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三百五十三章 是莫咏欣?
  • 第一千三百五十三章 是莫咏欣?

    作品:《超品相师

        墨镜女子的眼睛变得和正常人一样了,这也就意味着,墨镜女子的轮回眼消失了,失去了轮回眼,她就是一个普通人。∑,

        然而,墨镜女子并没有因此而后悔,脸上,反而是露出了解脱之色,轮回眼,虽然带给她许多东西,但同样的,也剥夺了她的许多东西。

        除了自己的父母,连亲人都不愿靠近她,都觉得她是不祥之人,上完了九年义务教育,她便没有再上学了,因为带着墨镜,实在是太另类了,同学的那些异样眼光,让她受不了。

        出去工作,但没有一家公司愿意要她,这么多年了,身边也没有一个朋友,一直是茕然一身。

        是的,轮回眼确实给她带来的许多好处,至少,她不用为钱财而发愁,甚至很多人在她面前大气都不敢喘,但是这又如何,如果可以选择的话,她宁愿当初出生的时候,没有这轮回眼,和普通女孩一样,出生,上学,然后工作,谈一场恋爱,这才是她渴望的。

        而现在,她的轮回眼没了,墨镜女子并没有因此而沮丧,反而有一种解脱的感觉,也许,从此以后,她可以过她想要的那种生活了。

        而另外一边,已经回忆起来一切的秦宇,突然将目光看向黑色棺材上的那突起之处,当看到那里的黑色小鼎不见了之后,神情一下子阴了下来,看向铜老四和赶尸派男子,质问道:“这黑色小鼎,还有那小女鬼去哪了?”

        在墨镜女子的眼睛中,秦宇看到了孟瑶将那黑色小鼎放在了自己的棺材之上,也看到陈可青从黑色小鼎中走出来,一个人无聊的在这古墓里走来走去,没事趴在他的棺材盖上,对着他的棺材自言自语。

        “黑色小鼎和那小女鬼。被君无敌给带走了。”铜老四连忙答道。

        “君无敌是谁?”

        “是和我们一起进来的,不过现在已经走了。”墨镜女子在一旁答道。

        “走了?”

        秦宇双眸一凝,身上的强大气场不再压制,顿时让铜老四三人有些顶不住,神情变得难受起来。

        黑色小鼎,是孟瑶放在他棺材上的,虽然他不知道孟瑶是从哪里得来的这黑色小鼎,但是,在记忆中,秦宇看到了黑色小鼎的神通之处。这东西绝对不能丢。

        而陈可青,更是于他有送棺之恩,秦宇更不可能让陈可青落入陌生之人手上。

        “我也许知道君无敌去了哪里。”铜老四在承受不住这份威压之时,连忙开口说道。

        “在哪?”秦宇目光凝视着铜老四,声音虽然不重,但是铜老四毫不怀疑,如果自己不能拿出一个让对方满意的答案,会直接被对方的恐怖威压给压成一块肉饼。

        “君无敌是住在秦朝古都咸_阳,有很大的可能是回到了那里。”铜老四连忙答道。

        “咸阳吗?”秦宇眼中闪过一道精光。目光在铜老四三人身上流转,最后,却是落在了墨镜女子的身上,“看在你帮我找回了记忆的份上。你们现在可以离开这里了。”

        秦宇最终决定放这三人离开,而铜老四三人也不敢说什么,对方不对他们出手,已经算是好的了。至于什么古墓宝贝,这一刻根本就想都不敢想。

        铜老四三人离开了,当然。也将李大海给带走了,几人离开了古墓,片刻都没有停留,直接是带着那些手下下山了,至于那些工具,全部都丢弃了。

        然而,秦宇,却并没有就这么早的离开,他的目光,落在黑色棺材内,半响过后,一脚朝着黑色棺材底踩下去。

        砰!

        棺材底板化成了碎片,露出了一条往下的通道,秦宇,在离开古墓之前,还有一件事情必须做。

        没有任何的犹豫,秦宇迈入这条通道之内,径直朝着下面走去。

        通道底下,是一个水晶世界,然而,在这个无比宽广的水晶世界中,此刻却是被无数的兵马俑给彻底的占据了。

        这些兵马俑,和上面的兵马俑不同的地方在于,在这些兵马俑的后面,都有着名字:“杨天”,“朱凡”,“张子井”……

        秦宇清楚,这些名字的主人应该就是这些兵马俑的原形,这些兵马俑的人物面部却要比上面那些兵马俑要鲜活的多。

        而在这些兵马俑的后面,却有着一面旗帜,上书“秦京师军”。

        看到这面旗帜,秦宇的眼神却是一凝,因为,关于“秦京师军”他却是听说过。

        在西_安出土的秦始皇陵墓,规模浩大的兵马俑当中,唯独缺少了秦京师军,而且,在历史之上,直到秦朝覆灭,关于当时驻守在咸_阳的这秦军部队的下落,也始终没有踪迹,这支部队就好像是彻底在人间蒸发了。

        然而,有趣的是,据野史记载,在汉楚争霸时,楚霸王在垓下被围,斩杀楚霸王的五位骑兵将士,都是关中地区出身的秦人,也都是旧秦军将士。

        垓下之战,汉军60万,杨喜、杨武、吕胜、王翳、吕马童这5名骑士能够留下名字,已经是奇迹了。在十二万分之一的几率中脱颖而出的5人,却是百分之百的旧秦军的将士,而且官职都合于秦京师军,这难道会是偶然吗?

        至少,当初秦宇看到这些野史记载的时候,心里便是有了自己的猜测,而此刻,在这水晶世界中,见到这些兵马俑,而且还是那支神秘消失的秦京师军兵马俑,这让他的心里也微微有些震惊。

        从这些兵马俑的身侧走过,秦宇又来到几幅壁画前,这些壁画,在这些兵马俑的最后面,这些兵马俑的存在,似乎就是为了守护这些壁画的。

        随着秦宇来到壁画前,这些兵马俑开始缓缓抖动,和外面的那些兵马俑一样,这是复苏前的征兆。

        然而,秦宇却是无视了这些兵马俑的复苏,目光始终没有从壁画上移开,第一幅壁画,那是一个辉煌的宫殿,在这宫殿之内,一位伟岸的男子,站在栏杆之前,望着远处的江山,在男子的身侧,站着一排的侍女。

        然而,男子的表情似乎是有些不开心,怒摔了其中一位侍女捧上来的一鼎酒,直接是将这酒鼎给摔在了地上,然后,拂袖而去。

        第二幅壁画,男子离开了宫殿,前往了另外一个地方,一座小阁楼,而这小阁楼,建造的高度,竟然还在宫殿之上。

        要知道,在古代,地位区分是很明显的,宫殿,是皇室之物,代表着九五之尊,别说是一个城市,就是整个天下,都不能有超过皇家宫殿的建筑,不然就是叛逆,是诛九族之大罪。

        然而,这座阁楼,就这么硬生生的高出了宫殿十几米,由宫殿通往阁楼,必须经过万级台阶。

        这一次,男子穿着华袍出现在了阁楼前,身后并没有侍女跟随,然而,当华服男子想要踏进这阁楼之时,一把长剑,横在了男子的面前,另外一位男子,持剑挡在了华服男子面前。

        第三幅壁画,华袍男子与男子产生了争辩,这从华袍男子愤怒的表情当中可以听得出来,但是,那持剑男子,却始终无动于衷,那脸上的表情,明明白白的写了一句话,“再往前踏一步,便是血溅五尺之时。”

        第四幅壁画,华袍男子不甘心的离开了,画面变成了阁楼内,一位女子,坐在阁楼之上,持着一把古琴,背对着人,在轻弹着琴弦。

        然而,虽然着女子在壁画中只有一个背影,但秦宇看到这女子的背影时,浑身还是一震,脸上露出不可思议之色,因为,这女子的背影,他太熟悉了。

        “莫咏欣,竟然是莫咏欣,她怎么会出现在壁画上?”

        秦宇喃喃自语,他确信自己不会认错,纵使这世界上面貌相像的人有很多,就更不说背影了,但是秦宇还是一眼认出,这壁画上的女子,就是莫咏欣,不可能是其他人。

        但是,莫咏欣怎么会出现在壁画里,从这壁画中显露的建筑和服饰来看,这是很明显的秦朝时期的风格。

        第五幅壁画,华袍男子再次出现在阁楼,然而这一次,华袍男子的身后,却跟着许多士兵,这些士兵,持着长枪,将整个阁楼给围的水泄不通。

        第六幅壁画,阁楼门打开,莫咏欣和持剑男子从里面走了出来,两人毫无畏惧这些士兵,持剑男子手中的剑,染尽了鲜血。

        这从第七幅图中就可以看到,整个宫殿,遍地的尸体,血流成河,而持剑男子则是带着莫咏欣,缓缓的走出了宫殿,没有人能够阻拦。

        第八福图,华袍男子倒在了血泊中,死时双眼瞪大,似乎是死不瞑目,而同时,这整片宫殿,被一片火海埋葬,这一场大火,将繁华的宫殿,彻底烧成了废墟,连带着整个古城,都受到了连累。

        壁画,到这里戛然而止。

        当秦宇看完这些壁画的时候,那些兵马俑也全都复苏过来,只是,这些兵马俑只是静静的看着秦宇,并没有什么其他的举动。(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