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五百一十四章 国师莫咏欣
  • 第一千五百一十四章 国师莫咏欣

    作品:《超品相师

        片刻之后,神女再次出现,不过这一次,神女的目光却是看向猛虎候,冷冷的说道:“这人你不能带走,猛虎候还是请回吧。⊙,”

        “神女,本候得陛下看重,负责整个咸阳城的安危,不允许有任何可疑人物混入咸阳城,你这是让我为难啊。”

        “如果猛虎候觉得为难的话,就径直向陛下汇报,就说是我的主意吧。”

        神女没有答话,车厢内却是传出了一道清冷的声音,猛虎候眼瞳一缩,连忙答道:“国师严重了,既然国师开口了,那本候也不敢不从。”

        车厢内再次恢复了平静,神女却是冷冷的看了猛虎候一眼,说道:“那就让路吧。”

        猛虎候带着他的人走到了一侧,而秦宇却是笑了,尤其是当他跟着猛虎候擦肩而过的时候,脸上的笑容更加的灿然,只是,这笑容背后意味着什么,那就只有秦宇和这猛虎候两人自己心里清楚了。

        进了城,秦宇跟着队伍,朝着一个方向而去,并不是前往北边的皇宫,而是朝着南边的一座宫殿而去,这座宫殿,便是国师在咸阳的居住之地,称为国师府。

        队伍在国师府前停下,那些士兵守卫在了国师府之外,而马车是直接驶进了国师府内,至于秦宇和忧忧两人,却是等马车进入了国师府差不多有一刻钟后,才有一位侍女从门内走出,将两人带进了国师府内。

        “你们就在这里住下吧,记住,你们只能在外院活动,不能踏进内院,不然的话,内院的侍卫会将你们拿下的。”侍女给秦宇、忧忧两人交代了几句之后,便匆匆忙忙的离开了。

        “秦大哥?”

        忧忧哪里见过这么漂亮的房子,看着那些打造精美的家具。手都不敢放上去碰触,生怕会被自己摸坏了。

        “忧忧,咱们暂时就要住在这里了。”

        “嗯,我跟着秦大哥,秦大哥住哪里,我就住哪里。”忧忧的目光落在了房间内大船上,那柔软的床被,对于小女孩是有着致命的诱惑力,要不是秦宇还在这里的话,估计忧忧早就是趴在软软的大床上去了。

        “忧忧。你先去床上睡一会吧。”秦宇看出了完之后,自己则是朝着门外走去。

        “秦大哥,你要去哪里?”

        “我就在外面逛逛,放心,我不会走远的,去睡吧。”秦宇安慰了忧忧几句之后,这才走出房门,然后随手将房门给关上。

        在秦朝。像忧忧这样,十四五岁的小女孩已经是可以嫁人了,想来那些国师府的下人也正是这样认为的,所以才给自己和忧忧安排了一间房子。这事情秦宇不好和忧忧明说,只能是去国师府管事的人了。

        只是,出了房间之后,看着偌大的一个空院子。秦宇却是不知道,该去哪里找人了,最后。索性便在院子中间的石桌上坐下,等待这国师府的人自己上门,而他,刚好还有许多事情要消化和思考。

        国师府内院,那百花盛开的花园中,同样是有着两位绝美的女子,站在那亭台处。

        “姐姐,你为什么要从猛虎候手中救下这个人呢,我觉得猛虎候的话也不是没道理啊,这人的来历这么的可疑,而且偏偏又那么巧的救了姐姐,最关键的是,我查看过了,这些刺客手中的长剑都是宝剑,那人怎么可能会没有受伤,没准这根本就是那人设计的局,那些黑衣人牺牲了自己,就是想给那人创造机会接近姐姐。”

        神女有些疑惑的看着自己的姐姐,没错,在外人眼里,自己姐姐是受人敬仰的国师,但是在没有外人的时候,她们两人一直是用姐妹相称的。

        想到自己的姐姐,神女脸上便是露出幸福的神色,如果没有自己姐姐的话,恐怕她现在已经是死了。

        神女的神色陷入回忆,那是当初她在骊山的时候,那时候的她,跟随着自己的师傅在山上的一座道观修炼,只是自己师傅去世了之后,就剩下她一个人了。

        时间回到了五年前,那是秦始皇东巡的时候,恰巧便是来到了骊山,而当时的她正一个追逐山里的一只猎物,眼看着这猎物就要跑了,她也顾不得什么,将手中的长剑掷出去,谁知道却刚巧不巧的便伤到了上山的姐姐。

        神女记得,当她手中的长剑刺到姐姐身上时,那秦始皇是如何的愤怒,当场便有侍卫将她拿下,只等秦始皇一声令下便是人头落地,可却没有想到的是,姐姐在那时候开口了,不但救下了自己,而且自己师傅去世之后,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便将自己带到了身边,对自己比对亲妹妹还要好。

        是的,外面传闻的骊山神女就是她,但是事情的真相,根本就不如传说中的那样,但是知道真相的人,却已经是被秦始皇下了封口令了。

        这些年来,神女心里已经有了决定,姐姐是她一辈子要守护的人,只要她活着,就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姐姐。

        神女还记得,自己将这个告诉姐姐的时候,姐姐却只是笑了笑,然后问了她一句,“如果是陛下要伤害她呢。”

        “陛下,就算是陛下也不可以。”那时候的神女,攥紧了拳头,坚定的答道。

        ……

        “因为我亲眼看到了,那个黑衣人手上的长剑,刺入了他的胸口处。”

        “这怎么可能,他的身上根本就没有伤痕,要是被剑刺进去了,怎么会没有流血,就他身上穿的那破衣衫,也不可能是什么刀枪不入的宝甲啊。”神女惊讶,随即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

        “肯定是姐姐你被骗了,那些武功高强的人,可以做到收发自如的,没准那黑衣人在最后一刻收了劲,只是姐姐没有看出来而已。”

        “那个黑衣人打的过你吗?”

        “当然打不过啊,一剑就被我刺伤了。”神女有些得意的答道。

        “那你能够做到收发自如吗?”

        听到自己姐姐这话,神女愣了一下,随即便反应过来自家姐姐为什么会这么说了,表情有些低落,“我现在还做不到,不过师傅告诉我,如果我肯修炼那本她留下的经书,就可以做到了,而且要比这还厉害。”

        “是啊,连你都做不到,他又是怎么做到的呢?而且,他竟然还知道我的名字?”莫咏欣似乎是在询问,可更多的是在自语,那绝美的容颜之上,那一对充满智慧的眸子,此刻,也是浮上一层迷惘。

        “什么,他竟然知道姐姐的名字,这么看来,这人绝对是处心积虑调查好了的,不行,我现在就去审问他。”神女一惊,随即却是咻的一下站起身,就要朝着外院走去。

        “你呀,还是这么的冲动。”莫咏欣拉住了神女,“你想想,我的名字都有谁知道?”

        “姐姐的名字除了我知道……”神女歪着头想了一会,“哦对,还有陛下知道。”

        “那你觉得,会是你告诉他的,还是陛下告诉他的?”

        “我当然不可能告诉他啊。”神女立刻答道,不过下一刻,却是嘟起了嘴,自己不可能泄露姐姐的名字,而陛下也自然是不可能,那这人到底是从哪里知道姐姐的名字的?

        “好了,这事情姐姐自己会处理的,你就别管了。”莫咏欣撩了撩被风吹乱的发丝,有一些话,她没有告诉神女,哪怕神女和她亲如姐妹。

        当初在马车上时,那黑衣人长剑刺进来的时候,她根本没有感到害怕,因为这样的事情,她已经经历过很多次了,但是,当那人撞破马车门,挡在她面前的时候,她看到了那人脸上的担忧之色,这种担忧之色,是她以前从来没有见到过的。

        以往她被人刺杀的时候,那些护卫们也会露出这样的担忧神色,但是那些护卫担忧的是她如果出了事情,那他们就要承受陛下的怒火。

        但是那人的眼神流露出来的担忧,是那种纯粹的担忧,这份担忧,和她的身份无关,仅仅是因为担忧她而担忧,是的,这说起来可能有些拗口,但是莫咏欣确认自己不会看错。

        而当那人目光转过来看向自己的时候,莫咏欣从来没有发现,一个人眼神之中流露出来的表情可以这么的复杂,那是一种喜悦中夹杂着后悔,另外,还带着一种她从来没有见过的感情在里面。

        尤其是当那人喊出她名字的时候,莫咏欣可以感觉到,自己内心深处似乎是有某一道弦被拨动了,而当自己冷漠的没有一丝表情变化的时候,那人脸上流露出来的那种深深的失望之色,却是让得她的心里一颤,那人没有看到的是,当他下车了之后,自己的眉头却是轻蹙了起来。

        自己什么时候,会因为一个陌生人而蹙眉了?

        摇了摇头,莫咏欣让自己不再去想那个人,朝着神女说道:“朝中大臣都反对陛下修建十二金人吗?”(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