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三百六十章 降头术(求月票)
  • 第一千三百六十章 降头术(求月票)

    作品:《超品相师

        而当秦宇抱着小九的时候,别墅大厅口,却是走出了三道身影,孟瑶、孟方还有莫咏星。

        当三人看清站在院子里的人是秦宇时,孟方的一双眼睛几乎是要掉下来了,瞪的老大,就好像是见到鬼了,而莫咏星的神色也同样如此,甚至比孟方还要过分,双手已经是揉过自己的眼睛好几次了。

        而孟瑶,神色却很平静,就好像,她只是一个在家等待丈夫回来的女人,而她的丈夫,不过才是今早出去的。

        秦宇的目光也看到了站在门口的三人,在扫到莫咏星的身上时,眉头却是皱了一下,不过随即很快,视线便落在了那道有些清瘦的身影上,再也没有移开。

        两人四目相对,这这么凝望着,时间,在这一刻仿佛停止了。

        趴在秦宇身上的小九,也感觉到气氛的变化,回过头,一双眼珠子一会看看孟瑶,一会有看看秦宇,最后,却是主动的从秦宇的身上跳了下来,站在了秦宇的一旁。

        良久之后,秦宇开口了。

        “对……”

        只是,就在秦宇说出“对不起”三字的第一个字时,孟瑶却是猛地朝着他扑来,秦宇立刻迎了上去,将孟瑶给搂在了怀里。

        两年了,对于秦宇来说,只是恍然一梦,但是对孟瑶来说,两年,就是无数个失眠的夜晚,无数次让她再梦里魂绕梦牵的心上人,这一次,真的出现了。

        “我就知道,你会回来的,你肯定会回来的,不会抛弃我们的。”孟瑶抱住秦宇,声音哽咽。

        这两年来,在人前,她没有哭过一次,因为她要表现的坚强,而在人后,在自己的房间,多少次,她躲进被窝哭的撕心裂肺,哭得双眼红肿。

        两年了,孟瑶自己都不知道,她是怎么熬过来的,也许,正是因为当初那神秘男子的话,让她心中有了一缕希望,她相信,秦宇一定会回来的,这才是让她坚持下去的唯一希望。

        “孟瑶,对……”

        “不用和我说这句话,这是你的选择。”孟瑶的手指,按在了秦宇的嘴唇上,阻止了秦宇继续说下去。

        “就这么抱着我好吗?”

        秦宇和孟瑶紧紧相拥,开始的时候还好,可是一刻钟过去了,两人还没有松开的意思,而另外一边,孟方和莫咏星两人也终于从震惊中清醒了过来。

        “咳咳,秦宇,你到底是人是鬼啊。”莫咏星一如既往的大煞风景,在这时候,打断了秦宇和孟瑶。

        秦宇拍了拍孟瑶的肩膀,孟瑶擦了擦眼睛,离开秦宇的怀抱,和小九一样,站在了秦宇的另外一侧。

        “你觉得我是人是鬼?”其余看向莫咏星,反问道。

        “看你这样子,应该是人吧,不过你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又活过来了?”莫咏星不解的看向秦宇。

        “我怎么活过来的倒是没什么好说的,不过,你们两位身上是怎么回事?”秦宇的目光连带孟方也扫过,在这两人的身上,都有着淡淡的阴气,不过,莫咏星的身上最重,而且莫咏星身上的阴气有两股,其中一股阴气带着一股邪恶的气息。

        “他们两人进入地宫的时候被一群古代士兵带走了,然后我是在两具石棺中找到两人的。”孟瑶开口朝着秦宇解释道。

        “地宫的石棺吗?”

        秦宇双眼微微一眯,半响后,右手却是突然伸出,隔空朝着莫咏星和孟方两人一抓,两股黑气,从两人的身上冒出,朝着秦宇的手心凝聚而去。

        莫咏星和孟方两人看到自己身上出现大片黑气,两人的脸上都露出愕然之色,因为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自身的情况。

        将两人身上的黑气抓在手心处,在秦宇的手心处,一团火苗缓缓升起,最后,将这缕黑气彻底的烧尽。

        “莫咏星,你最近是不是得罪人了?”做完这一切后,秦宇讲目光单独落在莫咏星的身上。

        “得罪人?我得罪的人可多着呢,不知道有多少人看我不顺眼,在背地里诅咒我呢。”莫咏星毫不在意的答道。

        “你最近就没遇到一些特殊的人?”秦宇继续问道。

        “没有。”莫咏星摇了摇头,这段时间他一直都是在京城,在自己大本营,每天就在那么几个地方晃荡,见到的都是一些熟人,当然,每晚在床上的妹子除外。

        “没有吗?”秦宇走到了莫咏星跟前,眼中,却是闪过一道寒光,然后,做出了一个让孟瑶和孟方都震惊的动作出来。

        秦宇手掌间出现一道光芒,径直朝着莫咏星的颈部砍去,力道之猛,让孟瑶和孟方兄妹两都以为秦宇是要谋杀莫咏星。

        然而,就在秦宇的手掌即将碰触到莫咏星的颈部时,一缕黑烟却是从莫咏星的颈部冒出,化作一个鬼头,朝着秦宇的手掌咬去。

        不过,对于这突来的变化,秦宇却是早有预料,脸上没有任何慌张之色,反而是嘴角露出了一缕冷笑,直接化掌为指,一指点在了鬼头之上。

        啊!

        鬼头发出一声痛苦的哀嚎,随后,这黑烟再也保持不住形状,直接是散掉了,化作了一滩黑水,落在了地上。

        “这是?”莫咏星从秦宇先前一掌朝着他劈来的时候,就已经是闭上了眼睛,所以,并没有看到从自己颈部出现一个鬼头,不过那鬼头传出来的痛苦哀嚎声,却是让他睁开了眼睛,刚好看到了这一滩黑水落下的这一幕。

        “东南降头术,你怎么会和东南亚那边的人惹下仇怨?”秦宇看了地上的黑水一眼,朝着莫咏星问道。

        “什么东南降头术,我最近根本就没有见外国人啊。”莫咏星一脸的茫然和不解,不过,很快他就吼叫起来了,“秦宇,你是说,有人在阴我。”

        秦宇白了一眼气急败坏的莫咏星,有必要这么慢一拍才反应过来吗?

        “这是东南亚那边降头术的一种,以鬼头附身在你的颈部,可以让你性情慢慢改变,变得暴躁和喜怒无常,到最后,做出一些让自己后悔的冲动事情来。”

        秦宇解释了一句,不过随即脸色便冷了下来,施展这种降头术的人,肯定是和莫咏星有很大的仇恨,因为,这人即将会降头术,要想杀死莫咏星太容易了,但是对方却没有这么做,而是采用这种阴毒的手段,这比直接杀死莫咏星要狠毒的多,非深仇大恨是不会用这种阴毒的手段的。

        “吗的,竟然真的有人想阴我,别让我查出来他是谁,不然的话……”

        “不然你能怎么样?会降头术的,你以为是普通人可以对付的?”秦宇一句话把莫咏星的话给堵回去了。

        不过,莫咏星眼珠子眨巴了几下,脸上突然露出笑容,笑眯眯的看向秦宇,说道:“这不有秦宇你在吗,咱们找出那个人,然后干掉他。”

        “你的事情先不急,我这边还有许多事情没弄清楚。”秦宇走到莫咏星的后背,两手大拇指并拢,按在了莫咏星的后背之上,然后,快速的画了一个符文图案,莫咏星的后背光芒一闪,那符文图案隐入莫咏星的肌肤之中消失不见。

        “我在你身上刻下了一个“正”字印,在三天之内阴邪之物是靠近不了你身体的,等我这边的事情了解清楚了,再来解决你的问题。”秦宇朝着莫咏星说道。

        倒不是秦宇矫情,是他现在心里真的有许多疑惑,想要从孟瑶这里得到答案,自己为什么会复活,那黑色小鼎又是什么,这些,孟瑶应该是知道的,因为这黑色小鼎,是孟瑶放在了他的棺材上的。

        而孟瑶也有很多事情要告诉秦宇,当下两人直接是走进了别墅,将莫咏星和孟方两人给晒在了边上,至于小九,则是慢悠悠的跟在了两人的后头。

        “哦,对了,我回来的事情,先不要对外宣传。”在上二楼的楼梯口,秦宇回过头,朝着莫咏星和孟方说了一句。

        ……

        而此刻,在京城的一家会所内,一位五十多岁的男子,突然一把推开坐在身边的两个小姐,喝道:“滚出去。”

        两着俏皮话,怎么突然就变脸了,不过两小姐还是听话的走出了包厢房间。

        而就在这位小姐走出包厢的时候,男子猛地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吐得那玻璃酒桌都是。

        “鬼头竟然被人灭掉了,难道是被发现了?”

        吐出这口鲜血后,男子的神色有些苍白,但更多的,是神情上的惊慌。

        如果鬼头被发现之后,导致计划失败了的话,那他就没法回去和上面交代了,他的任务,就是让莫家的那位少爷,中了鬼头之术之后,慢慢的鬼头影响,直到最后达到他们的目的。

        但是,能够发现隐秘的鬼头,而且还将鬼头给破解掉,这出手之人的实力,必然是在他之上,看来这事情必须得向上面汇报了。

        一想到这,男子顾不得自己苍白的脸色,直接是走出了包厢,走出了会所,然后,上了车,朝着某个地方而去。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