它们不会攻击我。”

        “好一个狂妄的翰林,战像,杀光他们十一人!”熊屠眼中露出凶残的目光,下达了命令。

        上千战像一动不动。简直和普通的雕像毫无区别。

        “杀死他们!”熊屠用力晃了晃镇罪龙符,然后诧异地看着战像。

        所有战像依旧纹丝不动。

        “熊样儿。”叶放歌冷冷地道。

        熊屠火冒三丈。大骂道:“一群蠢货,废物战像!你们再不杀他们。我把你们全部打碎!”

        所有战像依旧一动不动。

        连平潮哈哈一笑,道:“熊屠酋长,你的镇罪龙符可能是伪造的,别白费心思了。那些战像绝不会攻击我们。”

        熊屠牙齿紧咬,眼中的血光大盛,道:“哪怕没有战像,我们也能把你们碾成肉泥!所有妖王听令!”

        “在!”

        二十八头妖王齐声大吼,就见这些熊妖王全身覆盖气血铠甲,然后外放妖煞护体,面目变得无比狰狞,呼吸急促,作势欲扑。

        眼看众妖王就要出手,东偏殿的大门突然发出一声巨响,乱石飞溅,大门崩塌。

        就见卫皇安一马当先从残破的门洞中冲了出来,两只眼睛中的紫光更加明亮。

        “哦?”卫皇安停在石阶之上,诧异地看着方运与熊屠双方对垒。

        随后,就见大批的大学士或翰林从破门洞中陆续出来,有卫皇安的人,也有莫遥的人。

        等读书人全部出来后,凶牙部落的熊崆与熊煞等妖王出现,在熊崆等妖王之后,是百妖部落的妖王。

        百妖部落的妖王只有一半是熊妖,其余都是其他各族妖王,如鱼妖王、狼妖王、虎妖王等等,它们不知为何个个面带忧色,似乎被什么吓到了,出了东偏殿的门洞后,全都心惊胆战地向西偏殿所在的后门望去。

        “轰……”

        就见西偏殿的后门随之崩塌,孟子世家、荀子世家与曾子世家的读书人陆续出门。

        看到这些人,百妖部落的妖王面露惊色。

        熊屠看着方运冷哼一声,扫视从两个大门口出来的人,把气血之力融入声音中大喝:“血爪部落的熊妖们呢?熊窟不会蠢到继续留在前殿偏殿吧?好东西早就被那些人族给瓜分完。”

        百妖部落的那些妖王听到血爪部落吓得身体一哆嗦,个个闭口不言。

        那之前围堵过方运但被圣血吓跑的熊崆无奈道:“熊屠殿下,血爪部落去了西偏殿,百妖部落也跟了过去。然后百妖部落就看到,血爪部落被三大世家的人杀光。”

        熊屠怒骂:“看到人族杀我熊族,你们为何不前去相助?”

        熊煞讥笑道:“三大世家的人联手出击,声势骇人,那些妖王哪敢救助,全都吓得屁滚尿流,跑到东偏殿。”

        西偏殿后门那边传来孟静业冷冷的声音:“熊屠,你若敢杀一人,就和血爪部落去地府叙旧吧。”

        “熊屠,你真是不给我卫皇安面子啊,我都说了我要保这云方,你竟然还想动手,这是逼我出手啊。”卫皇安微笑着看向熊屠。

        熊屠却假意露出无奈之色,道:“我本来也不想杀云方,但在偏殿的时候,你们人族告诉我云方就是方运,我这才起了杀心。”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