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两百六十三章 再见杀师地
  • 第一千两百六十三章 再见杀师地

    作品:《超品相师

        热门推荐:、 、 、 、 、 、 、

        木头被放在秦宇的跟前,秦宇一手便将木头给撑了起来,拿着斧头,犹如一个木工一样,在这木头上面砍出了一条深槽。

        这深槽弯弯曲曲,仅有那么一公分左右的宽度,所有人都狐疑的看着秦宇,不知道秦宇到底想要干什么。

        放下斧头之后,秦宇一手提着这根木头,走到了那水潭处,将木头的一头,放进了水潭之中,潭水顺着深槽,流到了木头的另外一头。

        看到潭水可以顺利流出之后,秦宇将木头靠水潭那一头给微微翘起,比水面高出了那么几个厘米,保证潭水不会再流出来之后,转身看向扎木,说道:“扎木大叔,麻烦你来按住这跟木头。”

        要想让木头保持着这一头翘起的姿势,那就必须有一个人来按住,扎木大叔看了义尔一眼,在义尔的点头示意下,接过了秦宇手中的木头。

        秦宇站起身,目光看着这水潭上的几块石头,神色变得有些复杂,半响后,开口朝着扎木的大儿子说道:“麻烦帮我弄一口大缸过来,要人蹲下去一个人的。”

        扎木的儿子很快就跑回了村子,没多久,就和几个村民,抬着一口陶罐过来了,看到这陶罐,秦宇嘴角抽搐了一下,这和昨天义尔给那尸体放进去的那陶罐一模一样。

        这是给死人准备的。

        “我们这没有大缸,只有这个了。”扎木的大儿子瓮声瓮气的说道。

        得了。秦宇也不挑剔,作为一位风水师,对于这东西他倒是不怎么忌讳。当下,拿着一把铁铲,朝湿地里铲了几块泥土放进陶罐里,接着再弄了点潭水进去,让这泥土彻底变成了湿泥巴。

        秦宇的这些动作,让得其他人更加迷惑了,这到底是要干啥?弄一缸的泥巴出来。难不成还打算玩泥巴?

        然而,秦宇接下来的动作。让得所有人的嘴角都抽搐了起来,竟然还真被他们给猜对了,秦宇真的开始玩起了泥巴。

        只见秦宇拿一根木棍,将缸里的泥巴给挑出来。然后,涂在了自己的脸上和身上,没多久,整个人就变成了一个泥巴人了。

        “秦宇,你这是要干什么?”萧月月再也忍不住了,他们这一群人,就看着秦宇在这玩了半天的泥巴,这不是耍他们吗?

        然而,秦宇却没有回答她。而是索性做的更绝,整个人跳进了陶罐当中,彻底的变成了一个泥人。

        “扎木。一会你就按着那根木头,让木头的一头落入水潭中,至于你的几个儿子,去把水潭边上的那些石块给搬开来。”秦宇坐在陶罐内,说道。

        “搬石块干什么?”扎木问道。

        “不干什么,搬了就知道了。”秦宇神秘一笑。接着朝着曹轩招手,说道:“曹处长。麻烦把我这陶罐给翻过来盖上。”

        曹轩带着迷糊的神色,不过还是按照秦宇说的做了,几个人将陶罐给翻了过来,而秦宇,就被盖在这里面。

        将秦宇盖住之后,在场的人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该干什么了,不过好在的是,秦宇先前有过交代,最后,所有人都盯着扎木的几个儿子。

        “扎木,让你儿子按照他的话去做。”阿克藏尔开口了,他倒想看看,这人搞什么名堂。

        扎木的三个儿子,闻言走到了水潭边,老大看了看,选择了最近的一块石块,用来搬了起来,石块移动,露出下面的湿泥,还有一些虫子正在蠕动。

        老二则是选择了最小的一块石块,轻松的就搬动了,下面也同样的是空空如也。

        而老三呢,则是瞄上了最大的那块石块,只可惜,搬了半天,都没有能搬开,最后,老大和老二也来帮忙,三兄弟一起搬动这块石块。

        石块刚被三兄弟一挪动,一道惊雷却是从苍穹上响起,吓得这三兄弟一哆嗦,手一松,石块又回到了原地。

        三兄弟面面相觑,而其他人的脸上也露出惊讶之色,这青天白日的,怎么突然会出现平地炸雷,然而,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一道闪电瞬间劈落在众人的身侧。

        彝族的村民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不少村民都开始逃跑了,因为,这惊雷并没有停止,还在不停的落下。

        “这雷,落的有些奇怪。”萧暧暧皱了皱眉,他发现了一个特征,这些雷所落下的位置,刚好是秦宇那陶罐的边上,就好像是原本要劈在这陶罐上的,结果却是劈偏了。

        陶罐之内,听着外面的雷声,秦宇的表情也是有些古怪,这一幕,他早就预料到了,这也是为什么,他会用泥巴将自己全身涂满,用陶罐,将自己给盖住。

        做这一切的目的,就是为了隐藏自己的气息,不让这雷电感应到。

        风水尺标示此地风水没法改造,实际上,并没有错,因为,这是一块杀师地,风水师如果点杀师地,会让自己遭到报应,当初第一次参加广州玄学会的交流会时,一位风水师,不正是拿出了一块杀师地来吗?

        要是没有和阿克藏尔的赌约,对于这块地的风水,秦宇根本就不会动手,免得给自己带来无妄之灾。

        当然,杀师地也有一个很重要的特点,那就是风水师不能对此地风水宣之于口,所以,秦宇才采用了这么一个办法,至于这扎木家能否有这个运气,那就得看他们自己的造化了。

        惊雷,吓走了不少人,但萧家兄妹,还有曹轩和他的手下,以及阿克藏尔,义尔还有扎木家的人,依然还在这水潭边上。

        “你们继续搬啊,停下来干什么?”萧月月看到扎木的三个儿子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忍不住催促道。

        在萧月月的催促下,扎木的这三个儿子,才继续搬动大石块,费了老大劲之后,终于是将石块给移动开了。

        石块被移开,所有人的目光朝着石块底下看去,这一看,众人的脸上却是露出了惊讶之色,

        石块之下,出现了一块青色的硬物,一开始,大家还以为是一块石板,但是仔细一看,却是一块龟壳,只不过是上面长满了青苔,将龟壳的纹路给遮挡住了。

        这块龟壳的出现,让得扎木的三个儿子不知道下一步该干什么了,是继续搬动其他的石块,还是将这龟壳给掀开?

        “问问秦宇吧。”

        萧月月跨过地上被闪电给劈出来的几个坑,来到了陶罐前,玉手在陶罐上拍了几下,大声问道:“秦宇,扎木的三个儿子挖出了一块大的龟壳,接下来该怎么办?”

        萧月月会这么上心,也是怕扎木三个儿子破坏了风水,到时候秦宇没有化解风水问题的话,那阿克大哥肯定不会放弃自己的,所以,这事情她比秦宇还要上心和在意。

        只是,任凭萧月月怎么敲打陶罐和喊话,陶罐内的秦宇,始终是一言不发,开玩笑,杀师地,他要是透露了,就是自己找死了。

        秦宇不回答,萧月月也是无奈了,而扎木家的三个儿子似乎是有了决断,老大手伸出去,将这龟壳给拿了起来。

        这是一块直径差不多有一米的龟壳,老大费了很大劲拿起来之后,下面,竟然有着七只小龟。

        似乎是感觉到了动静和阳光,这七只小龟开始慢慢伸出了头和手脚,不过,也许是知道有人注视着它们,这七只小龟依然是在原地,一动未动。

        搬石块,搬出来了七只龟,要知道,这可是平原地带,离着河和海还远着呢,怎么会出现这一窝龟的?

        扎木三位儿子不知道如何是好了,看着这七只乌龟,有些束手无策,只好将求助的目光看向自家老子还有义尔和阿克藏尔。

        “龟有灵性的,还是抓去放生吧。”义尔想了一下,说道。

        有了义尔这话,三兄弟这才动手,一人一手抓一只龟,一下子抓走了六只,而剩下的这一只龟看到自家兄弟被抓走了,也感觉到了危险,快速的爬动了起来,最后,直接是爬进了水潭之中。

        这只乌龟爬进水潭了之后,游了一会,最后,却是爬到了扎木手上的那根木头上,顺着秦宇掏出来的深槽,朝着木头的另外一端游去。

        而神奇的一幕,也在这时候出现了,这只小乌龟在木头上深槽爬的时候,那水潭中的水,似乎是受到了牵引,一下子大量涌入深槽之中,瞬间将小乌龟给淹没。

        潭水退去,众人定眼看去,那小乌龟却是不见了,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众人循着那涌出到地上的那些潭水看去,可依然是没有发现小乌龟的身影,似乎,这小乌龟,凭空消失了。

        “你们快看那边……”

        就在大家困惑的时候,曹轩的手指却是指向远处,指着扎木家地基所在的方向,那里,有着一头小乌龟,正慢吞吞的朝着扎木家的地基爬去。

        砰!

        一声巨大的声音将所有人都吓了一跳,陶罐被推开,全身泥巴的秦宇从里面露了出来,目光遥望着不远处的这只小乌龟,却是微微叹了一口气,“这就是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