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四百三十六章 古怪石碑
  • 第一千四百三十六章 古怪石碑

    作品:《超品相师

        “只是这石碑,有些邪门。◎,”

        “邪门,怎么个邪门法?”老大好奇的追问道。

        “我当初也想过,把这石碑敲碎了看看,只是,实话跟几位老板说吧,什么方法都试过了,拿大锤子砸,用切割机切,甚至用电钻,可都没用,划痕都留不下,而且这还不算,邪门的是,当时负责敲碎这石碑的工人,第二天,竟然就发生了各种意外,受伤住院。”

        “一开始我还没有在意,但是后面一位细心的工人发现,这些受伤的工人,都是碰过这块石碑的,三天,六位工人意外受伤,我厂子里的工人便不敢再碰这块石碑了,所以,敲碎这石碑的想法,我也就不了了之了。”

        “有这么邪门?”老大听着王老板的话,原本还打算摸摸石碑的手,突然缩了回来。

        “摸石碑倒是没什么问题,只要不是心存破坏石碑的想法,就不会发生意外。”王老板看出了老大内心的想法,在一旁说道。

        “秦大师,你怎么看?”李文泽听完老板的话,目光盯着这石碑看了许久,才朝着秦宇问道。

        “会不会这石碑上面,刻着某种符文和阵法。”一旁的张瑞风,提出了他的看法。

        符文,是玄学界最神秘的文化,一些特殊的符文,有着特殊的作用,如果是这石碑上面刻有某种符文来保护这石碑的话,那倒是说得通,至于那些想要破坏石碑的人,发生了意外,也是可以解释的,因为有些符文阵法本身就带着某种诅咒的神秘力量。

        秦宇没有直接李文泽的问题,也没有接着否认和同意张瑞风的看法,而是朝着一旁的王老板问道:“王老板,这块石碑是从哪里来的?”

        “这块石碑从我记事的时候。便一直是在这里了,这里原来是一片荒废的河滩,当时我父亲承包下这一跨地方,用来建造石材厂,这块石碑便已经是在这里了。”

        “河滩?”李文泽的眼中突然露出亮光,有些兴奋的说道:“秦大师,这会不会是古人用来镇压河怪的碑文。”

        古代人对河流是充满了敬畏的,毕竟,在古代,河流的存在是生存的依靠。而且古代人也坚信河流之中是有着河神的,一旦河水泛滥,那就是河里的河神对附近的百姓不满了。

        一般面对这种情况,古代的人们会有两种办法,一种是举行祭拜仪式,用牲口来祭拜河里的河神,祈求河水不要作怪,甚至极端者,还有拿童男童女来祭拜河神的。

        只要是研究河流流域边上的古代文明。这些都是有迹可循的,尤其是在黄河流域,到现在还保留着一些传统的祭河神仪式。

        而除了祭拜河神,古代人们还有一种观点。认为河流泛滥是河里有水怪在兴奋作浪,面对这种情况,必须请一些高人来镇压这水怪。

        而镇压水怪的最好的办法,就是铸造石碑。从现在考古发现,很多河流地区都有镇河古碑出土,这些古碑都是当时的人们面对河流泛滥而采取的办法。碑文上面都有过记载。

        传说之中,当年大禹治水之时,黄河泛滥成灾,大禹先是祭拜黄河河神,只是,祭拜了之后,黄河依然是时常泛滥,最后大禹无奈之下,弄来了三块古碑,将这三块古碑推进黄河之中,果然,黄河之水便不再泛滥,而那三块古碑,便是最早的镇河古碑,后代之人以石碑镇压河怪,也多是参考这一传说。

        而李文泽之所以会怀疑这是镇河古碑,是因为,一般能用来当做阵法古碑的,那都是高人在上面刻下了符文的,不然如何能够镇压水怪,除非,是碰到了忽悠骗子。

        “不是镇河古碑。”秦宇摇了摇头,否定了李文泽的说法。

        “如果是镇河古碑,那必然会在上面刻有符文和文字,但是这块石碑是天然的,毫无雕琢过的痕迹。”

        “秦宇,我倒是想起了一个故事,和这石碑有些相像。”孟瑶在这时候,俏目一挑,开口说道:“我曾经看过一本书,这书上面也提到过一块石碑,而且这石碑也和咱们眼前这块石碑一样,敲不碎,没法在上面刻字。”

        “什么石碑?”秦宇有些好奇的问道,其实,对于这块石碑的来历,他已经隐隐有些猜到了。

        “就是武则天墓的那块无字石碑。”孟瑶脸上露出回忆之色,说道:“很多人说武则天立无字碑,是觉得自己的功德无法用文字来描述,也有人说是因为武则天觉得关于自己的评价应该让后人去说,不过我那本书说,武则天碑之所以不刻字,其实是因为根本没法刻字。”

        孟瑶缓缓的将那本书上关于武则天墓那块无字石碑的记载给重复了一遍。

        按照那书本所说,这块石碑当时出土的时候,天降雷霆,所有的百姓就看到天上雷声大作,无数道雷霆朝着这块石碑劈下来,然而,等到雷霆过后,这石碑,却是完好无损。

        而当时的地方官,将这事情上报了朝堂,说这石碑是不祥之物,询问该如何处置,要知道在古代人眼中,雷霆那是代表着上天,连雷霆都会劈这石碑,就说明这石碑是邪物,上天不容。

        然而,消息传到了武则天的耳中,武则天却觉得这块石碑最适合她,因为,她登基当上皇帝,不一样是被那些满朝儒家大臣认为是妖孽降临,祸国殃民,但她这皇帝之位却越坐越稳,而且百姓也安居乐业,这就是对这些大臣最好的讽刺。

        于是,武则天便下令,将这块石碑,用来给她的陵墓当做墓碑,只是,让武则天没有想到的是,当她派遣了工匠去修葺和雕刻着石碑时,那些工匠最后全都无功而返,因为这些工匠根本就没法在石碑上留下文字。

        知道这一消息后,武则天不怒反喜,认为这是上苍特降神碑赐予她的,当下感叹道:“也罢,朕之功过,便由后人评说。”

        “不对吧,武则天的那块墓碑,虽然当初是无字石碑,但是现在上面一句刻满了字了,古代儒家的那些诗人墨客痛恨武则天,毫无忌惮的在她的墓碑上留下诗文,都快将墓碑给写满了。”一旁的二哥开口说道,武则天墓,他曾经去游玩过。

        “那是因为,那块石碑早就已经是被人换了。”孟瑶答道,不过随即又说道:“这也只是书上记载的,到底是真是假我也不敢确定。”

        “如果真是那块无字石碑的话,可咸_阳离这里也太远了吧,更何况这石碑那么重,又是怎么运往这里来的?”李文泽疑惑的问道。

        秦宇笑了,摸着这块石碑,没有在意孟瑶她们的话,而是看向那位王老板,说道:“王老板,这石碑我要了,多少钱?”

        “哎,秦老板,这石碑……要不,您再看看其他石碑?”王老板表情有些为难。

        “怎么,你这块石碑不卖吗?”

        “不是不卖,其实如果秦老板你真要,就是送你也可以,但是我们这厂的石材是送货上门的,只是,这石碑的话……”

        王老板的表情和话语让得秦宇明白了对方的意思,这么重的一块石碑,他们没法用车运走。

        “这个没关系,只要王老板你愿意卖给我就好了,至于运走这石碑,我们自己会想办法的。”秦宇笑了笑,无所谓的说道。

        “那也别说钱了,秦老板你们直接拉走吧。”

        对于这块鸡肋一样的石碑,王老板还真是没啥在意的,而且他是打心里觉得,对方不可能将这石碑给拉走的,因此,才十分豪气的说道。

        “生意就是生意,王老板你开门做生意,不能让你亏本,校长,这块石碑你跟王老板谈吧。”秦宇朝着朱校长说道。

        “哎,好。”朱校长和王老板去谈石碑的价格了,而秦宇却是来回擦拭这块石碑上的青苔,其他人看不出什么,但是作为对秦宇最了解的孟瑶,却是明白,这块石碑是块宝。

        自己爱郎会对这石碑重复擦拭,足以说明这石碑的重要性了,而能被自己爱郎看上眼的,那绝对是宝贝级别的,这位王老板,这次恐怕损失一件宝物了。

        没多久,朱校长那边也和王老板谈好价钱了,这块石碑以三千块的价格成交,这样的价格,说不上贵,也算不上便宜,至少王老板觉得他自己是赚了的,一块鸡肋的石碑,能换个三千块钱也是不错的。

        “王老板,到时候这石碑立起来之后,我会在赠碑之人上面写上王老板的名字。”

        秦宇朝着王老板笑了笑,笑的王老板有些摸不着头脑,不是卖的石碑吗,怎么又成了赠碑了?

        不过,秦宇说完这话就没在看向王老板了,而是蹲下身子,将双手伸开,刚好将这石碑给抱住,这一幕,看的那王老板瞪眼,随即脸上却是闪过一缕不屑之色,开什么玩笑,他们用起重机才能勉强抬起的石碑,这人竟然想要双手抱起来,这怎么可能?

        ps:大早上的第二更了,九灯的诚意大家看到了吧,求月票,咱们从第五掉到了第六,和第五差了三百多票,求月票支援!等吃完饭,九灯继续去码第三更!你们的月票就是九灯更新的动力。(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