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两百六十五章 命里无时莫强求
  • 第一千两百六十五章 命里无时莫强求

    作品:《超品相师

        将龟壳拿开,这一块的风水便彻底改变,但是,这还没有结算,那七只小龟,才是终确定这一地风水的根本。秦宇目光看向扎木,“你们宅基地的风水后到底是怎么样的,完取决于你们自己对待这七只小龟的态度。”“这风水怎么和乌龟又拉上关系了?”萧月月有些不解的问道。“真以为这七只小乌龟只是一般的乌龟吗?”秦宇看向萧月月,嘴角微微翘起,“乌龟有一个习性,就是会往灵气充足的地方跑,甚至现在,还有这么一种说法,看到乌龟栖息的地方,如果可以在这里安宅立穴的话,必然会给家主人带来福缘,这话可不是说说而已。”在风水界,乌龟是灵物,一般来说,见到乌龟,对风水师来说,是一件好事情,这意味着附近必然有风水宝地。“那要这么说的话,扎木大叔他们挖到了乌龟,那就是天大的好事了啊。”“没错,见到乌龟,确实是好事,只不过……”秦宇沉吟了一会,却是微微摇了摇头,“命里福缘较浅啊,如果你们不把那六只乌龟抓起来,而是想办法将这些乌龟都赶到这水潭之中,那这地的风水可就不得了了。”“怎么个不得了法?”萧月月现在也认命了,当个捧哏就捧哏吧,谁叫她自己对这事情确实是挺好奇的。“乌龟。在普通人眼中,代表着长寿,但实际在。在风水中,乌龟是贵气的象征,是预示着官位,乌龟的龟壳就是官帽的象征,所以,有乌龟的地方,必然是孕育着官运。让子孙后代入仕为官,光宗耀祖。”“那要这么说的话。扎木大叔他们一家不是要出大官喽。”萧月月这话一出,扎木一家人都眼巴巴的盯着秦宇,毕竟是和外界接轨了,他们也知道要是出一个大官。对自己家里意味着什么。“没错,扎木大叔家确实是会出一位官员,就算不是位列庙堂,那也是封疆大吏级别的。”秦宇很肯定的答道。秦宇这话一出,扎木大叔一家人部喜笑颜开,现在他们也看清楚了,这位秦先生,确实是有本事,连大祭司的公子都不是对手。他说自己家会出大官,那就肯定会出了。看到扎木一家人笑的这么开心,秦宇却是没有再说话。有些事情,既然已经确定了,那他就没必要再说出来了。不过,秦宇不说,有人却是不愿意就这么结束。阿克藏尔眼神闪烁了几下,抬头看向秦宇。“要这么说的话,那要是换做其他人给挖到了这乌龟。那岂不是说,那家人会出大官人了,风水怎么可能这么随意,这根本就说不过去。”在阿克藏尔的理解当中,风水是非常神圣的存在,不管是阳宅还是阴宅,一地的风水都要经过反复确认,才能点下真穴,怎么可能翻出几只乌龟便就改变了风水。“如果你注意了的话,就应该知道,那一只乌龟,是通过了那根木头爬到的扎木大叔家的宅基地上,乌龟入水,在水潭中游了那么一圈,这叫洗去铅华,至于剩下的,你去看看那根木头就知道了。”秦宇淡淡的答道。阿克藏尔依言走到了那根木头处,盯着木头上的深槽,一寸寸的看下去,当他看到深槽口的某一处时,眼瞳却是急骤收缩,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这怎么可能……”阿克藏尔不敢相信以前看到的,但是,这摆在他眼前的事实,却又容不得他不信,青烟萦绕,这就是官运的象征。在这深槽上,有着一缕缕青烟,不过因为很淡,所以先前被所有人给忽视了,但是此刻细看之下,还是可以发现的,作为彝族大祭司的儿子,这青烟意味着什么,他自然清楚不过了。在铁一样的事实面前,阿克藏尔就是不想承认也不行了,只要这里的风水不被破坏,扎木一家,后代确实会出一位大官。“不对啊。”萧月月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目光看向秦宇,“既然这一只乌龟从这深槽爬出来,可以让扎木大叔一家后代出一位大官,那要是剩下的六只乌龟也从深槽爬出来,那不是可以出七位大官了。”萧月月这话一出,秦宇表情变得古怪起来,这,正是他不想说的,想要故意忽略过去的,却没想到,还是被萧月月给挑起来了。看着众人投射过来的等待答案的目光,秦宇叹了一口气,答道:“你说错了,并不是出七位大官,而是连续七代在朝为官。”“这……”萧月月倒吸了一口凉气,七位大官和七代在朝为官,那完不是一个概念啊,只要能连续三代担任大官,整个家族的地位便上升了,都说三代出一个贵族,这是有依据的。哪怕是放在古代,一位宰相,也比不上连续三代是封疆大吏的豪门家族,一个家族多年积累的实力是非常恐怖的,辐射出来的影响力,远不是一两位大官可以比的,而如果能达到七代的话,那这影响力……萧月月能想明白的,在场的大部分人也都想明白,尤其是曹轩和他的手下,这些人也可以算是官场上的人,对于这其中的门门道道自然是加的清楚,一时之间所有人看向扎木一家的眼神都有些同情了。既然已经说开了,秦宇也就索性不保留了,继续说道:“实际上,当龟壳被掀开时,一个选择已经是摆在了扎木大叔你们的面前了,虽然只有一只乌龟进入了水潭,剩下的六只都被你们抓在手里,但实际上,依然是有机会的。”“我叫你们把乌龟放生的时候,如果你们把这六只乌龟放进水潭里之后,这六只乌龟依然会顺着深槽爬到你们的宅基地去,不过,因为和前面一只乌龟相隔了一段时间,所以,后的情况就会变成,先出一位大官,然后隔几代之后,再连出六代高官。”秦宇这么一说,扎木一家人再也没有了先前的喜悦,一个个如霜打的茄子焉把把的,尤其是扎木的三个儿子,此刻是后悔不已,在心里暗骂自己,怎么就这么手贱呢,为什么要去抓这些乌龟啊,直接往水潭里赶多好啊。而且,就算先前错过了机会,这放生的时候,为啥还要舍近求远,走到水渠去放生,直接丢进水潭里就是了。扎木家的三位儿子,恨不得把自己这双手给剁了,子孙后代的荣华富贵,就这样被他们毁了。看到扎木家三个儿子的神色变化,秦宇知道,自己预料的没错,他先前不想把这些说出来,就是因为怕变成现在这情况。人心都是不满足的,如果扎木一家人不知道自己原本的七代官运变成了一代,依然会是喜滋滋,但是现在知道了,哪怕知道日后后代会出一位高官,依然不会觉得高兴,没准还会因此引发一些事端。“几位,听我说一句。”秦宇还是觉得,应该点醒一下扎木一家人,“风水这东西很神奇,但并不是每个人都是有那么好的福缘的,有那么一句话,叫做: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时莫强求。”“七代连出高官,确实是天大的福泽,但并不一定就是好事,好的风水,还需要有好的命格去承受,世事变化,沧海桑田,风水也并不是一成不变的,也许,今日的福地,到了他日就成了险地了。”“这一切都是你们自己做出的选择,未尝也不是命运的安排,所以,保持平常心,接受这事实才是重要的。”秦宇这一番话出口,扎木一家人的神情才稍微好转一点,不过,笑肯定是笑不出来的了,也只能期待日后这一家人能够自己明白这道理,不过秦宇估计,很难。当然,秦宇也不是活菩萨,说这番话,不过是尽自己的一番责任,日后要是扎木一家为此闹出什么事情,那也同样是他们一家人的命。“把这根木头收好,等到你们房动工开始修建的时候,用红布将这木头给盖着,每日焚香拜祭,待到房落成之后,再将这木头上的红布掀开,将这木头劈成柴火,在房子里燃烧掉。”秦宇后提醒了扎木一家一句。只有这样,这缕官运才会落在扎木家的房子上,说白了吧,扎木家日后会成为大官的那后代,必然是在这房子里出生的,就看这一缕官运,是落在哪一脉的身上了。……事情到这里已经部明朗了,阿克藏尔输了,找不出任何的理由耍赖,神色变得有些落寞,萧月月看着阿克藏尔的神情,心里有些不忍,毕竟是自己从小在一起的玩伴,可是自己只是把他当成了哥哥,如果不是因为家里长辈的撮合,她是真的不想伤害对方,但是现在,却也只能是硬着心肠了。只有让阿克藏尔死了心,不向家里长辈提亲,那家里的长辈便不会插手自己的婚事,萧月月对这一点还是看的很清楚的。“秦宇这家伙,虽然长得不怎么样,但本事果然还是有的。”萧月月看了秦宇一眼,这家伙还真就把自己的难题给解决了,不过,想到自己在这家伙背后写的那行字时,她又突然头大起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