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四百七十九章 不能说的风水问题
  • 第一千四百七十九章 不能说的风水问题

    作品:《超品相师

        渭河,为黄河之最大支流,途径不少省市,跨越西安咸阳,从秦始皇陵墓北边而过,穿潼关而入黄河。︾頂︾︾︾,..

        从钱海天等人口中知道这条河是渭河之后,秦宇便再次陷入了沉默,如果不是一双眼珠还在沙盘上扫动,钱海天等人几乎都要以为秦宇是睡着了。

        不过钱海天等人也全部都屏息以待,生怕打扰到秦宇,秦宇的出现是他们和君无敌分出胜负的最后机会了。

        许久之后,秦宇的目光终于是在沙盘上收回,钱海天等人脸上连忙露出期待之色,心翼翼的看着秦宇,等待秦宇的开口。

        只是,让钱海天等人困惑的是,虽然秦大师的视线已经是从沙盘上收回了,但是却依然没有开口。

        盏茶时间过去,秦宇依然不语,在场的一位老人忍不住了,开口询问道:“秦大师,看出来了吗?”

        “钱会长,这楼房存在的风水问题是看出来了,确实是存在大问题。”

        秦宇开口了,不过,表情却是变得有些古怪,只是钱海天等人已经因为秦宇的回答而变得激动和喜悦,却是根本就没有注意到秦宇的表情变化。

        “那秦大师可否告知,这楼房是存在什么风水问题?”另外一位老人迫不及待的问道。

        “这个……”秦宇犹豫了一下。

        而秦宇这一犹豫,人老成精的钱海天却是一下子误会了秦宇的意思,“老高,既然秦大师已经是看出了这楼房的风水问题,那不如咱们下去就召集人,通知那君无敌一声,然后去那楼房,让秦大师当着君无敌的面,指出这楼房的风水问题。”

        在钱海天想来。秦宇不,是因为想要将扬名的机会留给自己,将心比心,如果换做是他的话,也自然希望当着咸阳所有玄学界人的面,指出这楼房的风水问题,增加自己的名气。

        “会长的对,是我太心急了,那我现在就去通知那些人和君无敌。”那位叫老高的老人连忙朝着秦宇道歉,然后便急匆匆的走出了会议室。

        “这……”秦宇有些苦笑。他之所以会犹豫,倒不是怕被人抢了名气,到了他现在这个境界,已经根本不在乎名气这些东西了。

        “会长,这也差不多快中午了,我已经安排好了酒店给秦大师接风洗尘了,咱们是不是动身前去?”一位理事走进了会议室,问道。

        “对,秦大师。咱们先去酒店,大家替你接风洗尘。”钱海天一怕脑袋,笑着道。

        于是,一行人又簇拥着秦宇前往玄学会附近的一家大酒店。而玄学会的那些成员,尤其是年轻人,已经从那些老者口中得知,秦大师看出了那楼房所在的风水问题。当下更是欢呼雀跃,对秦宇的崇拜却又更加了一分。

        酒宴之上,秦宇自然是被重照顾之人。几乎在场的每一位玄学会成员都朝着他敬酒,不过好在的是,以秦宇现在的境界,已经可以做到千杯不醉了。

        这场酒宴一直延续到下午两,吃完饭之后,钱海天便开口询问秦宇是否要休息,当看到秦宇摇头之后,假意的劝了两句之后,便直接是调集了车队,领着玄学会众人,浩浩荡荡的朝着那栋楼房而去。

        “秦宇,这楼房的风水是不是有古怪啊,我先前看你的表情有些不对劲。”

        车子之上,只有秦宇、孟瑶和曹轩三人,曹轩负责开车,没有外人在,孟瑶也就问出了先前便萦绕在心中的困惑。

        钱海天等人误会了秦宇,但是孟瑶可不会,她很清楚,秦宇不是那种在乎名气的人,或者,名气对秦宇来已经是不重要的,先前不出来,肯定是有其他方面的原因。

        “君无敌给咸阳玄学会挖了一个大坑,可惜钱会长他们还茫然不知。”秦宇苦笑着一声,答道。

        “什么意思?这楼房的风水不是已经被你看出来了,那君无敌就等于是输了,还能挖什么坑啊。”孟瑶疑惑不解,就连在前面开车的曹轩,听到秦宇这话,脸上也是露出困惑的神色,通过车后镜,目光不时的落在了秦宇身上。

        “这栋楼房存在的风水问题很独特,属于那种看破不破的,其实,君无敌恐怕根本不在意玄学会是否有人能够看出这楼房的风水问题,甚至还把不得被玄学会的人看出来吧。”

        “啊,风水问题看出来还不能?”孟瑶有些惊讶,还是不懂秦宇话里的意思。

        “可就算是看出来不能出来,那玄学会的人要是看不出来之后,君无敌他自己不也得出口吗?”孟瑶一下子就捕捉到了秦宇这话中存在的问题。

        “这楼房的风水问题,只有玄学会的人没法破,其他人确实无碍,君无敌又不是玄学会的人,自然是不受这约束。”

        秦宇这话一出,孟瑶和曹轩是更加的困惑了,不过秦宇却没有再解释了,因为秦宇再想,一会该用什么样的方式来将那楼房的风水问题给出来,才能照顾到咸阳玄学会的面子。

        ……

        此时,那栋楼房之下,已经汇聚了不少人,其中有道士也有和尚,这些人全部站在了这栋楼房的下面阴凉处,而随后,越来越多的车子到达,甚至还有许多豪车上下来许多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的成功人士。

        这一次,因为秦宇的出现,并且秦宇明确的,他已经是看出了这栋楼房的风水问题之后,咸阳玄学会的人都很兴奋,先前那位负责通知消息出来的人,更是几乎将整个玄学会可以通知到的人,全部都通知了一个遍。

        道协和佛协的人,玄学界其他人,很是还有那些富豪老板,一个不漏,这也导致,此刻这栋楼房之下的停车位,是明显的不够用了。

        越来越多的人赶到,这些都是咸阳玄学界中人,大家平日抬头不见低头见,相互之间也都认识,这聚集在了一起,自然少不了互相打招呼,就连那些富豪们,也同样是对这些道士和尚很熟悉,这一下,这栋楼房下面,变得是非常的热闹。

        “这一次又到了咸阳玄学会和那君无敌比试的时候,前几年都是咸阳玄学会输,这一次我依然对咸阳玄学会不看好啊。”

        话的是一位道士,他这话语之中虽然是充满了对玄学会的同情,但是脸上有些幸灾乐祸的表情却是出卖了他真正的想法。

        道协和玄学会之间的业务本来就是有些重叠,风水师抢了不少道士的饭碗,好在的是,玄学会没有道观,不然的话,估计玄学会和道协之间,必然会爆发起一场大战。

        “师兄的对,我也不看好玄学会,不过我觉得这玄学会也是咎由自取,当初要不是他们想要将人家君无敌给赶出咸阳,君无敌也不会处处针对他们,只能,这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道协这边在议论,佛协那边也同样如此,这些人全部都对玄学会不看好,毕竟前几年,君无敌可是以一人之力碾压了整个玄学会,碰上这么一尊猛人,玄学会只能是自认倒霉吧。

        “哟,李总也来了,这大热天,李总不坐在办公室休息?”

        “哈哈,张总不也是一样没有休息吗?”

        “古老板,我可是听了,你和君大师的关系不错,上次君大师还特意帮你的公司看了风水,你看这次君大师来,能不能给我引见一下啊。”

        “顾总,这真不是我不帮忙,君大师的脾气你也应该听过。”

        “也是,君大师是真正的高人,哪有这么好结交的,不过玄学会的人也真是的,都连续输了几年了,还没死心呢,脸皮倒是挺厚的。”

        很显然,这些富豪,也全都一面倒的站在了君无敌这边。

        “君大师和朱家人来了。”

        人群一阵骚动,因为在他们不远处,几辆豪车停在了路口边,领头的是一辆劳斯莱斯,看到这车牌,那些富豪都认出来了,这是朱家的掌舵者的车。

        朱家,便是当初君无敌一举扬名将玄学会给压在下面的那位富商,同时,朱家的掌舵者也是咸阳第一首富。

        劳斯莱斯打开,从车上下来了一位老者和一位中年男子,前者脸上挂着慈祥的笑容,而后者,则是面无任何的表情。

        而在老者的身边,则是有着一位靓丽的年轻女子心的扶着老者,看到这三位出现,那些富豪全都想要涌上来打招呼,只不过,在君无敌的冷眼扫视之下,全都止住了脚步,不敢在上前。

        “玄学会的人还没有人来,这谱也太大了吧,君大师都已经到了,而且他们年年都输在君大师的手上,也不知道哪来的脸皮,还敢再和君大师挑战。”

        年轻女子扶着老者和君无敌走到了叶枝最茂盛的一颗大树下,原本站在那树下的人,也很自觉的让开了位置。

        “媛儿,不要乱话。”老者笑眯眯的看着自己这孙女,再看看一旁的君无敌,心中却是长叹了一口气,“君大师这样的高人,如果能够一直留在他们咸阳,那朱家何愁不更上一层楼,只是君大师之前已经过,他将离开咸阳,去往真正属于他的地方。”

        这让老者遗憾之下又有些好奇,到底什么样的地方,会是君大师这样的人真正应该呆的地方呢?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