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四百八十六章 六祖舍利到
  • 第一千四百八十六章 六祖舍利到

    作品:《超品相师

        热门推荐:、 、 、 、 、 、 、

        菩萨推门,尖金泄气,这是静德两兄弟针对咸阳玄学会布置的风水局,而这也是秦宇看出来的有关这栋楼房的风水问题。

        但是,此刻君无敌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却让秦宇心里有些嘀咕,难道有什么被自己错过的细节?

        想到这里,秦宇的目光再次落在了那栋楼房之上,只是,一圈扫视下来之后,却依然是没有任何的发现。

        “擦,差点上当了。”

        秦宇在心里给自己翻了一个白眼,自己这是被君无敌的表情给迷惑了,对方不过是露出了这样的一个笑容,自己就有些捉摸不定了。

        其实,这还是因为关心则乱,因为和君无敌的赌约,关系到救莫咏欣的事情,因此秦宇不容许有一丝的错误发生,太在意了,便失去了以往的方寸。

        想明白了这些,秦宇笑着看向了君无敌,没有说话。

        而君无敌也笑了,两人同时哈哈大笑起来,这一笑,笑的其他所有人都是莫名其妙,不明白这两位高人笑什么?

        “高人就是高人,高人的举动总是那么的难以理解。”

        “是啊,两位大师的想法不是咱们可以揣摩的。”

        “我觉得两位大师是应该是惺惺相惜了。”

        **  ……

        “噗!”

        听着周围人的议论,孟瑶忍不住玉手掩住红唇,以免大声的笑出声来,她还能不了解秦宇,一般情况下,秦宇笑的越灿烂,那就说明心里在算计着什么,哪来的惺惺相惜。

        “这一次是你赢了,依照赌约,我会将黑色小鼎给你。到时候去我住的地方找我。”

        留下这句话后,君无敌直接是迈步离开了,朱升和朱媛这对祖孙女见状也连忙跟上,不过,朱升看着秦宇的目光却是闪着异彩,显然是在想着,该如何和这位秦大师结交。

        君无敌走了,这一场的比试也分出了胜负,接下来的事情,秦宇便不想插手了。当下,和钱海天告了一个别,问清了君无敌在咸阳的住处之后,便和孟瑶、曹轩两人离开了。

        君无敌在咸阳,是住在朱家别墅里的,朱家在咸阳有着一栋山边别墅,占地面积极其的广,等秦宇三人来到朱家别墅铁门前,那里。朱媛已经在那里等候了。

        “秦大师,我爷爷让我在门口等候你们。”朱媛的表情有些不情愿,她知道自己爷爷为什么要让自己在这里迎接这位秦大师,虽然不情愿。但也只能照做。

        秦宇笑了笑,没有答话,他知道朱家打的什么主意,不过现在的他。已经是不想和这些富商有多联系了,当初不过是为了配得上孟瑶,让自己走进那个圈子里。这才会和富豪打交道。

        但到了现在的他,已经不需要了,而且,朱家也就是在咸阳算得上一号,放眼全国,并不算顶尖。

        进了朱家别墅,没一会,朱升亲自走了出来,他的手上,捧着一个盒子,笑吟吟的朝着秦宇说道:“秦大师,这是君大师让我转交给你的,说这里面有你想要的东西。”

        “谢谢。”

        接过盒子,秦宇将盒子打开,脸上,却是露出一缕惊讶之色,原来,这盒子里除了那尊黑色小鼎之外,还有另外几样东西。

        “君大师说,这几样东西,到时候你会用得着。”朱升在一旁解释了一句。

        “那行,多谢朱老板了,我们这就告辞了。”

        秦宇将盒子收起来,没有再多言,转身便要离开。

        “秦大师,我看这天色也不早了,要不由我做东,咱们吃了晚饭再走?”朱升开口说道。

        “不用麻烦朱老板了,我这边还有点事情要处理,下次吧。”

        秦宇摆了摆手,拒绝了朱升的请求,然后转身就带着孟瑶和曹轩离开了朱家大院,开着车子,一骑绝尘而去。

        朱家别墅大门口,朱媛看到自己爷爷直到秦宇车子走远才放下手,不禁有些气恼的说道:“爷爷,这人根本就不识好歹,你干嘛还这么客气的对他?”

        “哎。”朱升看着自己这最心爱的孙女,他的那些孙子孙女当中,朱媛是他最心疼的,不仅是因为隔代亲,而是因为因为朱媛是他孙子孙女当中最聪慧的,只是,到底是年轻了点啊。

        “媛儿,咱们这么国家,和其他国家不一样,虽然明面上风水是迷信,但是,只有圈子里的人知道,一位真正的风水大师有多吃香,人脉有多么的恐怖,结交一位风水大师,不仅是可以帮助我们,而且最关键的是,通过风水大师的圈子,可以扩大自己的人脉,王林的事情听说过吧。”

        “当然,那不就是一个骗子吗?”朱媛不屑的说道。

        “不错。”朱升点了点头,“王林是一个骗子,真以为那些富豪那么傻吗,一点破绽都看不出吗,只不过大家都不愿意说破罢了,有的人是想借着王林走进更高的圈子,而有的人是想扩大自己的人脉。”

        “永远要记住一点,中国是一个讲究人脉的社会,哪怕再过去几百年,这一点,依然不会改变。”

        听着自己爷爷最后这句有些严肃的话语,朱媛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

        列车呼啸,由广_州发往西_安的高铁上,有那么一节车厢,没有普通的乘客,只坐着十几位和尚,以一位老和尚为首,这些和尚围着中间的一座木架上摆放着一块用黄布遮住的物件前,念诵着佛经,声音之广,隔壁的车厢都能够听到。

        不少乘客有些好奇,想要涌入这车厢,然而,在车厢的两头,却各自有着两位和尚守护在那里,神态庄严,不允许任何人闯入。

        这一幕,让得列车上的乘客更加的好奇了,不少乘客纷纷对着守护在车厢门口的两位和尚狂拍照,而那两位和尚也不在意,只要这些乘客不朝着车厢走,任凭他们拍照。

        “各位乘客,列车已经到达西_安站,在西安站下车的乘客请提前做好准备,本次列车,在西_安站停留三十分钟。”

        列车广播里传出的声音,让得乘客们再次哗然,要知道,这趟列车,以往在西_安一站只停留十分钟的,因为西_安并不是终点站,这一下子停留半个小时,很明显是有什么突发事情了。

        不过,当列车停下时,那些乘客就知道原因了,因为那节有着和尚把守的车厢,从里面走出了十几位僧人,而领头的一位老僧手上捧着一个用黄布盖住的盒子,神情十分肃穆。

        而与此同时,在西_安站下车的乘客便发现,这站台之上,出现了一支武警部队,这支武警部队,护送着那些和尚,朝着专用的出站通道走去。

        这一幕,自然又引起了许多乘客的震惊,也让得许多乘客纷纷拿出了手机拍照,开始猜测起这些和尚到底是干什么了的,不过也只能是猜测了,因为没多久,这群和尚在武警的护卫下,便是消失在通道的出口处。

        秦始皇陵园门口!

        秦宇、孟瑶还有凌帝以及那些供奉,此刻全部站在门口等候。

        没多久,几辆大巴车停在了门口处,第一个从车上下来的是曹轩,而在曹轩后面的,则是秦宇的老熟人,智仁大师。

        看到智仁大师捧在手上的黄布,秦宇等人连忙上前一步,“恭迎六祖舍利。”

        “智仁大师,快请进,一切准备工作都已经做好了。”秦宇朝着智仁大师开口说道。

        “嗯。”

        智仁大师点了点头,跟着秦宇朝着陵墓内里走去,最后,来到了一座木制的浮屠前。

        这是一层七级浮屠,是秦宇为了迎接六祖舍利,专门让凌帝去弄来的,六祖舍利不是凡物,藏放的地方也是很有讲究的。

        智仁大师将手中捧的黄布盖的盒子上面的黄布缓缓掀开,然后,将盒子放进七层浮屠的最高一层之后,又带着所有的僧人跪在了地上,朝着六祖舍利行三拜大礼。

        秦宇等人虽然不是佛教弟子,但是面对着六祖舍利,也是恭恭敬敬的鞠了三个躬。

        做完这些礼仪之后,智仁大师才从地上站起来,笑呵呵的看向秦宇,“秦大师,几年不见了啊,你这相貌是没有任何的改变啊。”

        “智仁大师客气了,几年不见,智仁大师在佛法上的造诣是越来越深了。”秦宇也是笑着说道。

        “咦,秦大师的眼力依然是如此的犀利啊,什么都瞒不过秦大师,这两年,托六祖当初指点之福,终究是有收获。”智仁大师谦虚的答道。

        秦宇笑了笑,他知道智仁大师说的是什么,当初六祖通过舍利显灵,却是借用的智仁大师的身躯,这对智仁大师来说,也是一件天大的福缘了,有所顿悟也是正常的。

        而他之所以会发现,是因为他明显的感觉到,智仁的身上,多了那种佛家高僧所特有的气质,这种气质,目前他只在一个人身上看到过,那就是佛子。

        其实,智仁大师心里何尝不也是再感叹,几年不见,秦大师显得更加的深不可测了。(未完待续……)I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