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四百二十五章 状元郎尚飞
  • 第一千四百二十五章 状元郎尚飞

    作品:《超品相师

        热门推荐:、 、 、 、 、 、 、

        等到二哥和慕容婉婷都盘腿坐下之后,秦宇又看了眼被他定在石床上的蛇精,右手一挥,蛇精便从石床上飞起,落在了二哥和慕容婉婷的身侧。

        但是,这还不够,秦宇眼神闪过一道光泽,最后,又将那株红色兰花,也同样的掷于这三位的中间,因为,从目前看来,这四人的前世应该都是有过纠葛,既然索性要看前世,那就不如一起看了。

        “吾以太上弟子之名,踏六道方位,号令轮回,斗转星移,现!”

        一声喝令,六枚铜钱散发出来的光芒开始朝着中间位置凝聚,最后,在二哥他们四位的头顶上方,凝结成了一点,就好像一个多边形,每个角都射出一条线,汇聚在中间的高空位置,形成了一个特殊的立体锥形。

        而随着秦宇这最后一个现字喊出口,在二哥他们四位上方的那个光点,就好像一个水桶突然打翻了一样,无双的光芒倾泻而下,瞬间将二哥他们四道身影给淹没在其中。

        这些光芒平均的落在四人的身上,而与此同时,六枚铜钱,开始飞快的旋转起来,连带着那射向上方的光芒也开始旋转,就好像舞台上的灯光一样,给人一种天地旋转的晃动感觉。

        而这时候的秦宇,已经是回到了原地,站在了老大和老四的身侧,现在,场外之人就只有他们三兄弟,还有那位老松树精了。

        “老三,这样有什么用?”老大看着光芒一直都在转动,看的他眼睛都快要花了,也没有其他的变动。不禁疑惑的朝着秦宇开口问道。

        “看下去你就知道了。”秦宇嘴角微微翘起,现在,差不多是该开始了。

        而就在秦宇这话说完的没多久,突然,那光幕之中出现了一道闪亮的光芒。这道光芒照亮了整个墓穴,老大和老四两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只感觉眼前一花,然后,就发现自己眼前的景象变了。

        “这是慕容婉婷的幻境,出现的是慕容婉婷还有二哥他们前世的画面。就好像是一部3d电影,但是咱们只是观看者,所以,老大老四你们不必惊讶,看看就好了。等到幻境结束之后,就会恢复过来。”

        秦宇的声音在老大和老四的耳畔响起,两人这才平复下有些震惊的心情,这也不能怪他们心理脆弱,一瞬间眼前的画面从墓地变成了一条充满了古代气息的街道,而且,身边的同伴都不见了,这画面转化之快。换做谁恐怕都会感到震惊。

        老大和老四听了秦宇的话后,却是各自都试着朝着身边的小贩摊位上的东西抓去,结果却发现。一抓一个空,手直接是穿过了那摊位,根本就没法抓住,这一刻,两人真的相信,他们就是位看客。不过是身临其境的看客。

        “快,快。状元郎游街了。”街道之上,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顿时,这街道之上的民众纷纷朝着外面跑去,就连不少商贩,都顾不得摊位了,快速的朝着主街道而去。

        状元郎游街,这样的场景可不是什么时候都可以看到的,在这个读书人至上的年代,状元郎,那就是天上的文曲星,那是神仙下凡啊,当然要去围观。

        而每一次的状元郎游街,都是长安城的一大盛事,可以说是万人空巷。

        十里长安街,三辆骏马在人群的欢呼中,载着三位青年才俊,朝着皇宫而去。

        十年寒窗苦读,多少学子,为的就是这一刻,踏马扬欢,一日看尽长安花,大唐的民风本来就是比较开放,许多长安城内待嫁的闺中少女,也纷纷出现在了街头,给那三位白马上的俊彦洒上了鲜花。

        状元,榜眼,探花,这是金科最耀眼的三位学子,皇上亲笔提点的三位大才子,从此便是天子门生,天之骄子,以后注定是前途无量,入翰林,出仕途,为社稷效力,为皇朝效忠。

        哪个少女不怀春,尤其是在士农工商这样的年代,读书人,是少女幻想中最合适的梦中情人,而如果能够被状元郎看上,哪怕是看看状元郎,那也是值得的。

        不过,被人群半推着来到主街道的老大和老四,当两人看清这第一匹白马上骑着的一位穿着御赐状元袍的书生男子时,两人几乎时同时愣住了,然后,嘴里也几乎时同时骂了一句,“草,老二(二哥)竟然是状元郎,我特么的还是大将军呢。”

        这第一匹骑马男子的身前,那牵着缰绳的穿着青衣的书童手中,举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五个大字:“新科状元尚飞。”

        难怪老大和老四会骂出口,因为这位状元郎不但名字和二哥一样,关键就是长相,也是一样,年纪看着也和现在的二哥差不多,都是二十出头的样子。

        想到二哥平日里在学校慵懒的表现,老大和老四怎么都不敢相信,在这里,二哥竟然还是状元郎,但是老大和老四也知道,这应该就是二哥的前世了,状元郎尚飞。

        十里长安游街完成,状元郎尚飞和榜眼探花前往皇宫覆灭,等待他们的,还有琼林宴。

        而状元郎尚飞的那位书童,此刻,却是牵着白马,等候在了皇宫之外,于这书童一起的,还有今科录取的进士们的书童,同样也是在等候。

        相比起榜眼和探花的书童,那特意和其他进士书童拉开距离来显示出自家主人的功名,状元郎尚飞的这位书童,却是要低调的多,和这些进士的书童一起等候着。

        “青幕山,这次你家少爷考取上了状元,到时候长安城的达官贵人肯定会邀请你家少爷去那风流之地潇洒快活,没准那些达官贵人也会给你找一个开开鲜呢。”一些进士的书童朝着这位青衣书童说道。

        此时的大唐风气,士大夫不以风流快活为耻,相反,很多大臣名仕都是那青楼之地的常客,大臣之间谈青楼名妓,也是成了一种风气。

        然而,这叫青幕山的书童却只是笑了笑,没有作答,一如他名字那般青山沉默不言。

        青幕山的目光看向皇宫,看着看着,脸上却是露出了笑容,因为,他想到了这些年来,自己陪着少爷读书的日子。

        少爷是家族子弟,在地方之上原本也算是名门望族,但是等到少爷出世的时候,家道便开始中落了,而且,因为这个缘故,家里的老爷还有那些夫人,都对少爷不怎么喜欢,而少爷的母亲,夫人在生下少爷的时候,因为难产便去世了。

        如果不是老太君照顾少爷,恐怕少爷根本就没有机会读书,更别说考取功名了,相比族里的其他几位少爷从小便有安排私塾老师上门教学,少爷却需要每天走十几里路,去县上一位老秀才办的私塾蒙学。

        而且,相比那几位少爷的好几个仆人,少爷,只有自己这一个仆人,少爷八岁的那年,老太君将自己赐给少爷做书童,而那年,自己六岁。

        青幕山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少爷的时候,少爷问自己叫什么名字,自己说自己叫狗蛋,少爷笑了一下,说道:“狗蛋这个名字不好,你跟着我,以后就叫青幕山吧。”

        青幕山不知道少爷为什么给自己取这个名字,为什么自己的名字和少爷不是同一个姓氏,要知道,那时候,很多书童被收进来,都是跟着家主人一个姓的。

        但是,即便如此,青幕山还是很高兴,因为他终于有了自己的名字了,而且还是少爷给他取的名字。

        从那以后,青幕山便陪伴着少爷的身边,少爷练习书法的时候,他负责磨砚,少爷外出和好友踏青的时候,他提前将食物给准备好,在青幕山的心中,对自己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让少爷除了读书之外,其他任何事情都不用愁。

        少爷不知道外出踏青需要花费多少银子,少爷不知道和友人一起游学需要多少银两,靠着族里每个月发下来的那些铜钱根本就不够,这些钱,都是青幕山趁着少爷晚上睡觉之后,偷偷在屋子里接了给人家缝补衣服的小活赚的钱。

        一个书童,一双手却比绣娘的手还要灵巧,但是青幕山从来不给少爷缝补衣服,因为青幕山不想让少爷发现他在私下里接活。

        好在苍天不负有心人,当少年十四岁成为童生的时候,族里老爷终于是发话了,每个月给少爷提供的银钱多了几倍,而少爷,却也从来没有关心过这些,每次都是他去族里账房那里领的钱,少爷也不问是多少,每次他领完钱回来,要告诉少爷一声的时候,少爷只是对他笑了笑,开玩笑的说道:“幕山,你可藏好了,咱们两人这个月可就靠这个日子了。”

        是的,少爷是读书人,读书人不以言钱,所以,后来少爷考取了秀才之后,许多人来恭贺,给送上礼品和钱财,都是由自己来保管,少爷,只需要专心读书就可以了。(未完待续)R4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