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秦曰魂归唧兮
  • 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秦曰魂归唧兮

    作品:《超品相师

        京城!

        一辆军用飞机在京城上空呼啸而过,最后,停在了某军用停机场。

        一辆专车停在了机场处,从飞机上下来的两位男子,上了专车,然后,朝着某一个方向而去。

        “秦大师,shou长就在里面,我就不进去了。”

        车子停在了两年前秦宇来过的江山阁,看着眼前的江山阁,秦宇的眼神有些恍惚,两年了,他终于又回来了。

        推开江山阁的大门,秦宇的目光,第一时间,看到了站在大厅中的老人,此刻的老人,脸上带着笑容,正用慈爱的神色看着他。

        秦宇,也停下了脚步,两人就这么对视着,许久之后,老人,举起了手,庄严而又肃穆的朝着秦宇进了一个军礼,而秦宇,虽然不是军人,但也朝着老人敬了个军礼。

        “活着就好,活着就好。”

        老人连着说了三遍“活着就好”,迈着老迈的步伐,但却坚定的朝着秦宇走去,一步,两步,三步,老人走到秦宇的面前,双手握住秦宇的手,那枯瘦的两手有力而又颤抖,颤抖是因为激动。

        这一次,秦宇和老人,在江山阁内,呆了三个小时,两人在里面谈论了什么,除了老人和秦宇之外,没有任何人知道,三个小时之后,当保健医生来催的时候,老人才有些不高兴的离开了,而秦宇,也转身出了江山阁,搭车,前往了另外一个地方。

        离着那地方越近,秦宇的心跳便越快,哪怕是已经跨入六品宗师境界的他,这一刻,心情依然是波动起伏剧烈。

        是的,秦宇现在去往的地方。是孟瑶的家,不是孟家大院,而是孟瑶的父亲孟丰在京城的房子。

        从江山阁出来,秦宇并没有给孟瑶打电话,因为他想要当面见到孟瑶,当着孟瑶的面,亲口对她说声“对不起。”

        孟家别墅内,在大厅门外,却是挂着几块白幡,在大厅内里。却是摆着一张供桌,上面插着几支香,而在供桌的下面,一口铁锅却是燃烧着大火,不时的有纸钱被放进铁锅内。

        给铁锅放纸钱的有一只手和一只爪子,那是一双纤瘦的玉手,而那只爪子,却是一双毛绒绒的爪子。

        “秦宇,今天是你离开两年的忌日。虽然知道你会复活,但是他们说,在阴间要是没有亲人给烧纸钱的话,会过的很辛苦。我又不能把你离开的事情告诉咱爸咱妈,所以,只能是我来给你烧纸钱了。”

        玉手的主人,一边将纸钱放入铁锅内。一边柔声的诉说着。

        “哼唧……秦……曰……魂……归……唧……兮。”

        毛绒绒的爪子的主人,也是有样学样,一边将纸钱放进铁锅内。一边也开口哼哼唧唧的说着。

        “秦宇,等你回来的时候,你一定会感到惊喜的,因为话了,虽然还不是很标准,但只要好好教,最后肯定会学会的。”

        没错,这玉手的主人和爪子的主人,就是孟瑶和小九。

        “哼唧!”小家伙听了孟瑶的话后,有些不高兴了,本就耸拉着的笑脸,更是一下子拉了下来,一爪子伸进了铁锅内,将铁锅都给打翻了。

        “小九,别闹,秦宇真的快要回来了,我没有骗你的。”孟瑶看着小九将铁锅打翻,脸上露出一缕悲哀之色,但却没有责怪小九,反而是柔声安慰起小九。

        因为,在秦宇离开一年的忌日,当时自己就当着了这么一番话,现在一年过去了,秦宇还没有回来,小九是以为自己在骗他。

        “哎。”在大厅的一边,孟方叹了一口气,这两年的今天,他都要陪着他的妹妹,在他的心里,是觉得自己妹妹已经得了魔怔了。

        秦宇已经死了,尸体他们都看到过的,人死了,怎么可能会复活,自己妹妹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而就在这时候,别墅内,走进了一道年轻男子的身影,正朝着大厅,缓缓走来。

        青年走进大厅,孟瑶和小九都没有回头,只有孟方,朝着来人点了点头,这一位,这两年的今天,也每次都来了。

        青年走到铁锅前,抓起一旁的纸钱,正要朝着铁锅丢进去的时候,小九却是突然朝着他龇牙,一爪将他手里的纸钱给打散了。

        “靠,我说小九你什么意思,我烧点纸钱给秦宇这家伙都不行啊。”青年瞪着道。

        “哼唧!”然而小九并不理会青年,只是目光狠狠的盯着青年的脖子处,一幅随时要扑过去,咬上一口的样子。

        “得,我怕了你了,我离你远点。”青年从地上站起来,只是,似乎蹲久了有些头晕,这一站,竟然一个踉跄,差点摔倒了。

        “莫咏星,你没事情吧。”一旁的孟方赶紧上前扶着,问道。

        “没事,估计是昨晚没休息好,劲头有些不足。”这青年是莫咏星,摇了摇头说道。

        孟方看了莫咏星一眼,没有再说什么,都是男人,他自然清楚莫咏星昨晚上没睡好是什么意思,肯定又是在哪个温柔乡里奋战了一晚。

        “你的脸色很苍白,自己还是要注意下。”孟方隐晦的点了一句。

        莫咏星撇了撇嘴,很显然,对于孟方这话他是没放在心上的,当下和孟方一样,站在了一旁,静静的看着孟瑶和小九两人在那烧纸钱。

        许久之后,纸钱都烧的差不多了,莫咏星再次问出了一年前的今天,他便询问了的一个问题,“孟我姐去了一个地方,但是现在都已经两年过去了,还没有回来,你是不是该告诉我,我姐到底去了哪里,遇到了什么事情?”

        “等秦宇回来了,就会把咏欣姐给带回来的。”孟瑶答道。

        “这话你两年前已经说过了,现在两年过去了,我姐人在哪?”莫咏星咆哮道:“秦宇已经死了,已经死了,是我们亲手将他下葬的,不可能活过来的,你醒醒吧。”

        莫咏星的表情有些狰狞,一旁的孟方看不下去了,沉声喝道:“莫咏星,说话语气好点。”

        “怎么好,消失的不是你们的亲人,是我的亲人,是我亲姐,你们当然无所谓了,我告诉你们,要是我姐今年还不能回来的话,我莫家和你孟家不死不休。”

        莫咏星作为莫家大少,莫家未来的继承人,他有说这话的资格,孟方的脸色瞬间就阴了下来,毫不示弱的回应道:“你莫家要干,我孟家也不怕。”

        而就在莫咏星和孟方互相瞪眼的时候,一辆车子在孟家的别墅前停下,从车上下来一位年轻男子,正是秦宇。

        和司机道了一声谢谢之后,秦宇的目光看向孟家别墅,不过,只看了一眼,秦宇的眉头便是微微皱了起来。

        “好重的阴气,孟瑶家怎么会有这么重的阴气?”

        只是一瞬间,秦宇的脸色便冷了下来,这么重的阴气,在城市,是不可能出现的,唯一的可能就是,此刻,在孟家别墅内,有阴邪之物的存在。

        想到这一点,秦宇几乎是一个闪身,便进入了别墅之内,因为他怕这阴邪之物的目标会是孟瑶。

        不过,就在秦宇从车上下来的时候,一直在大厅内烧纸的小九,手上的动作却是愣住了,愣住了那么一秒,小九一声喜悦的“哼唧”之后,整个人便化为一道白光,朝着大厅门口射去。

        小九的动作,让得孟方和莫咏星两人停下了大眼瞪小眼的对峙,包括孟瑶,三人的目光都朝着大厅门外看去,不过,因为离着比较远,加上天色也已经暗淡了,三人只能看到,在门外的院子里,隐约有一道身影出现。

        “小九!”

        进入别墅的秦宇,迎头就碰到一道白光,只是,面对着这道来势汹汹的白光,秦宇却是没有任何的抵抗和闪躲,反而张开了双臂,笑着等待这白光的到来。

        “哼唧!”

        一道白色的身影重重的撞击在秦宇的怀中,秦宇闷哼了一声,一把将这道白色身影给抱住,笑着说道:“小九,你这又重了许多啊,我差点都抱不动了。”

        “哼唧哼唧!”

        小九的爪子搭在秦宇的肩膀上,伸出舌头,在秦宇的脸上还有颈部舔了个够,那口水不断的往秦宇脸上蹭,然而,秦宇却没有丝毫的不耐烦,只是低着头,笑着看着小九。

        “秦……曰……”小九的嘴里咕咛的蹦出这两个含糊不清的字,不过秦宇听到这两字,脸上却是露出惊喜之色,“话了?”

        “秦……曰……秦……曰……秦曰……”小家伙不断的重复这两个字,一张毛绒绒脸不停的在秦宇的脸上蹭来蹭去,四只爪子更是将秦宇抱的死死的。

        “小九,先下来,乖……”秦宇有些无奈,想先把小九给放下来,不过,当他的脸颊感觉到一阵清凉时,秦宇的话语顿时停住了,因为,那是两行眼泪留在了他的脸上,这是小九的眼泪。

        秦宇两手摸着小九的小脑袋,一人一兽,这一刻,都毫无保留的抱紧着对方。(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