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 阴间之乱(第一更)
  • 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 阴间之乱(第一更)

    作品:《超品相师

        热门推荐:、 、 、 、 、 、 、

        “阴差大人,阴间发生什么事情了,这上方的雷霆?”秦宇抬头看了眼上方还在电闪雷鸣的上空,朝着风无裂疑惑的问道。

        “这事情不是你问的,现在你可以离开阴间了,这一个月不要找我,也不要再来阴间,到时候我自然会去找你。”

        风无裂的话直接是将秦宇的疑惑给堵在了心里,不过秦宇心里也是有些底了,阴间的这事情应该不小,不然的话,风无裂的表情不会这么的严肃。

        “至于白瑾,你可以放心,她出了阳间,暂时是没空去找你的。”

        “为什么?”

        “因为她要回云梦白家一趟。”风无裂的表情有些复杂,阴间的事情,瞒不住的,白瑾会告诉云梦白家,其他那些大能也会有所预测。

        没有再和秦宇多说,风无裂直接是袖袍一挥,秦宇就和先前的白瑾一样,飘上了阴间上空,然后,一条通道出现,将秦宇的身影给拽入其中,消失不见。

        送走了秦宇,风无裂看了自己宫殿内的那些厉鬼一眼,那些厉鬼在风无裂的眼神扫视之下,一个个簌簌发抖,但还是没有从宫殿内走出来。

        咻!

        风无裂没有理会这个厉鬼,一个闪身,身形在宫殿外消失,下一次出现时= ,却是在那奈何桥上。

        不止是风无裂,此刻奈何桥上,阴间其他几殿的殿主都已经赶到了,这人的目光望向奈何桥的对面,表情变得十分的凝重。

        “风无裂,怎么回事,轮回殿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一次你要是不给我们一个交代,那我们只能亲自去看一个究竟了。”

        秦宇在阴间的另外一位老熟人监察殿殿主,看到风无裂出现。立刻开口质问道。

        “交代,给你什么交代,谁也不能踏过奈何桥,这是阎君当初的吩咐,你要交代,去找阎君去。”风无裂冷笑着回答道。

        “你别拿阎君来压我,这么多年了,阎君始终没有露身,谁知道阎君是不是真的留下了这样的谕令,或者是你以公济私。假传阎君谕令,不管如何,今天我一定要过这奈何桥看看,看看你到底搞什么鬼。”

        监察殿殿主一个踏步,就要朝着奈何桥对面走去,不过,风无裂却是一个闪身,挡在了他的面前。

        “怎么,是要动手吗?风无裂。你太大胆了,你只是阎君身前的一个侍卫,我是监察殿殿主,各位。风无裂这是打算以下犯上了。”监察殿殿主这话的后半截,是说给其他几位殿主听的。

        “以下犯上?哈哈……”风无裂突然大笑起来,“我风某只是执行阎君的命令,在阎君回来之前。不允许任何人踏过奈何桥,要说以上犯下的话,恐怕是你吧。”

        “哼。一直以来,你说的都是阎君的口谕,谁知道真假,谁能给你证明。”

        “我能给他证明,够了吗?”

        奈何桥对面,一位穿着麻衣的男子却是缓缓走出,那深邃的眼神在风无裂几人身上扫过。

        看到这位麻布男子的出现,风无裂眼中闪过一道亮光,而其他几位殿主表情也是有些惊讶,至于那位监察殿殿主,脸色却是变得难看了起来。

        “轮回殿殿主,奈何桥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既然出现了,是不是该给我们解释一下。”监察殿殿主看向这麻布男子,语气却是软化了许多,开口说道。

        麻布男子,是阴间轮回殿殿主,阴间所有大殿当中,最古老的一殿,轮回殿的历史有多久,恐怕只有轮回殿殿主和阎君清楚了,甚至在阴间,还有一种传闻,在阴间未成形之前,轮回殿便已经是存在的,先有轮回殿后有阴间。

        而轮回殿的殿主,也是阴间所有殿主当中最神秘的一位,阴间存在了这么多年,轮回殿殿主踏过奈何桥的次数屈指可数,但是,在这些殿主心中却有着一道公认的认知,那就是,整个阴间,除阎君之外,轮回殿殿主的实力是最强悍的。

        哪怕是监察殿殿主,他敢和风无裂叫板,但是却不敢轮回殿殿主,这位穿着麻布衣的男子对峙。

        “我轮回殿的事情,不需要任何的解释。”麻衣男子冷冷的看了眼监察殿殿主,开口说道。

        “你……”监察殿殿主脸色因为生气涨的通红,他这是被对方给彻底的无视了,作为阴间监察殿的殿主,阴间的几大巨头之一,他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了。

        “轮回殿殿主,这不是你轮回殿的事情,你看看现在整个阴间的上空,到处都是电闪雷鸣,整个阴间都已经乱了,这是整个阴间的事情,我们有权知道一切。”监察殿殿主只能是拉上其他几位殿主一起了,不然的话,让他一个人面对这轮回殿殿主,还真的是有些发怵。

        其他几位殿主,听了监察殿殿主的话,其中那位年长的老者,也开口了,“轮回殿殿主,这事情你确实是需要解释一下,不然的话,我们受阎君之托,管理阴间,不可能坐视阴间这么乱下去。”

        “你要解释,那我就给你。”

        麻衣男子看了这老者一眼,抬头望向上方,深邃的眸子仿佛直接穿透过了那灰蒙蒙的云层,穿越过了那电闪雷鸣之处,到达了另外一个空间。

        就这么一眼,那阴间上方,原本还是电闪雷鸣的景象却是突然不见了,雷声集体噤声,只有一些闪电还在不甘的闪耀着光泽。

        “轮回殿是本座所管,你等外人,岂能插手。”

        麻衣男子突然爆喝了一声,不过,他这话却不是对眼前的几位殿主说的,而是望向了苍穹,仿佛在那雷霆之后,有什么隐藏的存在。

        轰隆隆!

        原本噤声的雷霆似乎是被麻衣男子这话挑起了怒火,整个阴间上空再次电闪雷鸣,银蛇舞空,这一刻,不止是阴间的那些鬼魂抱头鼠窜,就是那些阴兵,也纷纷逃避了,阴间,仿佛进入了灭世景象。

        “好久没有动手了,看来已经有人把我忘记了啊。”麻衣男子的嘴角在这一刻微微翘起,下一刻,身影已经是出现在那阴间上空,然后,双手伸出,朝着一道雷霆直接抓去。

        雷霆被握在麻衣男子握在手中,下一刻,整个阴间上空的雷霆,全部被一双大手给握住,阴间所有的鬼魂在这一刻,抬头望向上方,只能看到,一个伟岸的身影。

        在这道伟岸的身影之下,那些雷霆全部被灭,整个苍穹恢复了平静,然而,这道伟岸的声音并没有就此结束,一拳,毫无花俏的一拳,朝着那上方的某个方向挥去。

        这一拳挥出,最先变色的却是奈何桥上的那几位殿主,尤其是那位监察殿殿主,面色最为的难看,嘴里喃喃自语道:“阎君之境,他怎么可能达到阎君的境界,这不可能。”

        几位殿主脸上有着不可思议之色,在阴间,阎君每一任只有一位,是唯一的存在,所谓的阎君之境,是对实力的一种等级化,想当是拥有了阎君的实力。

        但是,和一山不容二虎一样,整个阴间,只允许有一位阎君的存在,不仅仅是因为不容的原因,更重要的,要修炼到阎君这种境界,必然是要拥有大气运,整个阴间的气运加起来,也只能是诞生出一位阎君,只要阎君还在,剩下的人就不可能成就阎君,因为气运已经被阎君被占住了。

        但是,以几位殿主的眼力,自然不会看错,这轮回殿殿主这一拳已经相当是阎君境界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几位殿主交换了一个眼神,在震惊过后,他们都想到了一个可能,几人的表情一下子僵住了,这一个可能就是,阎君陨落了。

        只有阎君陨落了,阴间才会诞生第二个达到阎君境界的。

        “风无裂,阎君到底怎么了?”那位老殿主,朝着风无裂厉色质问道,然而这一刻的风无裂,表情也是十分的复杂。

        风无裂的脸上露出了悲怆之色,此刻的他,脑海中,回忆起,当年,在木川桥上的那一幕。

        当年,在木川桥上,有着两道身影,而他,则是站在桥下,看着这两道身影。

        “木川桥上生死现,阎君你真要如此吗?”

        “菩萨慈悲,我意已决。”

        “阎君有此大毅力,比丘也愿发下宏愿:地狱不空,永不成佛……”

        风无裂看着这两道身影,当时的他还不明白,以这两位的地位和境界,难道还有什么对付不了的敌人吗?

        那一次之后,这两道身影就消失了,再也没有出现过,而这两道身影中的其中一道,就是阎君。

        阎君离开了阴间,在黄泉水中,乘着那副黑色的棺材,飘向了某个未知的地方,风无裂看着阎君离去的背影,那一刻的阎君,像极了那位刺秦的勇士,也让风无裂不禁想起了那句话:“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阎君,作为阴间的主宰,竟然要带着一口棺材走,这本就已经不正常的事情,似乎是抱着不成功、便成仁的果决。(未完待续……)

        ps:看到章节名后面的那个“第一更”三个字,这意味着什么,大家应该都懂吧,嘿嘿!R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