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 吃死人饭的活(第四更)
  •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 吃死人饭的活(第四更)

    作品:《超品相师

        一百万一副棺材,哪怕是莫咏星和孟方这样的豪门家族,都被这价格给镇住了。

        两人也看过孟瑶手里的那副图纸,虽然看起来样式有些古怪,但也用不着一百万这个价格啊,难不成还真打算用黄花梨打造棺材不成?

        “没问题。”

        然而,面对王师傅的开价,孟瑶却是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只要能打造出图纸上的这棺材,别说是一百万,就是一千万,她都会愿意给。

        因为这棺材,是让秦宇复活的必须品。

        而这张图纸,也是那位神秘男子留给她的,那神秘男子的原话是这么说的:“找人打造好这棺材,然后将秦宇的尸体和这鼎一起放进去,就可以下葬了,如果没有能打造出这样的棺材,秦宇是不可能复活的。”

        “你们跟我进来。”

        王师傅没有再问孟瑶是什么获得这张图纸的,将图纸拿在手上,转身就走进了里屋。

        孟瑶四人互相对视了一眼,最后也都跟着王师傅走进了里屋。

        这里屋,确实是很破败,最明显的一点就是脚下的泥土了,在家家户户家里都用大理石板和瓷砖铺起来的今天,或者再差也会用水泥浇筑起来,王师傅家的这里屋,还是泥土,而且经过了这么多年的踩踏,地上明显有着一些坑坑洼洼,虽然不会影响人走路,但要是摆放一些家具的话,必然会导致家具的脚底不平,需要填垫其他东西。

        而且,这房间的采光度不是很好,这外面晴天大太阳的,里屋却是一片阴暗,王师傅打开了灯,房间这才有了一点亮度。

        在这屋子里。摆设很简单,只有一张桌子和靠在最上方的一张案桌,上面摆着一些水果,但却是供奉着两块神牌。

        王师傅走到案桌前,拿起香,恭恭敬敬的朝着两块牌位分别拜了三下,每一块牌位前都有一个香炉,各自插了三炷香上去。

        第一块神牌,孟瑶几人还能认得出来,那是鲁班牌位。王师傅祭拜鲁班,这一点也不意外。

        因为这打造棺材,本就是木匠干的活,而鲁班是木匠的祖师爷,王师傅祭拜鲁班是天经地义的,但是这第二块神牌又是什么鬼,哦不,是什么神,这神牌上的字。孟瑶四人根本就不认识。

        “以前秦宇跟我说过,吃白事饭的人,要么拜穷神,要么拜杀神。难道这牌位就是那两位神灵的牌位之一?”孟瑶小声的自语了一句。

        “没想到你这错,吃白事饭儿的,确实事需要拜这两神之一。而我拜的,就是杀神。”王师傅回过头,目光看向孟瑶。答道。

        “什么是吃白事饭儿?”莫咏星在一旁好奇的问道。

        “吃白事饭,就是指吃死人饭的,比如打造棺材的,扎纸人的,还有其他一些死人用品的,靠这个为生的。”孟瑶在一旁解释道:“不过秦宇也跟我说过,普通的吃白事饭的人并不需要拜神,因为这些人只是流于表面而已,只有那些真正有吃这一行饭本事的,才需要。”

        孟瑶说完这话,目光看向王师傅,既然这王师傅除了鲁班之外,还供奉了杀神,那就说明,这王师傅是确实有这本事的。

        “而且,秦宇还说过,吃这一行饭的人,只能在这两神之间选择,如果选择了杀神,可以亲人无恙,但是这辈子,都注定清贫,不可能赚到大钱,而如果选择了供奉穷神,可以求得富贵,但亲人必然会出现一些意外,两者不可兼得。”

        “那要是这么说,干这一行岂不是吃力不讨好,为什么还有人会干?”莫咏星继续追问道。

        孟瑶没有回答莫咏星的问题,但是她却知道答案,因为当初和秦宇聊天聊到这里的时候,自己也问过秦宇这问题,而秦宇是这样回答自己的。

        “真正干这一行的,都是代代相传的,真正的原因,只能是从第一代身上去找,也许,有的是当时生活实在是贫困,没有办法了,不得不走上这一行,也有的,可能是为了亲人。”

        干这一行的,有的是穷的要饿死了,最后选择了供奉穷神,走进这一行,求得一个富贵,而有的,可能是因为家里人的原因,生病或者什么的,无奈之下,进入这一行,选择杀神,这样的话,亲人可以得到平安,甚至一些怪病都会消失掉,恢复正常。

        冥冥之中,一切都是有因果关系的,而一旦进入这一行,十代不能退出,必须得有十代传承下去,不然的话,后人必然会遭到报应。

        简单一点,就像现在的一些支教活动,抛除那些真心是为了支教事业的人去,大部分人,都是看中了支教三年后的一些好处。

        承受支教三年的痛苦,换来以后考取事业单位的加分和优先录取,和王师傅这个行业的情况倒是很像,只不过不同的是,支教是三年,但是王师傅他们,需要付出的却是十代。

        “当初我王家祖先第十代祖先本来是一位地主,虽算不上大富,但按照现在的来说,也算是一线城市的千万富翁了,衣食无忧,谁知道,当时曾曾曾太奶奶怀第九代祖先的时候,突然得了一种怪病,整个人茶饭不吃,就靠着喝点中药汤来维持着,一个月后就瘦的只剩下皮包骨了,而我王家祖先也是一个专情之人,虽然是地主,但从未纳妾,就只有曾曾曾太奶奶一位夫人,加上太奶奶怀里又怀着子嗣,自然是万分着急。”

        王师傅开口了,目光看着前面的两块神牌位,缓缓说道:“但是,谁又能想到,祖先找遍了所有能找到的医生,包括那些名医都对太奶奶的病束手无策,连太奶奶得的是什么病都查不出来。”

        “太奶奶一天一天的消瘦下去,眼看着孩子和人都要不保了,而这时候,却有一位老头,找上了祖先,是有办法治好太奶奶的病。”

        “为了救太奶奶,祖先在附近的县城还有十里八乡都找人去宣传,只要有人可以治好太奶奶的病,便以一半家产酬谢,所以,倒是有很多人来上门,但是这些人,有一部分是骗吃骗喝的,还有一部分虽然有真才实学,但是真正看了太奶奶的病情后,也是一筹莫展,只有这个老头除去。”

        “老头当着祖先的面,当场就让太奶奶喝下去了一碗粥,这还是几个月来,太奶奶第一次吃进米饭之类的食物,可把祖先高兴坏了,连忙求教老头有什么办法能救太奶奶,不过那老头却告诉了祖先,要救太奶奶,只有靠祖先他自己。”

        “老头告诉祖先一个办法,这世上,如果吃白事饭儿的话,可以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富贵,一个是家人健康,只要祖先愿意干这一行,太奶奶的病就会好了,但是条件却是要坚持十代,十代以内,王家都只能过清苦的生活,否则的话,必遭报应。”

        “为了太奶奶,祖先答应了老头,因为,如果太奶奶和肚子里的孩子出现了问题,那王家就意味着绝后了,即使有万贯家财又有何用。”

        “老头留下来,传授了祖先一个月之后,便离开了,而在这一个月期间,太奶奶的身体果然慢慢好转,之后,祖先便将家里的财产全部变卖掉,将田地和钱财分给了一些穷苦之人,带着太奶奶了,离开了家乡,在另外一个地方,就做起了这一行,到我这,刚好是第十代。”

        王师傅的话,让除了孟瑶之外的其他三位,脸色都变得古怪起来,尤其是那位胖子,更是就像听着力气的故事一样,可王师傅那严肃的表情却明确的告诉他,这并不是故事。

        然而,孟瑶还知道,王师傅有一点并没有说出来,那就是当初那位老头的身份,那位老头,实际上,应该也是某一家族从事这一行的第十代传人,要想从这一行脱离,除了要干满十代,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特点,那就是要找到另外一位接班人。

        孟瑶意味深长的看了王师傅一眼,恐怕王师傅,现在也差不多是开始寻找接班人了。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你一口棺材还要收那么多的钱?”莫咏星抓住了王师傅话中的重点,问道。

        “因为这口棺材值这么多的钱。”王师傅斩钉截铁的答道。

        “可你钱要去又没用?”

        王师傅笑了笑,却是没有再回答莫咏星的话,不过孟瑶却是开口了,“虽然从事这一行,选择了杀神,就必须过清苦的日子,但不代表就不能有钱,有钱,只要不花就可以了。”

        孟瑶记得当初秦宇对自己说的那一番话:

        “天道是公平的,不可能只是付出没有回报的,虽然选择了杀神,就注定要生活清苦,但是财富可以存起来,一旦十代结束,第一代子孙,就可以享受这一笔财富了。”

        孟瑶相信,王师傅这一家族,十代下来,肯定是存了大笔的财富,这一行,真正懂的人,还是很赚钱的。(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