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四百零七章 战五殿殿主
  • 第一千四百零七章 战五殿殿主

    作品:《超品相师

        奈何桥,这是秦宇第二次踏上奈何桥,然而,和上次不同的是,这一次的奈何桥边上,并没有阴兵的把守。⊙,

        整条奈何桥上鬼魂林立,都很自觉的朝着桥的那头行走,而这一次,风无裂同样没有跟随秦宇,而是在桥的这端,停了下来。

        “带着你的第二元神分身去找那轮回殿殿主。”风无裂开口说了这么一句,停在了桥头处,而秦宇,带着手中的青铜古灯,缓缓的朝着奈何桥对面走去。

        奈何桥不长,但也不短,看着秦宇在上面行走的身影,风无裂的脸上,第一次流露出了一许期盼的神色,轻声自语着:“终于是走到了这一步了。”

        不过,很快风无裂的眉头就皱了起来,因为他感觉到了身后,那几位殿主的气息正在靠近,恐怕秦宇还没有走过这奈何桥,这几位殿主就已经是出现在奈何桥上了。

        咔擦!

        风无裂握了一下右手,秦宇必须到达轮回殿,这一点,谁也不能阻止,哪怕是那些殿主也好,少不得,这一次,他得和这些位殿主来一次较量了。

        风无裂整个人的气势不断的在攀升,那一身黑袍无风自动,而在风无裂的身后,五位殿主的身影出现。

        “风无裂,你擅自撕破阎君令,意欲何为。”监察殿殿主第一时间,朝着风无裂质问。

        而与此同时,几位殿主的目光也看向风无裂身后的奈何桥,当看到秦宇提着青铜古灯的背影时,这几位殿主脸上全部露出惊骇之色。

        “风无裂,你疯了,你想把整个阴间都给压上去。”哪怕是那位老殿主,这一刻也不能保持淡定了,他们五人,都认识那青铜古灯的来历。也知道青铜古灯意味着什么。

        唰!

        一位殿主出手了,手中黑光一扬,朝着奈何桥上的秦宇射去,然而,面对着这道黑光,风无裂的袖袍一挥,右手一伸,直接是将这黑光给抓在了手中。

        “风无裂,你想干什么?”

        几位殿主看到风无裂的举动,一个个怒目瞪视。然而,风无裂的表情却是十分的冷漠,半响过后,才缓缓开口:“奈何桥,你们不能过去。”

        “各位殿主,风无裂这是要将我整个阴间至于危险之中,待我出手拿下他,各位殿主去奈何桥追回那青铜古灯。”

        监察殿殿主早就看风无裂不顺眼了,眼下有这么一个光明正大出手的机会。二话不说,直接是一拳朝着风无裂挥去,而另外也有一位殿主,一个闪身。就朝着奈何桥而去。

        面对着监察殿殿主的这一拳,风无裂没有躲避,双手飞快的掐诀,而随着他的掐诀。在他的身后,在那奈何桥头,突然涌起道道光泽。交汇成一片阵纹。

        那一位正在冲向奈何桥的殿主,看到这片阵纹,立刻停下来了步伐,随即目光看向风无裂,沉声说道:“风无裂,你这是找死,你想以一人之力拦下我们五人,未免太狂妄自大了。”

        没错,这阵纹就是风无裂布下的,而这阵纹,也是风无裂用精血凝聚,只要他不死,这阵纹就不会破,要想打破这阵纹,唯一的办法,就是将他灭杀。

        “我说过,今天谁也不能踏上这奈何桥,要过去,除非是踩着我的尸体过去。”

        风无裂冷声抛出这句话后,毫不畏惧的,迎向了监察殿殿主的那一拳,两人的拳拳碰撞,一股罡风舞动,风无裂原地未动,而监察殿殿主,却是向后退了三步。

        “你的实力怎么会?”

        监察殿殿主被风无裂一拳击退,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要知道,风无裂只是阎君的近卫而已,而他是监察殿殿主,是整个阴间的巨头之一,这风无裂的实力怎么会比他强。

        当初因为秦宇之事,监察殿殿主和风无裂有过短暂的交手,但是那一次两人打成了平手,不过即便如此,监察殿殿主也没有在意,因为那一次,他并没有尽全力。

        然而,这一次,他是毫无保留的全力一拳,可最后的结果竟然是他自己退后了,这个结果,让这位心高气傲的监察殿殿主不能接受。

        “风无裂,你惹怒我了,给我去死。”监察殿殿主的身后,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洞,而在那黑洞之中,无数黑丝垂落,仿佛是要斩尽苍穹,那恐怖的威压,让得附近的鬼魂全部跪倒在了地上,战战兢兢的不敢抬起头。

        咻!

        风无裂的手上,出现了一柄长枪,这是一根玄铁长枪,闪烁着冰冷的光泽,长枪一出,这几位殿主的表情都变得难看了起来。

        “风冥枪,此枪是当日阎君所赠,这么多年,本座已经很多年没有召唤过这风冥枪了,今天,少不得用它,来领教几位殿主的神通。”

        咔、咔、咔!

        风无裂的脚底,出现了一层铁衣,黑色的铁衣将风无裂的脚底包裹,乌光闪烁,冰冷而又恐怖的能量,从脚底开始蔓延。

        这只是开始,黑色铁衣从风无裂的脚底开始,慢慢的覆盖其整个身躯,到最后,风无裂整个人都被这黑色铁衣覆盖,浑身乌光闪烁,身姿伟岸。

        黑色的长枪带着无尽的杀意,黑铁战衣萦绕着光华,整个身躯,唯有一双眸子露在外面,十分有神,这一刻的风无裂神武的犹如战神再世。

        几位殿主的脸色都变得难看起来,他们清楚,风无裂连战衣都召唤出来了,是不可能再回头了。

        唰!

        风无裂长枪一挑,那枪头之处,虚空仿佛因为承受不住压力而开始崩塌,一缕缕的黑色神光,从枪身汇聚在了枪头,最后,刺向了监察殿殿主身后那黑洞。

        轰!

        黑洞在瞬间崩塌,只有黑色的枪头依然屹立在那里,而监察殿殿主却是整个人忍不住倒退十几步,脸色瞬间变得苍白起来。

        一枪之威,恐怖如斯!

        “大家一起上!”

        剩下的四位殿主看到这一幕,脸色也是变得难看起来,风无裂的强大,出乎了他们的意料,这么多年来,风无裂,竟然一直隐藏着自己的实力。

        但是,即便如此,他们也不能让那盏青铜古灯走过奈何桥,到达那轮回殿。

        那位老殿主率先出手了,在他的眉心之处,出现了一个幽深的黑洞,而在这黑洞之中,一缕白色的光华射出,射向风无裂。

        同样的,另外三位殿主也没有闲着,一位右手换做擎天巨掌,带着无可匹敌之势,径直朝着风无裂给拍下去,这手掌所过之处,虚空湮灭。

        一位殿主,一指指出,看似平淡,但连空间都无法承受这一指之威,开始崩溃,这是大道至简的表现。

        这几位殿主,都是阴间的巨头,修炼了无尽岁月,实力有多恐怖,根本就没法想象。

        而风无裂,面对着几位殿主的同时出手,依然是十分的强势,手中的长枪尽舞,整个奈何桥头,虚空彻底的崩溃,无数的恐怖威压蔓延,附近的鬼魂和阴兵全部都匍匐在了地上,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以一敌五,风无裂的表情没有半点的犹豫,依然是如此的强势,长枪更是无比的疯狂,战意如海洋,汹涌不绝。

        然而,风无裂再如何强悍,也毕竟是一个人,面对着五位殿主级别的存在,也逐渐开始不支。

        风无裂的身子被五位殿主的光华打中,那玄铁战衣已经出现了龟裂,甚至到后面,玄铁战衣完全是被五位殿主给打破洞穿,一股股的血液顺着那被洞穿的伤口,留了出来,沾染上了那玄铁战衣。

        这些伤口有的很可怕,已经露出了里面的白骨,穿透身体,前后透亮,然而,即便是如此,风无裂依然王强的在抵抗着。

        尤其是那些鲜血留在玄铁战衣之上,这玄铁战衣的光泽更甚,风无裂仿佛是无视了自己的伤口,挥舞着长枪,无坚不摧,刺向五位殿主。

        五位殿主也没有讨到好,尤其是那位监察殿殿主,身上更是被长枪刺出了几个窟窿,脸色一片的惨白。

        咻!砰!

        无数的光华交汇,风无裂硬是凭借一己之力,阻挡住了五位殿主的步伐,而此刻,已经走到了奈何桥尽头的秦宇,回过头来,看着身后的一片光华和空间波动,他知道,在桥的那头,发生了一场大战。

        因为阵纹的缘故,秦宇没法知道桥那边是谁和谁在大战,但是当他走上奈何桥的时候,阴差大人那严肃的表情告诉他,对面,大战之人,必然有一方是阴差大人。

        秦宇还记得阴差大人对他嘱咐,走上这奈何桥,就不要回头,直接前往轮回殿,不管后面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要管。

        想到这点,秦宇眼中闪过一道寒光,没有犹豫,一脚,踏出了奈何桥。

        不管阴差大人和谁交战,但是,秦宇清楚,阴差大人是为了让他可以顺利的通过奈何桥,这份恩情,他记在心里了,如果此刻回头,才是辜负了阴差大人的期望。

        踏过奈何桥,轮回殿,出现在了秦宇的眼前。(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