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1182章 攻乎异端,斯害也己
  • 第1182章 攻乎异端,斯害也己

    作品:《儒道至圣

        花坛外,连平潮四人默默地看着方运带着六位大学士进入花坛外围,看着七个身影消失在灌木丛中。

        连平潮沉声道:“你们,这个云方来血芒古地到底意欲何为?”

        “恐怕连莫遥与卫皇安都不清楚,他的身份太过独特,竟然让龙宫舍得重宝杀他,背后肯定还有一些众圣世家的影子。”

        “那是自然,那几位大学士若是没有众圣世家的支持,就收买血芒古地城主下达圣庙通缉令,那等于逆种!”

        “我看啊,我们还是不要招惹此人为妙。可惜,我已经得罪他,当初他要龙族碑文的时候,给他就好了,何必非要死脑筋。”谭禾木轻叹道。

        “事已至此,我等已经没有回头路,他连圣页敕令都不给我等,摆明了是不把我等当友人。不知三位可敢一错到底?”连平潮问。

        丘猛、谭禾木和曲桉三位大学士一愣,很快明白,连平潮所谓的一错到底,就是完成“圣庙通缉令”的目标。

        丘猛缓缓后退一步,谭禾木与曲桉也立刻后退。

        三位大学士靠的较近,与连平潮形成对立之势⑨⑨⑨⑨,m.★.c≯om。

        丘猛目光坦然,道:“平潮,此言差矣。在进入龙城废墟之前,我等就已经谈妥,此次进入龙城废墟后,友情归友情,私利归私利,不可混淆。所以当你以大学士之位压云方,从他手中强夺蕴含半圣气息的宝物之时,我等没有出手。你那么做,就是放弃了情谊,为私利。但是,你并没有害过云方,云方也并没有害过你,我等还是队友。平潮,我丘某人此言可对?”

        “自然。情谊与私利,必须要分清。老夫不后悔。”连平潮昂然挺胸,毫无愧色。

        “是极。所以在云方选择要龙族碑文之时,众人需要在情谊与私利之间选择,他们六人选择了情谊,放弃私利,而我等选择一千四百斤龙纹米的私利,放弃情谊。这是错误的选择,我很后悔,但绝不会埋怨你当时的挑拨。也不会埋怨云方之后厚此薄彼。那么,在这之后,云方害过我等吗?没有,我们还是队友。他只是为了补偿其他六人的情谊,给出了圣页敕令的‘私利’。我等若强行索要圣页敕令,并因此记恨,那便是贪欲弥天,那便是不知廉耻!圣页敕令是他的,他喜欢给谁就给谁!”丘猛道。

        连平潮冷笑道:“圣页敕令是他的?从入口一直到此地。若没有我们,他早就被战像杀死了,我们是他的救命恩人!”

        谭禾木轻叹一声,道:“老夫虽然自认为防护战诗词首屈一指。但事后想想,就算没有我等,云方也能平平安安到达此地。我们不是他的救命恩人,相反。他是我们的救命恩人!曲桉,你们六人死去两人,你同时经历过有云方和没有云方的队伍。你看,两种队伍到底有何区别?”

        曲桉沉默片刻,道:“若有云方,千军和梅兄绝对不会死!若没有云方,你们恐怕也已经死光了。平潮,你难道不觉得奇怪,我血芒古地的人族至少有七支队伍,可为什么最后只有我们三支到达?熊妖十大部落与六大亚圣世家都比我等更强,为什么他们只有一半能抵达镇罪殿正门?你若敢是我们运气好,与云方无关,我就敢传文天下抨击你!”

        连平潮嘴硬道:“无论如何,他也是我们的队友,我们既然没有害他,他能写圣页敕令,随手给我就是了。”

        丘猛诧异地看着连平潮,问:“平潮,你如实道来,就算那破碎的玉石是真的宝物,能比得过圣页敕令吗?”

        “如果圣页敕令真如云方的那般厉害,自然是比不过的,老夫虽然有私心,但绝非不讲道理之辈。”连平潮道。

        丘猛继续道:“你一个连玉石都要从云方手中强抢的人,竟然让他把更珍惜的圣页敕令随手给你,你不觉得自己太无耻了吗?逆种文人也不过如此!”

        连平潮气得满面通红,可他实在无法反驳。

        丘猛道:“老夫眼光差,看轻了方运,既然要了那一千四百斤的龙纹米,就绝不会厚颜无耻再要那圣页敕令。我们是队友,我们没有对不起方运,同样,方运也没有对不起我等!到目前为止,谁都没有错,但既然是队友,谁要做出加害之事,不知别人如何想,老夫绝不宽恕!”

        连平潮怒道:“你们可以贬低我,但不能把云方捧得如此高!”

        丘猛冷冷一笑,道:“云方并不高,他也从来不自己高,但他坚持了不主动伤人,至少比你高三万里!”

        “我只是跟他换玉石,他就排斥我,未免太过。听他之前也做过狠辣之事。此人不得仁爱,不通宽恕!”

        “攻乎异端,斯害也己。”丘猛道。

        连平潮自然知道这是孔圣之言,是必须要用全力攻击错误的异端邪,只有这样才能让祸患永远不会出现。

        这八个字,一般用来针对逆种和妖蛮。

        “丘猛,等老夫逆种之后,你再这八个字!”连平潮简直气炸了肺。

        “平潮,你我相认多年,我谭某的脾气,你是知道的。你若再往前迈出一步,必将万劫不复!”谭禾木双眼中的红光突然变得更浓,寒意森森。

        连平潮只觉全身发麻,仔细看了一眼谭禾木,怀疑谭禾木看穿了什么。

        “老谭,这些过了。”连平潮含糊道。

        连平潮似是服软,其他三人也不再喊打喊杀,沉默起来。

        过了片刻,花园里有轰隆隆的声音响起。

        四个人感到惊讶,这是偏殿后门开启的声音,按理其他人若要开门必然会全力攻击,等破坏大门才能抵达花园,是谁和方运一样能打开门?

        四人循声望去,全身冰冷。

        就见熊族第一妖王熊屠率领大批妖王站在门口。

        “完了……”

        花坛边缘的灌木对龙族来只是装饰之用,但对方运等七位人族来,那些灌木是长在一起的参天大树,必须要在夹缝中前行,不断改变方向,难以直线通过。

        不过五六丈的距离,七人走了好一阵才通过。

        通过五层楼那么高的灌木林,七人终于来到被大量高大树木花草遮蔽的花坛内部。

        “区区一片草叶都有两人高,我等简直如蚂蚁一般。”刘山阿无奈笑道。

        “这些神物,我们恐怕只能取其中的果子或特别的花朵,整株神物的话,只能看,带是带不走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