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四百三十一章 风水师的毛病
  • 第一千四百三十一章 风水师的毛病

    作品:《超品相师

        此刻这工地,已经弄得差不多了,工地的不远处,也摆放着许多的石碑,这些,都是一会布风水阵的时候要用到的。

        “秦大师,昨日我来到这里查看工程完成的程度,看到这跟木桩被移动了,一开始我还以为是哪个工人乱动,但是仔细一看却发现,这一动,却是动的妙啊。”

        站在那工地前,李文泽手指着那根被秦宇动过的木桩,“原本按照我的设计,是以今年的九宫四星四绿给根本,按文昌星的所在方位,然后辅以这学校的方位,来布这个阵法。”

        李文泽对着秦宇说了一大堆的专业术语,折让先前还有些好奇的老大三人,脸上全部都露出了索然无味的神色,而秦宇瞥了眼老大他们脸上的表情,心里也是无奈的笑了笑。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很多风水师都喜欢用一些专业的术语来说风水的问题,就是请那些风水师来看风水的福主,大部分时候,也没全部听懂风水师的话。

        这就和医生开的药单一样,除了这些负责抓药的外,病人是看不懂的,反正病人只要按照上面的药单去买药,然后服用就可以了。

        『∞『∞,m..co→m   而风水也是一样,风水师傅对福主说一大堆专业的术语,将福主给绕的头都晕了,最后,福主只知道一点,那就是这风水是好还是不好,至于为什么好,为什么不好,根本就不知道。

        其实,秦宇也理解这种行为,风水,说白了,并没有多么的神秘,如果把一切都跟福主给说清了,难免会让福主有一种原来不过如此的感觉,到时候。给的红包上面,可能就会打个折扣了。只有让那些福主觉得很高深,听起来就感觉很高大上,才会心甘情愿的掏钱。

        当然,另外还有一种原因,那就是,现在许多风水师自己也只是半吊子,看了一些书籍,便去给人看风水了,本身学艺就不精。又不能让福主看出来,所以只能是搞一些专业的术语,将自己包装的很高大上了。

        不过秦宇相信,李文泽并不是为了将自己装扮的很高大上,他这不过是多年的习惯所然,其实,李文泽的风水布局,秦宇当初便一眼看出来了。

        按照李文泽的想法,是利用九星风水来布阵的。在九星风水当中,有一个很重要的概念,叫做流年飞星,而文昌星就属于飞星之一。

        利用九星风水来定文昌星的位置。然后在文昌星方位上立石碑,以那些名人书法和字帖来镇压学校的文气不被流失,这就是李文泽的目的。

        然而,李文泽这布阵却有两个问题。第一点,按照流年飞星来说,每年都是会变幻的。也就意味着文昌星的方位,每年也是跟着改变的,要是到了明年,那岂不是又要重新测算文昌星的位置,然后来改动阵法?

        第二点,文气,是一个学校的底蕴,用这种镇压之法,确实是可以让文气不被流失,但也会造成文气增长的缓慢,一个大学,文气是底蕴,然而如果底蕴不能增加,最终有一天,底蕴也会耗尽。

        文气,在每年学子毕业的时候,都会落在这些学子的身上,被这些学子带走,而这些学子在学校求学的四年,则会给学校提给文气。

        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用来形容学校的文气,是最适合不过的一句了,当然,文气是一个很复杂的存在,一个学校的研究成果,或者在某方面的突破,都会给学校的增加文气,让学校的底蕴更加的深厚。

        甚至,走出学校的学子,在某一方面有所建树,称为某一行业的领军人物,这同样也会增加学校的文气,增加学校的底蕴。

        为什么这么多人喜欢读名校,想要考上清华北大,就是因为清华北大的底蕴深厚,这底蕴,不止是学子在学校的时候会受用,走到社会上面的时候,依然可以享受到底蕴带来的人脉和各方面的好处。

        所以,以镇压之法,不过是最下乘的方法,但是对于许多风水师来说,能够做到这一步,已经很不容易了,毕竟,风水大师又不是大白菜。

        而秦宇,先前动的那根木桩,就是定文昌星位置的那根,秦宇将这根木桩移动,这整个阵法就变了,不再是以文曲星为中心了,而是改成了以石碑为中心。

        动一根木桩,就能够产生这样的效果,李文泽很清楚,绝对不会是工人们动的,因为,就算是那些工人移动了木桩,也不可能恰好将这木桩插到那个方位上去,一步还能说是巧合,但是两步就肯定是有意的了,所以,李文泽便朝着后勤主任询问是谁动的这木桩,这才有了今天的场面。

        “秦大师,不知道我们能不能旁观您风水布局?”一旁的张瑞风开口说道。

        “旁观我,这风水阵法是李师傅布置好的,应该是看李师傅吧。”秦宇有些狐疑的看了眼张瑞风,说道。

        李文泽听了秦宇这话,老脸一红,连忙摆手,“有秦大师在,哪里还轮的到我,不过如果可以的话,希望秦大师可以让我们在一旁观看。”

        听了李文泽这话,秦宇恍然大悟,脸上却是露出了笑容,他知道这两位的意思了,在这两位想来,既然自己来了,而且又是南大的学生,那么这风水布阵肯定就该是由自己来动手布置了。

        至于两人所提的在一旁观看,倒不是因为不服气,想要看看自己会怎么改动这风水局,而是因为,观看一位五品风水大师的布阵,对于五品以下的风水师来说,是一个学习的机会。

        但是两人又怕自己会不答应,毕竟,风水这一行,很多时候,风水师在布阵的时候,并不希望身边有同行在,因为可能会涉及到一些本门的秘密和风水之法,不希望被偷学了去。

        不过对于秦宇来说,他倒是无所谓,要是这位李师傅能够学到点什么,那也是他的造化,而且,话说回来,这一次这两位可能要失望了,因为他并没有打算怎么大动手。

        秦宇打算用一个偷懒的手段来解决这问题,所以,如果想要看风水方面的,可能这位李师傅这一次是要失望了。

        “李师傅,这阵法就按你设计的,我不怎么改动,还是由你来主持。”秦宇笑着说道。

        “秦大师,学无止境,达者为先,虽然这活是我先接下来的,但是在秦大师您面前,我也就是学习的份。”李文泽连忙说道。

        在李文泽心中,还以为秦宇是顾忌他的感受,毕竟,按照风水一行的规矩,有风水师接的活,而且已经实施了,除非这位风水师的布局错的离谱,不然的话,其他风水师一般是不能插手的。

        当然,这规矩也有一个前提,那就是这事情和后来的风水师没有什么直属关系,但这次不同,秦宇是南大出来的,可以说是自己人,秦宇插手,谁也说不出什么问题来了。

        “李师傅,我没有客气,你这风水布阵很不错,我一会也只是改动一两个小地方而已,到时候这设计者,还是写你的名字。”

        “那怎么行,风水一行,动之一厘,差之千里,还是应该写秦大师您的名字。”

        如果大家有心的话,去看市区的一些比较有特色的建筑或者是大桥之类的建筑,就会发现,这些建筑的旁边往往会有石碑或者是在建筑其他的地方,留下建造者的名字,也就是我们俗称的设计师。

        不过,行内人就会知道,这所谓的设计师,其实就是主建这建筑的风水师,只不过没法摆在台面上,所以才给冠上一个设计师的称谓。

        对于李文泽来说,既然秦大师插手了,那么最后的设计者名字肯定是填秦大师的,要是换做是其他风水师,他还可以和对方联合署名,但是和一位风水大师联合署名,这要是被其他同行看到,估计会笑掉大牙,嘲讽他不知道天高地厚。

        风水师,和风水大师,虽然只有一字之差,但却是天差地别,李文泽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

        “李师傅,这设计者的名字就填你的,不用再拒绝了,因为我另外有打算,到时候你就知道了。”秦宇笑了笑,看到李文泽还要说,举手示意李文泽先别说。

        倒不是秦宇想把这份功劳让给李文泽,而是他确实是没法担任设计者这一职,秦宇很清楚,自己的名字,将会出现在另外一个地方。

        “老三,你们这墨迹了半天,到底是在干什么呢?”站在不远处的老大有些不耐烦了,不过他这话刚一说出口,就被红姐给悄悄的在腰间掐了一下,有外人在,红姐还是很给老大注意面子的,至少没有直接拧耳朵了。

        “你囔囔什么呢,没看到人家朱校长都站在一边等候吗?”

        “是是是,我错了。”老大连忙道歉道。

        “秦大师,那我们就不打扰您了,我们在一旁观看。”李文泽和张瑞风两人也退到了一边,现在只剩下秦宇一个人,站在了这几块木桩中间。(未完待续。。)

        ps:  感谢chyj1981书友的一万起点币打赏!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