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两百六十一章 萧月月的目的
  • 第一千两百六十一章 萧月月的目的

    作品:《超品相师

        “哎呦。”

        萧月月一声娇吟,似乎是一下子坐空了,整个人朝着水潭掉落下来,不过,整个人的身躯,却是朝着而来,只要秦宇伸出手接住她,必然可以免受掉落水潭之灾。

        然而,让萧月月没有想到的是,秦宇抬起头,看到她的身影之后,却是皱了下眉,随即做出了一个让萧月月目瞪口呆的动作。

        一个后缩,秦宇眼睁睁的看着她掉进水里。

        噗!

        水花溅起,萧月月整个人落入水中,惊吓走水潭之内的几条小鱼,咻的一下进入潭底下方不见。

        “姓秦的,我和你没玩。”萧月月咬着银牙,恶狠狠的瞪视着秦宇,尤其此刻秦宇脸上还摆出一副无辜的神情,好像并没有做错什么。

        “这么大的人了,还能掉进水里,也太不小心了。”秦宇摇了摇头,给怒火中烧的萧月月头上浇了一把油。

        “你……”萧月月很想暴走,只是,看着已经朝着这边走来的其他人,想到自己的目的还没有达成,当下只能压制住火气,朝着秦宇低声求道:“快点拉我上去。”

        不过,秦宇并没有理会,只是这么看着萧月月。

        “我tm不会游泳啊。”

        萧月月半哭着爆了一句粗口,整个人的身体已经是开始下沉,这水潭虽然不是很深,但是以萧月月的身高,却还是够不到底的。

        没一会。萧月月就喝了好几口水了,整头的长发都披散开,落在水面之上。整个人十分的狼狈,秦宇皱了皱眉,这萧月月看来是真的不会游泳。

        当下,秦宇伸出了手,朝着萧月月的手臂抓去,普通人救溺水的人,一般来说。要么是抓头发,要么是从后背抱住对方。千万不能去抓手臂,以免被对方缠上。

        但是秦宇却是不用在意,以他的实力,萧月月是不可能把她拉下水的。

        而秦宇抓住萧月月的手臂时。一股巨力从萧月月身上传来,想要把他也给拉下水,不过,秦宇确实纹丝不动,右手微微往上一提,萧月月整个人便从水中冒出。

        眼看着就要被秦宇给拉到岸边,萧月月的眼中突然闪过一道狡黠的光芒,整个人如八爪鱼一样,缠在了秦宇身上。双腿缠在了秦宇的腰上。

        因为全身都被水浸湿透了,萧月月身上的衣服完全是贴身的,甚至。隐约还能看到里面的黑色内衣。

        “萧小姐,你已经安全了。”秦宇无奈,还以为萧月月还没有从惊吓中清醒过来。

        然而,很快秦宇就发现不对劲了,这萧月月贴在自己身上始终不愿意下来,甚至。带最后双手还搂着了他的脖子,两人的这动作……

        秦宇脑海里一下子冒出一些电影当中。那些男女猪脚共同患难后的经典场景……

        “月月。”

        一道低沉的怒吼声在秦宇的耳畔响起,带着一股压抑住的怒气,秦宇扭头朝着声音来源处看去,只见一位青年男子正怒气冲冲的盯着他,而在男子的一旁,萧暧暧拍了拍自己的额头,一脸的无奈。

        自己预料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你是不是该下来了。”看到这男子的表情,再看到对方和萧暧暧一起出现,秦宇一下子便明白了,自己,被某些人当挡箭牌了。

        “嘿嘿。”萧月月朝着秦宇得意的一笑,从秦宇的身上慢吞吞的下来,然后,一个转身,躲在了秦宇的身后,遮挡住自己湿透的身躯,脸上露出害羞的神色,看向青年男子,弱弱的说道:“阿克大哥。”

        “月月,这是怎么回事?”阿克藏尔压着自己的怒火,问道。

        “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萧暧暧正要开口,不过,却被萧月月给打断了,“阿克大哥,我来跟你介绍吧,这位是我男朋友,他叫秦宇。”

        萧月月这话一出,阿克藏尔和秦宇的脸色同时变了,一位是变得愤怒,而另一位则是变得古怪,萧暧暧看着秦宇,心想,以秦宇的心性,肯定不会和自己妹妹一起合伙胡闹,一定会出言解释。

        然而,让萧暧暧意外的是,秦宇虽然表情有些古怪,但并没有开口解释自己的身份,这不解释,就等于是承认了自己妹妹说的话。

        “怎么回事?难道秦宇真的被自己妹妹搞定了?这才多久啊?”萧暧暧有些摸不着头脑了,这剧情转变的太快,跟不上节奏了。

        萧暧暧不会知道的是,此刻,他那妹妹,正拿着手指在秦宇的背后写字,而秦宇也正是因为感觉出了萧月月所写的字才没有开口解释。

        “月月,这不可能,咱们从小青梅竹马,而且两家大人都同意了,他怎么可能是你男朋友。”阿克藏尔这一刻就像是一头愤怒的公狮子,愤怒的摇晃着脑袋。

        “阿克大哥,我对你根本没有那方面的感觉,我只是把你当成哥哥,就和我哥哥一样的。”萧月月说到这里,瞥了眼自己哥哥。

        阿克藏尔的愤怒声也引起了其他人的关注,曹轩一行人,包括义尔,还有扎木大叔的家人和围观的彝族村民也全都走了过来。

        “阿克少爷,你怎么来了?”义尔看到阿克藏尔,脸上露出惊讶之色,这位族里大祭司的儿子,他自然是认识的。

        不过,阿克藏尔却不认识他,就算认识,此刻也没空搭理他,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秦宇,“月月,你就看上了这么一个人?”

        这话,火药味十足,一旁的萧暧暧白了自己妹妹一眼,再这样下去,估计要坏事,当下只能自己站出来了。

        “阿克,不要着急,有什么事情咱们坐下来慢慢说。”

        不过,萧暧暧的话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一头愤怒的公狮子可不会理会他人的劝解,而秦宇也只是眯着眼睛看向阿克藏尔,现场的气氛变得凝重起来。

        义尔看了看秦宇,最后却还是站在了阿克藏尔的身后,对于秦宇,他确实是有好感,但要做出选择的话,那他自然还是选择站在阿克少爷这边。

        而其他的彝族人也是如此,只有曹轩几人,走到了秦宇的身后,两大阵营初步形成了,不过,从人数上,秦宇一行人明显是要少很多。

        萧暧暧看着还呆在秦宇身后的妹妹,是气不打一处来,还真是会给自己惹事啊,但是这屁股还得他来擦,不然的话,以阿克藏尔的性格,铁定是会和秦宇打起来的。

        但萧暧暧又很清楚这两位的实力,阿克藏尔的实力比自己还要差上那么一筹,怎么可能是秦宇这样连自己六叔都被打吐血的妖孽的对手。

        一旦阿克藏尔被秦宇打伤,这里可是彝族的大本营,到时候自然会有彝族的那批老祭祀出手,而且,萧家和彝族的关系也会因此产生破裂。

        所以,这些都不是萧暧暧想要看到的,当下只能是瞪了自己妹妹一眼,走到了两群人马的中间,朝着秦宇岔开话题问道:“秦宇,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扎木大叔的地基风水出了问题,秦宇是查找原因的。”萧月月却先一步回答道。

        “风水出了问题?”萧暧暧愣了一下,这才想起,眼前这位貌似还是一位风水大师,看风水是他的老本行。

        “他是中原玄学界的人?”阿克藏尔听到萧月月的话后,目光在秦宇身上打量,风水师,是属于中原汉族的,而他们彝族和一些少数民族,都是称为祭祀。

        “嗯,秦兄弟在玄学界的名气不小。”萧暧暧答了一句。

        “好,既然你是看风水的,那我也不为难你,不是说扎木家的基地有问题吗?那我们就看看,谁先能找出这问题。”

        阿克藏尔这是向秦宇下挑战书了,作为彝族大祭司的儿子,风水,他也会,而且阿克藏尔对自己的实力很有自信,就连他父亲都夸赞他是族里的天才风水师。

        “呃,这样倒是可以。”

        萧暧暧却是同意了,只要这两位不武斗,能和平解决问题,那就是最好的了。

        其实,说白了,萧暧暧也是宠着自己妹妹,不然的话,也不会由着自己妹妹胡闹,对于族里长辈对自己妹妹的婚事,他本来就不怎么感冒,既然自己妹妹已经想出了办法,只要不出格,他都会维护。

        萧暧暧只是打量了秦宇几眼,心里嘀咕道:“话说,如果秦宇这家伙成为自己的妹夫倒也不错,只是,当初在姑姑家,秦宇这家伙身边好像还有一个美女,似乎是这家伙的女友,可得提醒自己妹妹,别假戏真做,到时候把自己给赔了进去。”

        萧暧暧的心思秦宇不知道,而阿克藏尔的愤怒他更没放在心上,秦宇现在脑子里想的是萧月月在他背上写的那几个字,到底,萧月月是怎么知道的?

        “帮我将这事情摆平,我就告诉你一切。”萧月月看到秦宇不语,又在秦宇背后写下了这几个字。

        “嗯,月月追求我很久了,一个女孩子能舍得主动追求一个男生,我也是被她感动了,既然这位阿克兄要试试我的本事,也不是不可。”(未完待续)