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四百四十四章 天师讲故事
  • 第一千四百四十四章 天师讲故事

    作品:《超品相师

        “冒犯了狮子王,应当由法老团审判,其他任何人都无权判罚。”埃及法老眯着老眼看向秦宇。

        “那如果是狮子王想要审判呢?”秦宇嘴角微微一翘,放在背后的手,朝着小九打了一个手势,而小九和秦宇心灵相通,就算是秦宇一个眼神,小九都知道秦宇是想放屁还是想干啥。

        “哼唧!”

        当下,小九不再扮受害者模样了,小脸上的楚楚可怜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愤怒,一只前爪举起来,指着那两个埃及法老的弟子。

        “埃及法老,现在狮子王对你的几个徒弟不满,你是不是该让你徒弟站出来,接受狮子王的审判。”秦宇笑眯眯的看向这埃及法老。

        对于这埃及法老所谓的小九是狮子王的说法,秦宇在心底压根是不信的,这些埃及人的目的就是想带走小九而已,所谓的狮子王,不过是一个借口。

        而埃及法老因为秦宇这话,一张老脸变得难看起来,最后却只得冷哼了一声,手中的法杖往地上重重的一敲,不再看向秦宇。

        “小九,咱们走。”

        秦宇也是冷笑了一声,招呼了一声小九,继续朝着前面走去,那些天师府的道士,看到秦宇和埃及人没有打起来,脸上却是露出了失望的神色,在他们心中,是非常期望秦宇和埃及人能够大打出手,最好是打个两败俱伤,在天师府人眼中,两方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冲突暂时平息,一行人继续朝着山上行走,半小时后,却是来到了龙虎山三清大殿之前。

        既然天师府的祖师降下神谕让天师府的道士们来欢迎自己,秦宇自然也是要进大殿拜祭一下的,这是礼仪。

        同时。秦宇心里也清楚,有了天师府祖师显灵一事,天师府的这群道士就算事再憋屈,从此以后,也不会再找自己的麻烦了,虽然秦宇不怕天师府,但是麻烦能少点,自然是更好的。

        在张继御绷着一张老脸的陪同下,秦宇踏进了三清大殿,然后。在天师府一位道士憋屈的目光中,接过对方手中的香,朝着三组祖师神像拜祭了三下。

        拜完,插香!

        不过,当秦宇将三支香给插在香炉中的时候,异变突起,三清祖师神像突然射出一道光芒,这道光芒,落在秦宇的身上。却是让得一旁的张继御和天师府的那几位老道看傻眼了。

        “祖……祖师赐福!”

        张继御等人的表情变得难看起来,这种情况,在他们天师府的古籍之中有过记载,这是天师府的祖师赐福。而从天师府成立以来,得到过祖师赐福的寥寥无几,而就是这寥寥无几的几个人,最后也全部成为了天师府的天师。实力冠绝玄学界,为天师府打下来赫赫威名。

        而现在,祖师竟然对一个外人赐福。这一点,是让张继御等人傻眼的原因,这祖师,未免也太偏心了。

        一时之间,张继御等人看向秦宇的眼光,充满了嫉妒和羡慕,而张继御的心中,更是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祖师爷先是让他们下山迎接秦宇,现在又在三清大殿赐福,这意思已经传达的再明显不过了。

        天师府不得再找秦宇麻烦,甚至还要和对方交好!

        张继御相信,就算自己现在下令对秦宇动手,恐怕也不会得到多少响应,他是天师没错,但他没法和祖师爷相比,天师府的人是恨秦宇不错,但是在天师府,祖师的神谕重于天。

        这一刻,张继御有些庆幸,自己师傅和秦宇一战的事情,只有他一人知道,天师府其他所有人都不知道,为什么上面会突然免征天师府五年税收

        而身为当事人的秦宇,此刻却是感觉不到张继御的复杂心情了,因为此刻的他,目光却是死死的盯着身前的一道身影。

        没错,以秦宇现在的视角,在他的面前,站着一位慈眉善目的老道,而老道,也是笑吟吟的看向他。

        看着这位老道,秦宇的神情有些凝重,因为他已经隐约猜到了这位老大的身上,天师府的祖师,除了那位创造了正一教的张道陵,还能有谁?

        “见过张天师!”秦宇朝着老道一拜,不管自己和天师府有什么恩怨,但是人家张天师特意显灵欢迎自己,这礼仪还是要见足的。

        老道依然只是笑吟吟的看着秦宇,许久之后,手中拂尘一扬,秦宇就感觉自己背后一痛,好像有什么东西从自己背后被割下来了一样。

        四_川盘龙山脉深处的某处地洞之内,一位男子突然睁开了眼睛,目光遥望向某个方向,“破了本尊的印记,难道现在这世上还有尊者存在?”

        如果秦宇要是看到这位男子的话,就会认出,这男子,正是秦海风。

        ……

        “小友光临天师府,老道无以为礼,便出手帮小友去掉那青牛印记。”老道终于是开口了。

        “青牛印记?”秦宇愣了一下,不过他马上就反应过来,张天师口中说的青牛,应该是当初在自己师傅的诸葛神殿中遇到的那头青牛,老子的坐骑。

        虽然秦宇不知道自己身上什么时候有了青牛印记,不过这位张天师,想来并不会骗自己,当下抱拳行了一个道谢礼。

        “千年轮回万世劫,小友是应劫之人,老道今日结此善缘,日后如龙虎山有难,还望小友出手相助。”说完这话,那老道,却是朝着秦宇深深的鞠了一躬。

        “张天师折煞小子了。”秦宇连忙避过,开什么玩笑,让第一代张天师给自己行礼,要是自己受着的话,那就有些太自大了。

        “小友无需谦虚,千年劫再现,龙虎山也将被卷入风波不能幸免,未免我龙虎山道统灭亡,这一礼,小友承受的住。”

        “有天师在,哪里用的着小子。”

        “老道已经是一道残魂,并非实体,虽有心,但却无力。”天师笑着摇了摇头,纵然说起龙虎山的道统,依然是那么的云淡风轻。

        “天师能否给小子说下,什么是千年劫?”秦宇脸上露出期待之色,他知道自己师傅有着一个巨大的布局,但是这布局,是否和这天师口中的千年劫有联系?

        “霍乱重生,破后而立,谓之千年劫。”天师的口风很紧,秦宇听着心里却是一阵腹诽,说了等于白说,似乎这些高人,都喜欢这样卖关子,不到最后时候,不将真相说出来。

        “小友,时候未到,时候若到,老道不说,小友也会知道。”天师似乎是看出了秦宇内心的想法,笑了笑,“为了感谢小友,我给小友说个故事吧。”

        “小子洗耳恭听。”

        “小友,你觉得现在这世道可好?”

        “应该还可以吧。”秦宇有些疑惑的答道,不是讲故事吗,怎么又问自己问题了?

        “那小友觉得,现在的天道规则公平吗?”

        “天师指的是?”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人死后入阴间,审判阳间之过错,这个规则,公平吗?”

        “公平。”秦宇点了点头,毫不迟疑的答道。

        “那如果我告诉你,最早的时候,并没有这所谓的公平呢?”老道意味深长的看了眼秦宇,说道。

        “这……”秦宇语塞,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昔日,陈胜吴广起义,被称为农民起义的第一枪,于是后来统治者为了安抚人民,将农民的地位开始提高,但如果农民一直不反抗,甘为奴隶,还会有现在的朗朗的乾坤吗?”

        “这世上,本没有不劳而获的东西,一切都是要自己去争取,争取,必然就会爆发斗争,古往今来的历史,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对于天师说的这一点,秦宇却是赞同,就好像现在的社会,民主进步到这个程度,那是不知道多少争取民主的先辈用鲜血换来的。

        “老道要给小友讲的,就是这样的一个故事。”天师缓缓说道:“有一群羊,一开始被圈养在很恶劣的环境中,后来,羊群发生暴乱,牧羊人为了安抚这些羊,给羊换了一个羊圈,这个羊圈有着数不尽的青草,羊终于可以不用为食物而犯愁了,于是羊群稳定了下来。”

        “但是,有一些羊却依然不甘心,因为他们向往自由,因为在羊圈中,这些羊知道,哪怕他们不用为食物而犯愁,但是他们的生死,没有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他们渴望自己决定自己的命运。”

        “可有一些羊却不愿意了,因为他们觉得,这样已经挺好了,因为羊群的数量很庞大,就算牧羊人偶尔会抓几只羊去杀,但是相对于羊群的繁殖速度,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可要是还继续反抗的话,没准就会遭到牧羊人的血腥屠杀,所以这群羊,成为了牧羊人的助手,主动帮牧羊人维护羊群的稳定。”

        “小友,如果你是那羊圈里的羊,你会如何抉择?”天师看向秦宇,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

        而秦宇,却是沉默的站在原地,因为他已经明白天师话里的意思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