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三百九十八章 翘翘归来
  • 第一千三百九十八章 翘翘归来

    作品:《超品相师

        何倩的事情,算是就这么告一段落了,秦宇和孟瑶再次恢复了平静的生活,直到一个礼拜后,秦宇大舅找上门。↖頂↖↖↖,..

        “宇,事情有些棘手了 。”

        张远河是直接到的水库找到正在钓鱼的秦宇,下了车子,脸色有些阴郁的看向秦宇。

        “什么事情?”秦宇疑惑的问道。

        “就是那范大伟的事情,范大伟死了,但是今天要将尸体交还给家属,可是尸体却消失了,而且在停尸间,还发现了一行血字。”

        听着自己大舅的话,秦宇的眉头皱了起来,半响后问道:“那血字写的什么?”

        “我死的好冤,我要报仇!”

        张远河出这句话的时候,一旁的孟瑶打了一个寒颤,她几乎能够想象到那场景,一具尸体,在停尸间留下了这么一段用鲜血写成的话后,然后尸体消失了。

        “会不会是有人偷走了尸体?”孟瑶问道。

        “不会。”张远河的表情变得古怪起来,“从停尸间门口的走廊视频监控来看,范大伟是自己走出去的。”

        张远河没有告诉秦宇,就因为这个视频,整个警察局都乱了,不过好在目前已经封锁了消息,看到这视频的警察不多,而且已经是下了封口令了,这事情不能对外声张。

        但是,范大伟的家属来要尸体,总不能这么一直拖下去,总得给人家一个交代,而且,就算可以给范大伟的家属补偿,让家属不要闹事,但是一具尸体消失了,而且要去寻仇,这事情非同可,所以。必须得找到范大伟的尸体。

        这事情是毛任方向张远河汇报的,而张远河在得知这消息之后,第一时间便想到了自己外甥,因为范大伟的事情很诡异,而自己外甥,貌似就是在这方面擅长。

        “这事情毛任方没有给上面汇报?”秦宇朝着自己大舅问道。

        “汇报,他已经跟我汇报过了啊。”张远河不知道自己外甥怎么问这个问题出来。

        “大舅,跟你汇报其实反而更没必要,毛任方身为公安局长,应该知道。发生这一类的事情该向哪里汇报的。”

        秦宇曾经从曹轩的口中得知,各地以县级公安单位开始,都有着和他们部门分部的联系方式,县级公安局局长是知道出现这类诡异事件,该跟市里汇报,然后市里的公安局一把手会和他们部门联系,由他们部门接手这些事件的。

        这些东西,在毛任方上任的时候,市里的一把手便会跟他暗示的。没有理由毛任方不通告市里的,除非,这毛任方有其他的想法。

        “舅舅这事情你不用管的,会有人插手的。就算出了事情,那也是毛任方担责任,放心吧。”秦宇安慰自家大舅道。

        其实,秦宇的也是实话。按照曹轩跟他的,管辖区出现灵异事件,如果没有上报。县级领导是没有责任的,首先问责的是县级公安局局长,如果是县级公安局局长上报了,但是市里没有联系他们部门,问责的就是市里公安局领导了,而只有到达省级领导,才会知道他们部门的联系方式,省级以下,只有公安部门知道他们部门的存在。

        “和我没关系?”张远河没有想到,自己找到外甥寻求帮忙,竟然会得到这样的一个答案。

        “嗯,只要毛任方不想丢到自己的官帽子,就会有人接手这件事情的,大舅,你就别操心了。”

        范大伟的事情,秦宇没想插手,不过就是一个尸体消失了而已,曹轩他们部门这事情还是搞的定的,他现在只想安静的在家里好好休息,直到阴差那边传来消息。

        “那好,那我就不管了。”张远河了头,他相信自己外甥是不会骗自己的。

        自家大舅来的匆忙,走的也匆忙,而秦宇,也将鱼竿给收了起来,朝着孟瑶道:“坦克带着翘翘也快要到火车站了,咱们该去接翘翘了。”

        原本,秦宇以为翘翘放学了,不过后来才知道,翘翘因为报了一个补习班,所以直到昨天才放假,所以只能是今天才由坦克带着做火车回来。

        “翘翘现在可是越来越像一位公主了,皮肤粉嘟嘟的和瓷器一样,我看着都羡慕不已。”孟瑶笑着道。

        这两年,孟瑶也去见过翘翘几次,姑娘是长得越来越漂亮了,只是,也变得有些沉默了,其实也不该是沉默,礼貌什么各方面的都很好,但是孟瑶就是觉得,翘翘封闭了自己的内心,旁人很难走近她。

        “是啊,两年多不见了,也不知道翘翘会不会怪我。”秦宇眼中也是长吁了一口气,坐上了车子的副驾驶,孟瑶启动车子,快速的朝着市区方向而去。

        前往sr市的火车上,一位皮肤好的如同瓷器一样莹白的女孩坐在位置上,一手托着下巴,安静的看着窗户外急速驶过的田园风景,那精致的毫无瑕疵的脸,却引得对面座位上的几位男人不时的朝着这边偷窥。

        只是,当这几位男的看到坐在女孩边上犹如保镖一般的精壮男子时,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搭讪。

        “翘翘,马上就能见到你哥哥了,高兴不高兴。”坦克看到翘翘一直看着外面的风景,在一旁问道。

        这两年来,坦克是看着翘翘成长的,姑娘也已经是亭亭玉立了,甚至学校里有很多男生为了追求她而相互大打出手,虽然只是上初二,但是姑娘的魅力就是一些成年男子都不一定可以承受的住。

        尤其是现在社会有很多的变态喜欢萝莉和所谓的少女控,猥亵少女的事件也是层出不穷,所以,这两年来,无论是上学还是放学,坦克都会亲自接送翘翘。

        对坦克来,翘翘是秦先生的妹妹,虽然不是亲妹妹,但坦克一直是看在眼里,就算是对待亲妹妹,恐怕也不一定能够有人能做到秦先生这样的地步。

        虽然孟姐秦先生是出国了,要离开几年,但是以坦克的洞察力,看出了这话语中的破绽,不过他却没有追问,因为他知道,孟姐既然不,肯定是有他的道理。

        但是在坦克心中,秦先生,是他的恩人,如果可以,他愿意去秦先生去死,秦先生既然不在了,那么翘翘还有挽龙阁,他必须得替秦先生守护好,哪怕付出自己的生命都在所不惜。

        所以,在坦克心中,翘翘是绝对不能出一意外的,不过,这两年来,翘翘性格变得越来越安静,更多时候是喜欢一个人静静的呆着,有什么事情,也不和他们了。

        这种变化是细微的,连冷柔他们都没有发现出翘翘的变化,只有坦克凭借着当初在队伍中的训练,才察觉出来的。

        其实坦克心里有数,翘翘会变成这样,是因为秦先生消失的缘故,在翘翘心中,恐怕秦先生就是她唯一的亲人。

        看着翘翘,坦克也陷入了回忆。

        十几天之前,手机响起,看着那个熟悉的手机号码时,他甚至有些不相信的揉了揉眼睛,确认是这个号码之后,拿着手机的手都有些颤抖,犹豫了那么一会,才按下了接听键。

        “喂,是坦克吧。”

        听到手机里传来的这道和两年前没有任何变化的声音,坦克第一时间便已经虎目含泪,谁男儿就没有眼泪,哪怕是如坦克这样的硬汉,在听到秦宇的声音,第一时间也是眼眶湿润了。

        坦克还记得,当他把这个消息告诉姜姐和冷姐的时候,姜姐是惊喜的跳了起来,而冷姐,却是不心将拿在手里的碗给掉落了,然后,一个人走进了里屋,隔了半个时才走出来。

        坦克也还记得,当他去学校接放学的翘翘,把这个消息告诉翘翘的时候,姑娘嘴唇紧紧的抿着,然而抿着抿着却笑了起来,那浅浅的酒窝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各位乘客,距离下一站sr站还有三分钟即将进站,有在sr站下车的旅客请整理好行李,在门口等候,本次列车在sr站停留五分钟……”

        火车的广播声将坦克从回忆中拉回,坦克从座位上站起来,看着同样站起来的翘翘,笑着道:“走吧,咱们准备下车。”

        “嗯。”

        火车站出口,秦宇和孟瑶两人站在这里,看着已经有下车乘客出现在出站口通道,秦宇的目光,第一时间朝着人群看去,也是在第一时间,看到了坦克和翘翘。

        两年了,坦克和以前没有多大的变化,如果一定要变化的话,那就是胡子没了,反而比以前显得更年轻了。

        目光从坦克身上移到坦克身边的女孩身上,秦宇的神情却是一下子怔住了,女孩穿着一身及膝百褶裙,一头长发披在两边,那精致的脸虽然被长发遮挡住了一半,但仅仅从露出了半边脸,就可以看出女孩的美貌。

        在秦宇打量女孩的时候,女孩的目光也看向了这边,看到了秦宇,同样的,女孩也怔住了,那好看的睫毛扑闪了几下,然后,猛地朝着秦宇跑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