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 唯有白骨
  • 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 唯有白骨

    作品:《超品相师

        滚滚天雷之中,江山阁的上空,一股恐怖的威压出现,然而这股威压,站在江山阁外的莫咏欣和孟瑶几人并没有感觉到,江山阁内的老人,也同样是没有感觉到。

        一步一天机,七步破天机!

        第七步,这是一道坎,秦宇要想泄露天机,必须熬过这七步。

        说句通俗易懂的,把天谴比作一座大山,现在这座大山压着秦宇开不了口,所以,秦宇能做的,就是通过这七步,卸掉这座大山的压力。

        第七步,秦宇的脚迈在半空之中,苍穹之上,那滚滚天雷终于落下了一道雷电,只是,这雷电,却并没有冲着江山阁而去,而是,僻向了某个未知的方向。

        而与此同时,秦宇的脚下,就好像是一滩无形的硫酸,在他的脚踩下去的过程,那右脚上的肉慢慢的熔化掉,化作了血水。

        从老人的角度看去,秦宇的右脚,伸出去,然后,就变成了脚骨,那上面的肉,从膝盖以下位置,全部化作血水,流淌在了地上。

        “该死的,天谴只能靠自己抵抗。”江山社稷图内,白起一拳捶打在大地之上,大地直接是出现了一道裂缝,但是强悍如他,对于秦宇的情况,却是爱慕能助。

        天谴,是一种非常神秘的力量,和天罚不同,天罚是由雷霆主宰,但是天谴,没有人知道这股力量是从哪里来的,它是直接体现在当事人身上的,旁人就是拥有通天本领,也是束手无策。

        这一切,都得靠秦宇自己去顶!

        “可惜了这第二元神分身。”

        看着秦宇的第二元神分身走到了江山社稷图的出口,在那里盘腿坐下来,白起的表情变得复杂起来,他知道秦宇这第二元神分身要做什么。也只有这样,才有可能保得住秦宇的性命。

        秦宇的第二元神分身,盘坐在莲花台上,静闭着双眼,口里开始念诵起某种文字,这些音调,每一声都很古怪,不是梵音也更不是道教经文。

        这是一种神秘的语言,神秘的连白起也是第一次真正听到,但是白起知道这是什么语言。这是独属于元神特有的。

        或者,换句话说,这就是道,每一个字,都是道的体现,犹如九字真言一样,每一个字的发音,都会引起大道的共鸣。

        江山社稷图之中,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的秦宇。脑海之中突然传来一股清凉的气息,让得他的精神为之一振,这股清凉的气息让得秦宇暂时恢复了清醒,也许。可能只有那么一时片刻,但对秦宇来说,已经足够了。

        砰!

        第七步,秦宇终于是稳稳的塌落了下去。而几乎是在他右脚踏在地面的同时,秦宇全身的皮肉,彻底化为血水。整个人,变成了一具白骨。

        秦宇没有倒下,这是和当初那第十七幅图里所预示的有出入的地方,而老人,看着一具白骨的秦宇,脸上没有惊恐之色,反而是充满了浓浓的怜惜之意。

        “四_川……盘龙山脉附近……地震……明日……不能说……出口”

        十五个字,当说完这“日”字时,秦宇全身骨头突然散架,纷纷掉落在了地上,再也没有开口,而与此同时,在那掉落在地上的头骨处,有着三团绿色的光芒,似乎要从这骨头内飞出来。

        不过,就在这时候,一朵莲花台突然凭空出现,化作一抹光亮,没入了秦宇的头骨之中,那三团绿色的光芒立刻遁入莲花台内,也跟着消失不见。

        轰隆隆!

        滚滚天雷之下,暴雨,终于落下,这雷声,似乎是在咆哮,发泄着愤怒,江山阁外,孟瑶和莫咏欣两人心里几乎是同时产生了某种悸动,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人,永远离她们而去了。

        “不!”

        两女同时摇着头哭喊了一声,然后,再次朝着江山阁冲去,而这一次,那阻拦两人的光芒并没有再出现,两女终于是推开了江山阁的门。

        门被推开,两女的目光第一时间朝着里面看去,只是,江山阁内,除了老人一脸痛惜和震惊之色的站在那里,就只有离着老人不远处的地上,有着一滩血迹和一架散架了的白骨。

        “首长,秦……秦宇呢?”孟瑶的牙齿在打颤,浑身都在发抖。

        而莫咏欣的脸上,一行清泪终是落下,这个倔强的女人,骄傲如她,自从懂事后,从来没有在人前流过眼泪,这一回,不再掩饰自己的情感。

        “小秦他……”

        老人的目光从白骨身上移开,落在两女身上,眼中,有着不忍之色,但随即,就变得凝重起来,看着随后走进来的张主任,一字一顿的说道:“通知其他常委,半小时后,在这里,召开一次紧急会议,所有在京城的常委,必须赶到,这是第一主_席令!”

        这一刻,老人的内心是沉痛的,但是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秦宇用他的性命告诉他的消息,他不能让秦宇就这么白白的牺牲。

        张主任神情一凛,第一主席令,这是历届首长所能下达的最高命令,而这命令,一般只有在战争年代才会下达,第一主席令和全国进入备战状态主席令,是同一等级的。

        国家成立以来,第一主席令只发布过一次,而那次,还是太祖在位时发布的。

        张主任的心里几乎是在瞬间翻腾,卷起了惊涛骇浪,但看到老人严肃的神色之后,连忙应答了一声,然后,快步的走出江山阁。

        “你们五人,立刻打开这里的空调系统,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总之,这里的血迹,不能蒸发一丝,这是命令!”

        老人又看向他的五位保镖,最后,目光却是落在了自己的衣角处,那里,同样是有着几缕血迹,那是从秦宇身上喷射出来,直接射在他身上的。

        随后跟着进来的孟方和莫咏星两人,站在一旁大气都不敢喘一下,这一刻的老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场,让得他们连开口的勇气都没有。

        “首长,你还没告诉我,秦宇他……他到底去哪了?”孟瑶抬起头,梨花带雨的俏脸,再次看向老人,问道。

        “小秦他,就在你的面前。”老人低着头,沉痛的答道。

        “你说这白骨是秦宇,首长,别跟我开玩笑了,秦宇怎么可能是白骨,他明明是一个有血有肉的活人。”孟瑶不停的摇晃着头,望着眼前的这一堆人骨还有血水,她不相信,她不能接受这个现实。

        莫咏欣在听到老人的回答时,整个身子一软,再也无力支撑住,要不是一旁的莫咏欣眼疾手快拉住,估计已经是软到在了地上。

        “首长,我想知道原因,为什么,为什么他会变成这样。”莫咏欣的目光死死的盯着老人,这一刻的她,已经忘记了老人的身份,她想知道,到底为什么,秦宇会变成这样。

        “小秦他是为了民族大义,是为了无数人的生命,但是,我现在不能告诉你们原因。”

        老人理解了秦宇那句话中的最后五个字,“不能说出口”,秦宇这是在提醒他,不能泄露,而以老人的睿智,他也终于明白,秦宇为什么会这样,因为秦宇将那事情说出了口。

        “为什么不能告诉,秦宇他都这样了,为什么不能告诉我原因,我是他的未婚妻,我有权利知道真相。”孟瑶猛地抬头冲着老人咆哮,现在的她,已经不管眼前这位老人是谁了,她只知道,自己最爱的人死了,死了,而且连死因她都不能知道。

        “妹妹,冷静一下,首长他不说肯定是有原因的。”孟方在一旁劝解道。

        “民族大义吗?好一个民族大义。”莫咏欣突然冷笑了起来,“我倒要看看,是什么民族大义,让得这个傻瓜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

        在莫咏欣说完这话之后,江山阁内,陷入了一片沉静,然而,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的是,那些散落在血水中的骨头,开始缓慢的吸收起这些血水,只不过,这速度之慢,肉眼根本察觉不到。

        江山阁内的温度,也因为空调的开启,开始逐渐变低,五位保镖有些担忧的看着老人,以老人的身体,在这么低的温度下,很容易出问题。

        然而,老人的严肃表情,让得这五人谁也不敢开口劝老人,老人虽然和蔼,但终究是首长身份,君无戏言,既然老人开了这个口,就没有人可以劝阻的住。

        砰!

        江山阁的大门再次被推开,六位老人的身影,同时出现在门口,当六位老人的目光落在地上的白骨和血水时,全部都愣了一下,而江山阁内的温度,也让这些老人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都到了是吧,关门吧,免得温度变高。”

        老人的毛孔因为温度的原因已经是彻底的张开了,但是,老人对此却恍如未觉,目光落在六位老人的身上,“我以首长身份,下达第一主席令,所有人,敬礼鞠躬!”

        老人深情肃穆,朝着地上的白骨,深深的鞠了一躬,这一躬,足足持续了十秒钟,等到老人直起身时,却是踉跄了一下,以老人的年纪,弯腰过半,十秒钟,已经是极限了!(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