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 欺人太甚
  • 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 欺人太甚

    作品:《超品相师

        “那家公司叫什么名字?”

        “浩龙集团。”姚国良在那边答道。

        “浩龙集团?”秦宇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眼中闪过一道寒光。

        不过就在一旁的孟方和莫咏星,听到秦宇口中说出浩龙集团,眉头都皱了一下,不过,两人看到秦宇还在接电话,便没有开口。

        “我明天就过去那边一趟,在酒厂等我吧。”

        挂掉了姚国良的电话之后,秦宇目光看向莫咏星和孟方,两人先前的表情变化,没有逃过他的眼睛,“怎么,你们听说过这浩龙集团?”

        “知道,那位南太子的公司,在圈子里可是出了名的。”莫咏星略带嘲讽语气的说道。

        “什么意思?”秦宇皱眉看向莫咏星。

        “这浩龙集团后面的人,和我们一样的身份,不过这人和我们混的圈子不一样,我们这些人就是吃喝玩乐,但是这人却一心扑在商业上面,而且主要是在南方那边,所以便被圈子里的人称为南太子。”莫咏星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带着一股酸溜溜的味道:“这人很野,而且做事不择手段,圈子里很多人都不怎么喜欢他,而他不也怎么和圈子里的人打交道。”

        秦宇讲目光看向孟方,莫咏星的语气告诉他,莫咏星和这南太子应该是有些过节,有过节的人,嘴里说出来的话,参考价值就不是很大了。

        “南太子在南方很有名气,他父亲是南方系出来的,是南方系下一届推举的掌舵者,所以,在南方,尤其是西南和中南地区,他就相当是太子的身份。”孟方开口说道:“不过这人却是很野,做事情不择手段,不仅是在白道,就连南方的黑道,有一大半都受他控制,他的浩龙集团在短短五年的时间,就成为了南方十大集团之一,累积了惊人的财富,圈子里曾经有传闻,此人当初为了得到一块地,强行将那里的住户给赶走,不走的人,全部被人打断腿丢出去,或者是被挖机给埋在了地里。”

        “就没人去告他?”秦宇问完这问题,就知道自己这问题问的有些白痴了。

        “告,整个南方,都是他们派系的人,只要他父亲不倒,他就不会倒,不过这家伙这么嚣张,迟早会出事情。”莫咏星在一旁不屑的说道。

        莫咏星和孟方对这位南太子没有好感,除了这南太子做事不择手段以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他们所处的家族都是对立的。

        莫咏星和孟方都是红色家族,他们家族的财富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已经是有一定规模了,现在就是做正当生意,收入也不会少到哪里去。

        但是以南太子为首的这一批人又不同,他们的家族是新兴家族,但是大部分资源都已经被莫家这样的家族占据了,他们只能另外寻找资源,这其中相互之间的碰撞肯定是少不了的,但为了积累起财富,这些新兴的家族,吃香也就难看了起来。

        而莫咏星和这位南太子的仇怨也很简单,当初莫咏星有一次去西南地区,结果却碰巧的和南方的一位纨绔杠上了,这位纨绔是南太子的跟班,地位和莫咏星自然是差着几个档次,就算受了莫咏星的气,那也得强忍着。

        可南太子却在莫咏星即将离开西南的时候,将莫咏星车子的给砸掉了,而且还直接承认是他干的。

        像莫咏星这样的,虽然是莫家的继承人,但毕竟还只是一个纨绔,小辈之间的打闹,自然不会引起两大家族之间的彻底决裂,莫咏星虽然怒气中烧,但人在南方,却也无可奈何。

        当然,莫咏星也放下过话,只要南太子敢到京城来,必然打断他的一条腿,无奈的是,这南太子从来没有出现过京城,一直是在南方地区,似乎是安心的做他的南方太子了。

        “也就是说,这南太子和你们不是一伙的,那就行了。”了解了大概之后,秦宇点了点头,看向莫咏星,说道:“帮我订一张前往贵_州的机票,最近的机票。”

        “秦宇,你要干什么?”孟方有些担忧的看向秦宇,“这南太子背后的势力很大,不是可以乱来的。”

        “我心里有数的。”秦宇淡淡的答道。

        “好,秦宇,我这就给你去订,放心,那南太子也就是在南方嚣张一下,咱们赶过去揍他一顿,然后回到北方,他能奈何我们啥。”

        莫咏星听了秦宇的话,脸上却是露出兴奋之色,他一直就想将当年的那仇给报回来,而且他知道秦宇的实力的,两人过去揍那南太子一顿还是可以的。

        莫咏星急匆匆的打电话去订机票了,而孟瑶那边却是从卧室里走了出来。

        “秦宇,你要去哪?”孟瑶听到莫咏星电话里订机票,报了秦宇的名字后,开口问道。

        “去一趟贵_州那边,我酒厂那边有点事情要去处理一下,到时候咱们直接从那边飞我老家。”秦宇开口答道。

        “哦,好,这样也行。”孟瑶没有意见,只要有秦宇在,去哪里他都无所谓。

        “秦宇,订好了,明天早上的机票,几个人去,方哥也要去啊,那就是四张,行。”

        ……

        贵_州茅台镇!

        渠河酒厂内,此刻,不少工人聚集在了空地上,都有些心惊胆战的看着厂门口,那里,有着上百多位混混,手持着钢棍站在那里耀武扬威,不时的还有几个混混将手里的铁棍,狠狠的砸在了那铁门上。

        “姚厂长,你这厂子不怎么安全啊,你看看,外面那么多的混混,你的工人都没法安心的工作了,这样可不行啊,不过我们老板说了,只要姚厂长愿意转让出来百分之七十的股份,这些混混,我们老板出面解决,这样,工厂又恢复了宁静,而且姚厂长也可以得到一笔不菲的钱,岂不是一举两得的事情。”

        在厂长办公室内,姚国良和一位中年男子,透过窗户,可以清楚的看到厂门口的情况,那中年男子则是慢悠悠的开口说道。

        “你们不要欺人太甚。”姚国良咬着牙,看着这中年男子,一脸的铁青。

        “欺人太甚?姚厂长你还不明白吗,我们老板看上了你这厂子了,你就是让也得让,不让也得让,现在让的话,你还能拿到一大笔钱,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到时候惹得我老板生气了,恐怕就一分钱都拿不到了。”

        “我不可能将厂子转让给你的,而且我也不是第一股东,你们就死了这条心吧。”

        中年男子笑了,“我当然知道你不是第一股东,不过据说你这厂子的第一股东已经有几年没露面了吧,我相信,到时候只要有一份股权转让书就可以搞定这事情的。”

        姚国良被这中年男子的话给惊住了,许久之后,才猛地一拍桌子,怒道:“你们简直是无法无天,竟然想要伪造股权转让书,就不怕被法律严惩吗?”

        “法律?姚厂长你也老大不这么幼稚的话,你觉得要是法律有用的话,此刻你工厂外面还会有这么的混混吗?”中年男子不屑的笑了笑,“总之,三天内,我们老板要得到答复,不然的话,后果你应该是知道的。”

        “你们这些人太得寸进尺了,你们要代理权,我已经是把代理权给你们了,还要怎么样?大不了咱们鱼死网破,这酒厂我不开了,但是你们也别想得到。”姚国良彻底的怒了,两年来,他忍气吞声,为的就是酒厂,但要是被这些人继续下去,这酒厂恐怕马上就要不属于他的了。

        “姚厂长,我劝你不要做出惹火烧身的事情来,这酒厂要是出问题了,我实话告诉你,你的家人也会替这酒厂陪葬。”

        中年男子冷冷的留下这句话后,直接是走出了厂长办公室,只剩下姚国良一个人,一下子颓废的坐回了椅子上。

        姚国良相信,这些人绝对是说得出做得到的,厂里那些工人的家属,不就是遭了秧吗?

        而在中年男子走出大楼,朝着厂门口走去的时候,那些混混很是自觉的让出一条路,让这中年男子上了一辆车子离开,随后,又拿着铁棍朝着铁门砸了一会,才纷纷散去。

        在这些混混离去后的十几分钟,几辆呼啸的警车,才堪堪停在了厂门口,真叫一个“及时”。

        “有人报案说看到这里有许多混混出现,怎么,发生了什么事情?”几位警察从车上下来,朝着厂子里的工人喊道。

        不过,厂子里的工人看着这些警察,却没有一个工人回答他们,因为这些工人,在经过了连续几次这样的事情后,已经很清楚,这些警察和那些人,是一窝的。

        不然的话,怎么会那么巧,每一次都是等那些混混走了,这些警察才出现,就像是掐着时间点来的,要说这其中没有鬼,恐怕没有人会相信。

        这些工人只能将目光看向楼层的厂长办公室,对酒厂的未来,这些工人突然感到了迷茫……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