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 红颜劫
  • 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 红颜劫

    作品:《超品相师

        七年,尚飞从小小县丞,做到了都督,成为了一方霸主,在尚飞眼中,他的官职,是他这七年来为了百姓呕心沥血付出换来的,哪怕在朝堂之中有些流言蜚语,他也毫不在意。

        有人说他是巴结上了当朝权贵,才会这么快的平步青云,但是尚飞心中却是无愧,七年,在他的治理下,洪州百姓安居乐业,老有所养,少有所居,他对得起自己头顶的那顶官帽,这就够了。

        七年,尚飞和书童都踏过了三十这道坎,古人云,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三十还未成家,作为一州之首,尚飞是当之无愧的单身黄金汉了,媒人们几乎是要把总督府的门槛给踏烂了,但尚飞依然没有看上任何一家豪门世家的千金大小姐。

        在尚飞这边无功,这些媒人并不甘心,又将目标打向了书童青幕山的身上,而此刻的青幕山已经不是书童了,而是偌大的总督的总管家,同样也是许多富贵人家心仪的姑爷对象,毕竟宰相门前七品官,作为总督府的总管家,在整个洪州,那都是排的上号的人物。

        只是,青幕山比总督尚飞做的更绝,凡是上门说媒的媒人一律被他赶了出去,主仆两人似乎丝毫没有想要结婚的打算。

        同年,长安城内发生了一件大事,王爷被皇宫禁卫拿下,两天之后,朝廷昭告天下,王爷觊觎社稷之位,被打入天牢,同日,禁卫军抄家,从王府之内搜出了龙袍还有与各地官员联络的密信。

        一时之间。整个朝堂震动,王爷权倾朝野几十年,不知道有多少官员拜入他的门下,这一次王爷被抓,完全是因为皇宫那边打了一个出其不意。将王爷给骗进皇宫之内,不然的话,能不能抓到这位王爷还是一个问号。

        所有的官员都知道,朝堂之下,必然会有着一场大清洗,那些平日不得志。没有拜入王爷门下的官员,拍手称快,等着天家的雷霆出手。

        而王爷被抓的消息传到各地,其中有五州总都反了,因为这三位总督与王府联络甚密。他们能坐上总督之位,本就是王爷为了让他们掌握地方兵马,好为谋反做准备。这些总督已经没有了退路,那些和王府之间来往的密信已经被上面发现,就算不反,天家也不会放过他们。

        而就在这些王爷被抓的第三天,一位青年,到长安城皇宫之外。敲响了惊圣鼓,告御状,所告之人。便是洪州总督尚飞。

        告洪州总督与王爷勾结,而他的青梅竹马慕容婉婷,被王爷胁迫前往洪州侍候那洪州总督尚飞,证据便是慕容婉婷离开长安城前,给他留下的一封诀别信。

        此事一出,朝堂哗然。已经有五州总督反朝,如果连洪州总督也有反意。那天下是真的要大乱了,而且天家也知道洪州总督在洪州深得民心。洪州那地方民风彪悍,多丘陵地区,易守难攻,洪州若反,没有三倍军力前往,恐难平反。

        可此时的朝廷哪有这么多的兵力,因此,面对着这则御状,天家派出三位钦差大臣于那男子一同前往洪州调查真相。

        钦差大臣还没有到达洪州的时候,洪州总督尚飞已经是接到了长安城传来的消息,一时之间大怒,他什么时候和王府有过接触,立刻下令彻查此事。

        而同样的,作为总督府总管家,总督尚飞最信任之人的青幕山,也同样是得到了消息,当夜,青幕山离开总督府,前往了一个小院,在那院子之内,一位美妇正在刺绣,看到青幕山走进来,脸上露出惊恐之色。

        而青幕山,什么话都没有说,将美妇给拖进了房间之内,一时之间,**无限,房间,只有美妇绝望的神色,还有棉被之上的那一滩鲜红的血液,七年了,没有想到她终究是没有守住自己的身体,而且,还是**于一位书童。

        ……

        次日,总督府大堂,尚飞,还有三位钦差,以及那位告尚飞的男子,全部在总督府大堂内,尚飞的手上,拿着一纸告状,神情变得冰冷,半响后,才压着心中的怒火,朝着门外吼道:“青幕山呢。”

        “青管家不在府内,不过已经安排下人去找了。”门外的守卫答道。

        砰!

        尚飞一言不发的坐回了位置上,扶手,被他一掌都给拍烂了,手掌之处鲜血淋淋,那木屑更是渗着伤口钻了进去,但即便如此,尚飞依然是一言不发,看了没看向自己受伤的手。

        “尚总督,你别演戏了,你手下管家去接的人,没有你的意思,那管家敢去王府上接走婉婷,现在在这里惺惺作态,摆出一副无辜的样子。”

        那男子嘲讽的看向尚飞,尚飞夺走他的青梅竹马,此仇不共戴天,可偏偏那三位钦差竟然还真的相信了眼前这仇人的话,这让他坐不住了。

        “你是何人?”尚飞冷冷的看了眼这男子。

        “我就是敲惊圣鼓,向天家告你御状之人。”男子大声的答道,面对着尚飞的强大气场,丝毫不惧。

        “污蔑本总督,来人,给我带下去打二十大板。”尚飞手一挥,守在门外的两个侍卫立刻进来将这青衣男子给拖了出去。

        “尚总督,此人是告御状之人,你怎么可以?”三位钦差也坐不住了,然而,面对着掌握着洪州兵马大权的尚飞,这三位,也只能是无奈,不过心里却是打定了主意,等回长安之后,一定要向天家参一本。

        一刻钟后,男子被侍卫拖了回来,已经是无力的躺在了凳子上,脸色苍白,然而看向尚飞的眼神,却是充满了怨毒。

        一个时辰之后,青幕山终于是出现了,一个人,走进了大堂。

        “幕山见过少爷。”即便尚飞现在已经是总督职位,已经是过了而立之年,但是青幕山,对尚飞的称呼,一直便是少爷。

        尚飞神色复杂的看了眼青幕山,没有说话。而三位钦差,却是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目光看向青幕山,问道:“你就是青幕山?”

        “正是。”

        “是你从王府上接走了当初的挽歌楼花魁慕容婉婷?”

        “没错,是我。”

        青幕山毫不否认,或者说,从他走进这大堂的时候,便已经是心里有了决定了。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尚飞终于开口了,那双虎目带着愤怒和悲痛,看向青幕山。

        “为什么,因为我喜欢慕容婉婷。”青幕山脸上露出了一抹柔情和爱恋之色。

        婉婷这样的女人,有哪个不喜欢呢,在挽歌楼的时候,见到婉婷的第一眼,我就爱上了她,然而,婉婷的眼中只有少爷你,我知道,我只是一个小小的书童,在那酒宴之中,最差的都是有功名在身的进士,我一个小小的书童,又怎么会被人家看在眼里。

        青幕山的脸上露出自卑和不甘心之色,“是的,少爷你喝醉了,王爷安排你留宿挽歌楼,我却冒死拒绝了王爷的请求,外人以为我是忠心护主,年少不懂风情,但只有我自己知道,那是因为我喜欢慕容婉婷,我不希望任何人玷污她,哪怕是少爷你,也不可以。”

        这句话,青幕山是吼出来的,尚飞的神色变得更加的复杂,脸上的怒气没有了,“怪不得府里那么多媒人上门说媒都被你拒绝了。”

        而三位钦差此时也是相互看了一眼,然后,微微的点了点头,当年京城那事,到现在还有人谈论,状元郎书童不解风情,害状元郎失去了与美人**一度的机会,这事情,他们自然也是知道的。

        “随后我便跟着少爷来到了洪州,但是,每次当我想到婉婷的时候,我的心依然会是砰砰砰的跳,身为花魁,我知道,婉婷迟早会成为某位王公贵人的小妾的,我不甘心,我无法承受婉婷在其他男人胯.下承欢的场景,于是,当我打听到婉婷被王爷给赎身带入王府之中的消息后,我连夜前往了长安城,去求见王爷。”

        “那是什么时候?”钦差问道。

        “七年前,少爷被上官刁难,前往州府的时候。”

        青幕山的话,让得尚飞眼神闪烁了一下,七年前,他还是县丞,那时候,下面乡里有人状告王姓地主儿子强抢民女,这案子,县令不敢接手,便是由他来审。

        最后,尚飞将王家犯案之人拿下,将民女解救出来,同时将王姓地主儿子打入大牢,然而,没过多久,上面便有官员开始刁难于他,用了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将他押往州府,尚飞也是事后得知,州府一位官员,是王姓地主老婆的哥哥。

        就当所有人都以为尚飞这次要丢官了,可随知道,几天之后,尚飞却是出来了,而那位州府官员却是被弹劾,被免去了职位,而尚飞因为不畏强权,反而是升官成了县令。

        “可你只是一个小小书童,就算你进了王府,那王……那反贼又怎么会将慕容婉婷这样的花魁女子赏赐于你?”钦差继续询问。

        “因为我是以我少爷的名义前往的王府,我知道王……反贼对我家少爷十分的欣赏,如果以少爷的名义,反贼肯定会同意的。”青幕山缓缓的答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