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四百五十章 当年的隐情
  • 第一千四百五十章 当年的隐情

    作品:《超品相师

        尘埃落定!

        星辰散尽,所有人的目光,在第一时间朝着场中央看去,半响之后,老大一行人欢呼出声,而埃及法老的四位徒弟,却是面如死灰。

        场中央,秦宇撑剑站立着,不停的急促呼吸,而在秦宇的不远处,埃及法老倒在了地上,在他的眉心,那第三只眼,此刻却是一片模糊,变成了一片血花。

        埃及法老死了,加上先前那一具假埃及法老的尸体,此刻,这龙虎山三清祖师大殿之外,已经有两具尸体了。

        “咖喱咕噜,哈佛饿哦……”埃及法老的四个徒弟,在短暂的震惊之后,脸上露出了悲愤之色,带着仇恨的目光看向秦宇,相互之间却是用埃及语交谈着。

        其实不需要知道埃及法老的这个徒弟说什么,他们的表情已经是告诉秦宇答案了,秦宇眼中闪过一道杀机,杀一个是杀,杀一群也是杀!

        咻!

        下一刻,拖着疲惫的身子,秦宇手中的追影一扬,剑光划空,四位埃及法老的徒弟,连反应都没有反应过来,四颗人头便滚滚落下。

        至此,埃及法老六人,全部丧生在秦宇手中,全场寂静。

        天师府道士看秦宇的目光就像是看着杀神,这秦宇还真是狠啊,埃及法老一个不留,当真是心狠手辣。

        而老大他们,毕竟是普通人,一下子见到四颗人头掉落,也是有些傻眼了,这冲击对他们来说是很大的,倒是孟瑶。显得有些平静,和秦宇在一起这么久,一些血腥的场面她也见过不少了。

        杀死了埃及法老一伙人,秦宇将追影收起,一个人迈步走进了三清大殿。那些天师府的道士,见状连忙将路给让开,就好像秦宇是什么洪荒猛兽一样。

        秦宇进入三清大殿,先是朝着三清祖师神像恭敬了拜了一下,表达先前对天师府祖师出手相助的感激,接着。是直接盘腿坐在了三清祖师神像下面,开始运功疗伤。

        在三清祖师神像下面疗伤,秦宇相信,天师府的那群道士是不会妄动的,天师府这样的大教。最讲究的就是一个传承,在祖师神像面前冒犯,那就是对祖师的大不敬,哪怕是天师都不敢担这样的罪名。

        而秦宇这一打坐却是直接坐到了第二天的清晨。

        当秦宇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孟瑶和老大他们都在自己身侧的蒲团上半坐着睡着了,不用想,秦宇也知道,昨天孟瑶他们必然是守了自己一夜。

        没有打扰孟瑶他们。秦宇轻手轻脚的走出了大殿,而门外,两个正在打扫地上落叶的道士。看到秦宇出现,两人吓的脚哆嗦,看样子,如果秦宇再走下来几步,就要夺命而逃了。

        “我们这就去通知天师。”没等秦宇开口,两位年轻的小道士留下这话之后。直接是撒腿就跑了,这让秦宇的表情有些无奈。看来,在天师府的年轻一代当中。自己的形象恐怕就等同于那些洪荒猛兽。

        没一会,张继御的身影出现了,张继御看向秦宇,直接说道:“你先前说的事情,本座昨天调查过了,一千多年前,我天师府确实有几位前辈,下山替洪州总督施展阴婚秘术。”

        “哦,具体情况呢?”秦宇看向张继御,问道。

        “这事情有些复杂,并不是单单的施展秘术那么简单,你自己看吧。”张继御拿出了一本册子,丢给了秦宇。

        接过册子,秦宇带着疑惑之色浏览起上面的文字,一千年前留下来的资料,都是古言,不过难不倒秦宇,很快,秦宇便知道,为什么张继御会说这事情有些复杂了。

        将册子合上,秦宇的神色也有些无奈,二哥的前世的事情,何止是复杂,没有想到,竟然还有一个这么大的隐情。

        按照这册子上的记载,二哥和天师府,竟然还有这么一段因缘。

        一千年前,贵为总督的尚飞,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好官,在他的治理下,洪州百姓安居乐业,老有所依,幼有所养,洪州境内最大的山贼问题,也得到了解决,在几次出重兵剿匪之后,山贼也逃进了深山之中,对百姓的祸害却是大大减少了。

        而要想贫穷百姓生活过的好,最重要的一点,就必须是要让百姓有田地,在当时的社会,田是一切的根本,但是,唐朝时期的土地兼并很严重,虽然在尚飞的铁血政策下,不少地方豪族拿出了不少土地分给了穷苦百姓,但始终只是杯水车薪。

        而在这种情况下,尚飞,把目标瞄向了天师府,那时候的天师府,在整个道教体系当中,已经是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被称为道教十二福地之一,更是当时的三大道教之一,徒孙遍布天下,受朝廷封赏。

        而尚飞会把目光瞄向天师府,正是看中了天师府下面的良田万顷,如果能把这些良田分于百姓,那整个洪州百姓何必再为粮食犯愁。

        然而,天师府是什么样的存在,在唐朝,天家信奉道教,天师府的张天师,论地位,比他这总督都要高,敢动天师府的良田,恐怕还未行动,天师府向朝廷汇报,他这总督就得被撤掉。

        而且,就算是他强行将天师府的良田分于百姓,恐怕这些百姓也不敢要,因为信仰,动道教的东西,在当时百姓的眼中,那就等于是对神仙不敬,在所有百姓都相信这世上有神仙的年代,谁敢与神仙的代言人道士抢东西呢?

        所以,尚飞需要一个理由,一个可以让天家不阻止他动天师府良田的理由,在没有找到这个理由之前,他还需要和天师府虚与委蛇。

        于是,在尚飞任总督的期间,每年都去一次龙虎山,甚至因此还成为了龙虎山当代张天师的记名弟子,与天师府的一些掌权道士交好。

        其实,这种现象很正常,现在社会的一些有钱有权的人,成为某某寺庙道观的记名弟子,对于两方都是有好处的,一位总督,而且还是管辖天师府所在辖区的总督,天师府自然也是想要拉拢的。

        然而,天师府的人没有想到,尚飞,却是给他们挖了一个坑,一个天大的坑!

        在唐朝,阴婚之风盛行,结阴婚,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是尚飞请天师府的道士帮忙施展秘术,希望可以让青幕山和慕容婉婷,下一世依然在一起,这种强行打破轮回的规则,是属于邪术。

        这秘术,有一个前提条件,那就是需要三十六位少男少女的生命来进行陪葬,以这三十六位少男少女的魂魄来打通阴阳两界,强行让青幕山和慕容婉婷投胎改命。

        天师府,作为大教,一般道士自然是不会行这种秘术,而尚飞,也是当初无意之间和天师府一位道士喝酒的时候,对方喝多而来吐露出来了这一秘术。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天师府也是一样,并不是所有道士都是一心修道的,总有贪图红尘富贵的,而尚飞,在许诺下了几位天师府的道士天大的好处后,这几位道士,决定铤而走险,替青幕山和慕容婉婷施展这一有伤天和的秘术。

        在这些道士想来,有尚飞在,搜寻三十六位少男少女自然不是难事,而且尚飞掌握着一州之兵马,完全可以阻止消息泄露出去,只要这事情不被世人知道,便可以了。

        然而,这几位天师府的道士却不知道,他们被尚飞给坑了,因为,尚飞将他们施展秘术的要求,完整的记录了下来,而后,将这封信,送给了另外一个道教弟子的手中。

        唐朝时期,虽然道教盛行,天家对各大道教都很宽厚,但是,以三十六位少男少女的性命施展秘法,这种事情,却是天家所不允许的。

        尚飞算计好了,这封信的内容,落在另外一个大教的手中,为了争夺第一大教,这一教的人肯定不会放过这么哈的机会,而一切,也确实是如尚飞计算的一样,另外一教,直接是将这封信给了天家,同时,在整个玄学界,将这事情公布了出去。

        天师府,一夜之间,名声扫地,堂堂道教领袖之一,竟然为了施展秘术,残害三十六条性命,一时之间,天师府遭到天下人的口笔诛伐,哪怕当时的张天师,也是三大国师之一,也没法堵住天下人悠悠众口。

        最后,天师府不得不壮士断腕,将这几名道士给废掉之后,逐出了天师府,交给官府发落,而且,对于那被害的三十六位少男少女所在的乡村,以良田百亩来补偿。

        当然,仅仅是天师府的自救行动自然是不够,天家也要有天家的威严,于是一封圣旨来到天师府,削天师府三成良田,尽数赐予百姓,十年之内,天师府不得免税。

        在那个时代,道观是不需要交税的。

        是的,这一切,都没有出乎尚飞的预料,天师府的反应,天家的圣旨,都被尚飞给算计到了,尚飞,给洪州穷苦百姓,谋夺到了立命之本,而尚飞唯一对不起的,便是那三十六位丢了性命的少男少女。

        但以三十六人的性命,换得洪州百姓有地可耕,在尚飞眼中,是值得的!

        只是,尚飞算准了一切,却没有算到,那几位被天师府逐下山的道士,有一位,从官衙之中逃了出来,这逃出来的道士进入了青幕山和慕容婉婷的坟墓之中,将秘术破掉,将青幕山和慕容婉婷的魂魄永远的困在这墓穴中,不得转世投胎。(未完待续)R4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