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五百一十章 屠村!
  • 第一千五百一十章 屠村!

    作品:《超品相师

        一个时辰后,轰然一声,野猪倒在了地上,与秦宇对峙当中,终于是以野猪的无力倒地而落幕。∑頂點說,..

        而野猪倒地之后,秦宇松开了掐在野猪脖子上的手,这一个时辰之中,他和野猪先后经历了三个阶段的战役,简直是堪比第二次世界大战了。

        一开始,秦宇是属于被动挨揍的阶段,而随着野猪知道眼前这人类撞不死后,这野猪想要离开了,不过,秦宇怎么可能会让野猪逃掉,二话不便跳在野猪的身上,双双死死的搂住野猪的脖子,这是要将野猪给活活的闷死。

        而野猪为了挣脱开秦宇,在深林之中是横冲直撞,撞到了不少树木,就是想要将秦宇从身上甩下来,或者是直接带着秦宇撞上那些大树,企图将秦宇给撞死。

        但很显然,野猪的策略失败了,最后的结果,是它自己撞的全身是伤,然后精疲力尽的倒下来了,没多久,便闭上了眼睛。

        有人会,野猪怎么这么的傻,就不知道直接跑吗,还这么的撞,但这就是野猪的凶性,如果有过猎人经验的人就知道,在猎人当中,有那么一句话,叫做宁打老虎,不打野猪。

        这话是什么意思呢?

        老虎虽然凶猛,但如果只要逃到树上前,老虎也无法奈何他,而且,老虎一般不会有那么长的耐性一直守在下面,但是野猪就不同了,如果碰上野猪的话,尤其是愤怒中的野猪,那比老虎还恐怖,因为,就算你躲在了树上,野猪也会不停的用头去撞树,永远不会放弃。

        野猪最终休克而死,秦宇从野猪身上下来。打量了野猪的体型之后,最终还是放弃了将野猪扛在肩膀上带回村里的想法,虽然,很多历史中记载的那些打虎英雄,打死了老虎之后,都是直接将老虎扛下山,但谁叫自己打死的是野猪。

        最终,秦宇选择了拽着野猪的一只脚朝着山下走,不过,就当秦宇走到半山腰的时候。却是听到了一道清脆的呼喊声。

        “秦大哥,你在哪里?”

        “秦大哥!”

        听到这声音,秦宇皱了下眉,忧忧怎么到山上来了?

        “忧忧,我在这里。”秦宇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回应了一声,没多久,忧忧瘦弱的身影便出现在了秦宇的视野当中。

        “秦大哥,山里有猛兽很危险的,你怎么又一个跑到山里来了。咦,这是什么?”

        忧忧看到秦宇,脸上的担忧之色才略微的少了,不过。随即姑娘就注意到了秦宇身后的黑野猪,惊叫道:“这是野猪?怎么这么大只?”

        “秦大哥,这野猪是被你打死的吗?”

        姑娘走近,看到野猪鼻孔里流出的血。才知道野猪已经是死了,当下立刻欢呼雀跃起来,“秦大哥你真厉害。连这么大的野猪都可以打死。”

        “有了这头野猪,够你和你娘吃半年的吧,不过这种天气,猪肉不好保存,这样,我到时候交你一种方法,可以将野猪肉腌起来,这样就不怕坏掉了。”秦宇摸了摸忧忧的脑袋,道。

        只是,让秦宇有些意外的是,忧忧听到他的这话,脸上不但没有露出高兴的表情,神情反而是变得有些失落起来。

        “怎么了,忧忧?”

        “我知道,秦大哥你要离开村子了,是不是?”忧忧抬起头看着秦宇,“秦大哥特意到山上来打野猪,是为了报答我娘的恩情。”

        “呃……”

        看着忧忧是失落的神情,秦宇却是不知道该什么了,他没有想到,姑娘年纪不大,却是这么的聪明,竟然可以猜出这些信息来。

        “忧忧,秦大哥不属于你们这个世界,这一次,秦大哥来这里,只是为了寻找一个人,等找到了她,秦大哥就会离开这里。”

        “她是秦大哥的亲人吗?”

        “可以这么吧。”

        “秦大哥,我能不能跟着你一起走。”忧忧脸上露出了希翼的神色,期待的看着秦宇。

        然而,秦宇却是摇了摇头,这一次去咸阳,他不能带上忧忧,因为他不知道会在咸阳遇到什么事情,但是直觉告诉秦宇,咸阳之行,并不会那么的一帆风顺,虽然他的实力被封住了,但是六品宗师的那种冥冥中的感觉却依然存在。

        所以,他不能让忧忧跟着自己冒险,而且,忧忧的父亲在服徭役的时候死了,忧忧和她娘相依为命,自己要是带走了忧忧,那忧忧她娘恐怕也没有了活下去的希望,很有可能就走上绝路。

        “那秦大哥找到了你的亲人后,一定要再回来看忧忧。”

        “嗯,秦大哥找到了她之后,只要没有出现意外,一定会回来和忧忧告别。”秦宇另外一只手,拉起了忧忧的手,一手则是拽着野猪的腿,朝着山下走去。

        然而,在离着村子不远,已经可以看到村子的时候,秦宇却是突然停下了脚步,随即眉头皱了起来,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村子方向。

        “秦大哥,怎么不走了?”忧忧疑惑的看向秦宇,不明白秦大哥为什么停了下来。

        “忧忧,你在这里不要动,一会不管看到了什么,或者发生了什么,都不要离开这里,记住,除非是我亲自过来叫你,不然的话,不要从草丛中出来。”

        秦宇放下手里的野猪,示意忧忧趴在野猪边上,而姑娘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还是按照秦宇的去做了。

        看着十分听话的趴在草丛中的忧忧,秦宇的眼中闪过一丝愧疚之色,不过下一刻,秦宇便抬起头,眼中闪着寒光,一步一步朝着村子走去。

        秦宇所走的方向,是村子的后山路,因为比较陡峭,而且这里没有良田,所以杂草丛生,刚好可以遮掩住他的身形。

        不过,秦宇并没有就这么走进村子,而是从怀里掏出了十几颗龙眼大的石头来,这些石子,是他这半个月来从村子里捡来的,这些,原本是秦宇打算遇到危险时候使用的,但是现在,却不得不提前用上了。

        将这些石头分布在了后山口的一些方位上后,秦宇这才走进了村子,只是,一走进村子,秦宇鼻子嗅了几下之后,脸色是彻底的阴沉了下来。

        “难道是山贼?”

        秦宇竖起耳朵,没多久,终于是让他听到了一丝动静,在离着他不远的一处房子内,这处房子秦宇知道,是村子里一位老婆婆的,老婆婆的两个儿子都去服徭役了,而两个儿媳妇也是跟着去了,留下了几个娃娃由老婆婆一人带着。

        走进这间破陋的木屋之中,秦宇的眼瞳便是放大,因为他看到,老婆婆躺在了血泊之中,双眼爆睁,而在老婆婆的身侧,她的几个孙子孙女,也同样如此。

        死不瞑目!老婆婆和她的几个娃娃,全部都是死不瞑目。

        “王八蛋!”

        见到这一幕,秦宇是出其的愤怒了,哪怕他也算是见过不少血的人了,但是看着老弱幼残,就这么惨死在他的面前,这让得他的血液直往上涌,当下,抄起放在木门边的一把柴刀,直接是走了出去。

        “报告,这村子两百三十六户人家,已经全部灭杀,消息不会走漏出去了。”

        在村子的中央,一队骑兵在那里列队,这些骑兵手上的兵器全部都沾染着鲜血,目光看着他们的队长。

        “哼,虽然让他给跑了,但是肯定跑不了多远,立刻跟我去追,另外,你回去侯爷府上,给侯爷报信,就发现那可疑之人的踪迹了。”领头的队长,手指一位士兵,命令道。

        “是。”

        一位士兵一挥手里的马鞭,就要转身朝着村子口奔去,不过,就在士兵驾着马跑出几米远的距离时,一柄柴刀从旁边射出,直接是插在了他的喉咙处,鲜血溅出,士兵直接是从马上掉下来,而那匹马也是受惊之后,根本就不管自己主人的死活,跑出了村子。

        “是谁!”

        领队的队长看到这一幕,立刻朝着柴刀射出的方向看去,而那些士兵,也在第一时间,将手中的长枪,对向了这边。

        半响之后,从那拐角之处,走出来了一道年轻的身影,这道年轻的身影,丝毫没有理会那领队队长的质问,而是迈步走到了被他杀死的士兵面前,一举将柴刀拔出,鲜血,顺着那喉咙出溅出,溅在了他的衣服上,然而男子却毫不在意。

        这年轻男子,自然就是秦宇了,做完这一切之后,秦宇的目光看向这队士兵,看到这些士兵的装备和马匹,秦宇心里已经有了判断:这是一支正规军,绝对不是什么山贼。

        而当他看到那位队长手上拿着的一套衣服时,眼睛却是微微眯了起来。

        这套衣服,他再熟悉不过了,因为这套衣服就是他的衣服,是他穿在身上,穿越的时候,一并跟着带了过来的。

        “看来,你口中的那个可疑之人,就是指的我了。”

        秦宇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了,这些士兵,是冲着自己来的,而村子里的这些无辜村民,不过是受到了自己的牵连。

        这些士兵发现了自己身上的衣服,于是找村民询问自己的下落,只是,自己上山打猎的事情,并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唯一能猜到自己去山里的忧忧也是进山找自己去了,这些士兵久等不到自己,便以为自己跑了,这才向那些无辜的村民举起了屠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